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小小的茶餐厅里坐满了人,来这里吃饭的一般都是寻常小老百姓,他们过着普通的生活,看着电视杂志上高档的八卦,然而八卦的人出现在他们生活之中,可想而知,会是一场多大的动乱。

    这顿饭吃的还真是聒噪,甚至让裴伊月感到一丝不安,可是看看坐在面前的白洛庭,那泰然自若的样子就好像身旁的人全都不存在似的。

    一碗水蛋就这么稀松平常的吃了,看起来哪里还像平时那个高高在上的白二爷?

    “怎么不吃?不喜欢?”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是,只是被人盯着,吃不惯。”

    白洛庭淡淡一笑,没说话。

    裴伊月记得上次在酒店餐厅,她说有人盯着的时候,他说的是要把那些人全部赶走,可是现在他却只是笑笑?

    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白洛庭伸手推了推她面前的水蛋,“我们既然选择走近他们来吃这口饭,就要适应他们的目光,就像我们也一样,人总是要学会适应的?”

    话里的意思她听懂了,可是裴伊月怎么觉得他说的话并不是她听到的这么简单。

    “我出去一下,你在这等我一会。”

    不给裴伊月反应的时间,白洛庭已经起身走了出去。

    裴伊月看着他说走就走,奇怪的皱了皱眉。

    嗡嗡一声,手机响了。

    裴伊月接起,“怎么样?”

    “我靠,电话接这么快,你吓死我了。”

    听着蒙小妖鬼叫,裴伊月翻了个白眼,“有话就说。”

    蒙小妖咳了咳,“妞,你知不知道布加迪威龙的一款新车,叫蝙蝠p686,全球限量三台,好像是半个月前预售的?”

    从蒙小妖嘴里听到一辆车的名字,而且还稍微有点详细,裴伊月深感意外。

    这家伙对车就是白痴,除了会开,其他什么都不懂,现在居然问她车的问题?

    “知道,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法国副使布莱恩一个星期前刚提了这辆车?”

    裴伊月皱眉,“这我怎么会知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白洛庭这次去法国,明目张胆的威胁了这个副使,抢了这辆车?”

    “……”裴伊月一怔,“你,你说什么?”

    蒙小妖问题到一段落,她语气一转,从询问变成了质问,“裴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招摇了一早上的豪车是白二少这次去法国从人家法国副使手里抢来的?人家不远千里,恶名昭彰的抢来一辆车就是为了哄你,你有没有觉得很感动啊?”

    裴伊月一脸呆愣,嘴角横抽。

    抢的?

    他居然把抢来的车送她,还大言不惭的说是聘礼,他真以为自己是山贼,打家劫舍娶媳妇吗?

    “喂喂喂,人呢,说话呀?”

    “还查到什么了?”

    “没什么啦,就是一些他的资料和喜好追求,包括第一个女朋友,第二个女朋友,第三个女朋友,哦对了,还有他这两天……”

    步行街正中间的高楼上有一个时钟,每到整点都会响,现在刚好九点,时钟响了九下,当那回响的第九下响起,蓦地,电话断线了。

    蒙小妖的话还没说完,裴伊月奇怪的看了看手机。

    居然没信号了?

    这条步行街在市中心,这里都会没信号,开玩笑吧?

    无意间转头,裴伊月一怔。

    那些人……是怎么了?

    有的端着碗、有的拿着手机、有的在奶茶、有的在结账,可是他们的动作却全都顿在这一个动作上,就好像集体灵魂出窍了似的。

    裴伊月左顾右盼,四处看了看,发现每个人都是这样,甚至连餐厅外的行人脚步都停在那一瞬。

    “老板!”裴伊月叫道,可是却没人回应。

    裴伊月走去窗口,看着那定格在交单的老板,拍了拍他,“老板,你没事吧?”

    餐厅老板一动不动,裴伊月吓的马上收回了手。

    饶她见过再多的大风大浪,遇上邪门的事她还是会怕,她拿出手机想要打给白洛庭,可是电话始终没有信号。

    她留下两百块现金在桌上,急慌慌的走了出去。

    步行街上的一切都跟她来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少了人潮的涌动,少了那喧喧嚷嚷,更少了视线与目光的交叠。

    大街上的人跟餐厅里的人一样,一动不动,裴伊月头皮一阵发麻。

    “搞什么鬼啊?”

    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硕大的时钟,裴伊月眉心一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时钟的时针、分针全都停在九点整,就是说,当刚刚的钟声响过之后,这个时钟也停止了。

    “白洛庭,你给我出来。”

    一声娇喝,与她平时的气场截然不同,不像是她的娇柔百媚,也不像是她的冷若冰霜,反而有种惊慌交杂。

    “白洛庭我知道是你搞的鬼,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裴伊月猜这一切是白洛庭做的,可是心里却还是没底,一群人里面就她一个会动,感觉像是掉进了兵马俑的陵园,从头到脚都瘆得慌。

    裴伊月转身要走,突然,一道红光映下,把她身上白色的外套晕染一片红光……

    她抬头,一脸诧异。

    从街头到街尾,无以计数的红色气球争先恐后的升起,遮挡了整片天空,那恐怖般的密集若不是亲眼看见,根本没人愿意相信这么多气球同一时间升起是多么的壮观。

    “染红了整片天,让整个北城静止,剩下的要求,你还记得吗?”

    对面楼台的像幕布一样映出白洛庭的身影,看着他身后的街道,裴伊月倏然回头。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人,裴伊月说不出是惊恐还是惊讶。

    在这无数静止的人中,能有一个跟她一样活动的生物,是多么的稀奇。

    裴伊月脸色一沉,“很好玩吗,知不知道有多吓人?”

    再看看身边的那些人,他们到底是多敬业?居然到现在还是一动不动。

    白洛庭走到她面前,裤腿轻提,单膝跪地。

    裴伊月一怔,不由的后退一步……

    ------题外话------

    推荐暖文《墨少,您的萌妻好甜》

    做为s城呆,萌,潮的代言人赫连萌,从小到大走到哪里都是赞扬不断,可当她在另外一座城市遇见抠唆,无耻,腹黑男墨煜然后,深觉原来的大好年华全被这人转变的一丢丢不剩。

    “呆萌萌,把手伸出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里,某然嘴角上扬,充满柔情的黑眸闪过狡黠,伸出的右掌指尖里攥着一只指环。

    赫连萌听话的将自己右手伸出,本以为会触摸到宽厚的掌心,没想到指尖传来棉花糖的触感。

    “然哥哥,你的手好凉,触感润滑,摸起来像果冻!”

    被夸赞的某人嘴角微抽,“你确定摸到的是我手指?”话音刚落张口含住郁葱素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