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87 小鸟鸟受伤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87 小鸟鸟受伤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外公,大新闻,大新闻……”

    叶彦杰几乎是冲进大院的,进门时更是差点撞翻佣人手里刚倒好的茶。

    看着他莽莽撞撞的跑进来,白晋鹏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当心烫死你。”

    叶彦杰隔着沙发椅背一跃,直接跳到沙发上坐下,“大哥,爷爷,你们看了没?”

    “你是说刚刚小庭跟小月求婚的事?”白洛言看了他一眼。

    “对啊,场景怎么样,都是我一手操办的,还行吧,没给咱白家丢脸吧?”叶彦杰得意洋洋的比划着,就好像要娶媳妇的人是他似的。

    老爷子闻言一笑,畅快道:“嗯,你长这么大就这件事做出个人样。”

    叶彦杰得意的昂着头,看向白洛言,“大哥呢,你不夸夸我?”

    “夸你什么?夸你不学无术,就会想这些鬼点子?”

    一盆冷水浇下来,连他热情的火星子都一点不剩的给熄灭了。

    叶彦杰正想反驳什么,就听从外传来一道心情甚好却又满是不屑的声音……

    “不学无术的杰少也太会邀功了吧,这鬼点子怎么就成了你想的了?”

    看着走进的两人,叶彦杰嘴角一抽,“我去,大好的时光你不出去约会,跑这来干什么,故意拆我台啊?”

    白晋鹏本就是一张笑脸,看到裴伊月,更是喜出望外。

    他伸手推了一把挡住过道的叶彦杰,对着裴伊月招呼道:“丫头快过来坐下,这么久也没见你来,爷爷可想你了。”

    叶彦杰被推的一个趔趄,他呲牙咧嘴的看着老爷子,心想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亲外孙,他可从来没听他老人家说过想他。

    叶彦杰挪了挪屁股,“外公这心也太偏了吧,人家还不是您孙媳妇呢你就这样,以后我还有没有立足之地了?”

    白晋鹏侧了他一眼,“你一个姓叶的,回你们老叶家立足去,少在我这支愣毛。”

    “……”

    果然外孙比不过亲孙子,现在居然连孙媳妇都比不上了。

    老爷子拉着裴伊月,一脸的笑褶子俨然跟刚刚对待叶彦杰的时候不同,“好孩子,你真的答应跟臭小子结婚了?”

    裴伊月抿着唇,看起来像是害羞,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有苦难言。

    看了一眼被老爷子始终握着的手,白洛庭突然一扯,把裴伊月的手从老爷子手里抽了出来。

    “爷爷,男女授受不亲。”

    闻言,叶彦杰一愣,不等笑出声,老爷子一棍子就挥了过去,“你个小兔崽子,你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还敢跟我挑刺,打断你两条腿你就知道亲不亲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回裴伊月没有伸手。

    老爷子碍于裴伊月坐在前面,那一棍子也没有真打在白洛庭的身上。

    拐杖一收,瞪了白洛庭一眼,“丫头啊,要我说你还是在考虑考虑,这混小子实在是不靠谱,万一……”

    话还没等说完,白洛庭突然抓着裴伊月的胳膊一扯,自己上前坐在了老爷子对面,“我说老爷子,你还是不是我爷爷?您别忘了当初去裴家下聘可是您亲自去的,这会儿怎么能劝我媳妇悔婚呢,您老糊涂了吧!”

    没了裴伊月的庇护,下一秒就见老爷子忽的扬起手里的棍子,朝他脑袋顶打了下去。

    咚的一声。

    好个响亮。

    叶彦杰整个人就跟个受了惊吓的刺猬似的,嗖的缩成一团。

    裴伊月被坐在对面的白洛言一把拉起。

    听着棍子打在白洛庭头上时的一声闷响,裴伊月眼皮跟着跳了一下,心想,这家伙能活这么大也是命硬,搁别人,这么多年早就被敲死了。

    “小王八羔子,你说谁老糊涂了?去一趟法国把你能耐了是吧,居然还抢车,怎么着,我们白家苛待你了,不让你开车了?你说你丢不丢人,啊?大老远的把人丢到国外去,你还顾不顾及我这张老脸?”

    白洛庭揉着天灵盖,动作突然一顿,“您怎么知道的?布莱恩那傻逼……”

    抢了人家的车居然还敢骂人家傻逼?

    又是一棍子甩下……

    裴伊月心想,这人本来就脑回路不正常,在这么打下去,一个月后她岂不是要嫁给一个傻子?

    心里想着,她鬼使神差的伸手,一把薅住白洛庭的领子,把他往后一扯。

    那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外加他是个男人,裴伊月一只手根本没办法把他拽起来,白洛庭身子一仰,头是幸免于难,可是下半身就没那么好运了。

    看着老爷子棍子落下的位子,裴伊月眼皮跟着一抖,手一松,整个人愣在了那。

    一瞬间的安静……

    “噗哈哈哈哈,外公,您也太狠了,他还没结婚您就想打断他的鸟,他媳妇可还在这站着呢,哈哈哈!”叶彦杰不嫌事大,笑的前仰后合,完全不同情此刻痛苦白洛庭。

    老爷子瞬间变了脸色,仍掉手里的拐杖,赶紧去看脸色泛白的白洛庭,“臭小子你没事吧?”

    白洛言见状也是大惊,大步一迈,蹲在白洛庭身边,“去医院吧!”

    白洛庭弓着身子,听着叶彦杰抽风的笑声,烦的不行。

    伸手在他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咬牙道:“你特么的给我滚远点,再笑就废了你。”

    叶彦杰身子一躲,整个人从沙发上滑了下去,“哈哈哈,你还是先看看自己废没废吧,说不定一个月后你结婚这笔钱可以省了呢,哈哈哈!”

    “好了阿杰,你别笑了。”白洛言喝了他一声。

    叶彦杰笑的直抽,哪是说停就停的?

    他抿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夸张的笑声,但是肩膀耸动的频率就快赶上甩脂机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裴伊月,朝她竖了下拇指,“行,不愧是裴家大小姐,坑自己男人够带劲的,我最欣赏你这样的。”

    裴伊月一脸尴尬,整张脸一会红一会白。

    她就是想帮帮忙,谁知道会变成这样?

    白洛言要把白洛庭送去医院,可是白洛庭说什么都不肯去。

    他不去医院,也没人能硬逼他去,老爷子叫了医生上门给他做检查,他倒也没拒绝。

    回去的时候是白洛言送的裴伊月,坐在上午刚上过新闻的豪车里,白洛言却是没什么感觉。

    “噗嗤!”裴伊月她尴尬一咳,看了白洛言一眼,“抱歉,我没忍住。”

    看她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一张脸憋的通红,白洛言淡淡弯起嘴角,“下次他再挨打你就看着就好了,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挨那么一两下不碍事。”

    “那,那他没事吧?”

    “没事,医生说没伤到要害。”

    裴伊月抿起嘴,嘴角忍不住抽搐。

    她现在完全能体会叶彦杰刚刚为什么会笑成那个样子。

    “你真的想好要跟小庭结婚吗?”

    闻言,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没想好,我也是迫于无奈才答应的。”

    这话听起来像是随口说出来的玩笑,可实际她的确是迫于无奈。

    白洛言轻声叹息,“这是一辈子的事,不想好就答应,你就不怕以后后悔?”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后不后悔?”

    试试?

    这种事儿也能试?

    白洛言没再说话,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这张脸似乎跟她小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尤其是在笑的时候,只不过是比小时候少了点婴儿肥,并且比小时候更好看。

    看的入神,他不由的伸出手。

    然而还不等手碰到她的头,就听她问,“刚才爷爷说,白洛庭在法国副使手里抢了辆车,是我现在开的这辆吗?”

    白洛言动了动嘴角,不桌痕迹的收回手,“应该是。”

    裴伊月没有看到他的动作,继续问:“那我要是把这辆车开走了,会有麻烦吗?”

    闻言,白洛言笑了,“放心好了,小庭既然把车送你,就说明他会处理好,不会有麻烦,你尽管收下就是了。”

    裴伊月安心的点了点头,“白洛庭很懂车吗?我看他房间里都是一些绝版的汽车模型,他挑车的眼光的确很有水平。”

    这些话她没再白洛庭面前说过,那是因为她怕说了之后,那个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虚的家伙会更骄傲,但她不说并不代表她认不出他房间里的那些“宝贝”。

    白洛言看着她,似乎没想到这么多年她居然还对那些东西感兴趣。

    他淡淡垂下眸子,“那是因为你。”……

    ------题外话------

    今天的标题不是出自章节,有木有觉得人家变勤快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