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86 让她回来见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86 让她回来见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晶亮的钻戒映着漫天的红色气球,更加夺目耀眼。

    血红的颜色像是世间罕见的珍宝,被那整齐修长的手指捏着,更是好看的仿佛是一件艺术品。

    “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染红你头顶的天,静止整个北城,当着所有人的面跟你求婚,你就会答应我。”

    裴伊月愣怔的看着跪在脚边的人,纠正道:“我是说考虑。”

    白洛庭托起她的手,不在意她那毫无意义的挣扎。

    俊逸的脸微微扬起,含情脉脉的眸中倒映的正是裴伊月那张略显慌乱的脸,上扬的唇轻启,道出一声含有磁性的温柔,“那你现在考虑的怎么样?”

    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他好端端的为什么又抽风?

    那些话她根本就是随口说出来糊弄他的,他居然真的当真?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看着他手中的戒指,半晌,淡漠的嘴角轻轻动了一下,“我说的所有人,你觉得就只是这些?”

    白洛庭早就算到她会故意找茬刁难,有型的唇深深一勾,像是在暗自窃喜,“当然不是,现在我们周围一共有四十六个摄像头,全部都是直播,大半个地球的人都能看到。”

    “……”裴伊月脸色一僵,忍不住用视线去搜寻那四十六个摄像机的位子。

    见她漫不经心的四处看着,白洛庭突然笑了。

    “亲爱的,你还想让我跪多久?”

    裴伊月没耐心,眼一瞪,“那你起来啊!”

    “你答应我就起来。”白洛庭腆着笑脸,摆出一副你今天说什么都要答应我的表情。

    “我要是不答应呢?”

    白洛庭深眸一弯,嘴角的弧度脱离了诡异,淡淡的笑容仿佛能融化千年冰雪,“那我就跪一辈子。”

    一辈子……

    裴伊月脑子里突然嗡嗡作响,除了这句话,更多的却是被他的这个笑容所震撼。

    “为什么?”裴伊月出于反应,下意识的问。

    她的声音极轻,轻到险些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这个问题似乎困扰了她很久,之前她问过他一次,他说是因为喜欢,可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

    白洛庭低了低眸子,像是很认真的在想,半晌,“没有为什么,但如果你非要一个原因的话,那就是你这辈子只能嫁给我,其他人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两人就这样一站一跪不知道过了多久,静止的人潮逐渐恢复吵闹,全都围观看起了这一幕。

    裴伊月并不觉得他的话算得上回答,可奇怪的是,她却为了他的霸道而好奇。

    想想她的任务吧,这么久了仍旧没有一丝线索,如此,她还有什么资格拒绝?

    “好。”

    淡淡的一声,让白洛庭暗自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放了回去。

    虽然让他求婚的话是她说的,白洛庭知道她没有理由拒绝,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轻易的跟她的想法做赌注。

    一直以来他虽然看起来都是步步为营,但是每走的一步他都是跟今天一样的谨慎。

    他不能走错一步,只要一步行差踏错,他也许就会满盘皆输。

    她就像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走的却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盘棋……

    整整二十分钟的信号被切断,整个北城机会乱成了一锅粥,唯一能了解到外界的电视上,能看的也只是白洛庭求婚的画面。

    随着无数红色气球齐飞,白洛庭手中的戒指套在了白皙纤细的无名指上,盯着那双微凉的柔荑,他眼中似乎多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那是欣慰,是安心,是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后流露出来的开心。

    看着电视里的两人,咔擦一声,遥控器被一只青筋毕露的手捏的错了位。

    叩叩!

    古宸放下手中坏掉的遥控器,起身走到门前。

    打开门,就见古亦急切又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有事?”

    古宸的声音很冷,冷的让古亦忍不住一哆嗦,听着房间里传来的电视声,古亦知道他一定是看到了。

    “呃,那个,我想问问你手机有没有信号。”

    “没有。”古宸说完,转身就要关门。

    “哥……”古亦伸手一抵。

    “还有事?”古宸回头看他,无神的眼中一派冰冷。

    古亦舔了舔唇,突然觉得自己的亲哥这会儿好恐怖。

    他伸手朝着屋里指了指,“那个,刚刚,你看了吧?裴伊月和白洛庭……”

    “嗯。”

    好家伙,现在连说话都是一俩仨的字儿的往外蹦,料到他这会儿肯定不爽,但是他却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这么大的事他要是自己憋着,还不得把自己憋屈死?

    想安慰,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他就挑明了问:“哥,你没事吧?”

    古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别整天游手好闲的,找点事做吧。”

    砰地一声,门关了。……

    临水公寓,蒙小看着电视妖完全石化。

    突然,手机响了。

    她摸起电话,看都没看直接接起。

    “谁啊?”

    “依兰!”

    一声冷漠的低沉,蒙小妖一惊,赶紧拿下手机看了一眼。

    然而这一眼,却让她像触电般站了起来。

    “k,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电话里的人没有理会她的道歉,声音听起来似乎比以往还要沉冷,“刚刚是怎么回事?”

    蒙小妖紧了一下手里的电话,知道他问的肯定是刚刚电视里发生的事。

    大脑飞快的运行,想要找一个他能接受的解释方式。

    “黛是为了任务,她怀疑白洛庭的大哥白洛言是您要找的人,所以才会……”

    “告诉他结束任务,我会另外派人做这件事。”

    闻言,蒙小妖一怔,“k,您知道黛的个性,她向来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她不会同意的。”

    “这是命令!”

    这声“命令”让蒙小妖知道,这句话不是在跟她商量,而是不容置否。

    她不知所措的踌躇,裴伊月是个牛脾气,况且这件事她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连白洛庭的求婚都答应了,现在让她放弃,这跟耍她有什么区别?

    蒙小妖心里这么想,但是这些话她却没胆子说出来,“是,我会跟她说,但是……”

    “没有但是,让她立刻回京都见我。”

    扔下最后一句话,电话被对方挂断。

    蒙小妖身子一瘫,生无可恋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这样的事干嘛让我传话,自己跟她说不是更好吗?”

    ……

    “一个月后?”裴伊月惊叫。

    回去时的车是白洛庭开的,白洛庭看了她一眼,惋惜道:“我也觉得一个月后结婚晚了点,可是没办法,娶你马虎不得,只能委屈你忍忍了。”

    裴伊月:“……”

    她想说一个月的时间太短了好吗?

    裴伊月郁闷的拧眉,试探的问:“你是为了省钱才把订婚改结婚的,对吗?”

    闻言,白洛庭笑了,“省钱?钱有什么好省的,媳妇儿一辈子去一次,娶你,倾家荡产我都乐意!”

    ------题外话------

    败家子的宣言:娶你,倾家荡产我都乐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