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84 下次打准一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84 下次打准一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军区大院,白洛言刚一走进,就见老爷子沉着脸,一副今日心情不佳的低气压。

    “爷爷,一大早的您这是怎么了?”

    老爷子重哼一声,怒气鼎盛,“还怎么了?听说臭小子前两天去法国,从人家副使手里抢了一辆车,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这事白洛言也听说了,不过他却没在意,“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个性,他向来如此,您何必跟他生气?”

    白晋鹏苍眉紧蹙,见他说的这么随意,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不生气,他也老大不小了,做事总是没个分寸,那法国副使的车他说抢就抢,这不,一大早的我都接了十来个电话了,说的都是这事。”

    白晋鹏的话说气不气说恼不恼,白洛言忍不住失笑,“爷爷这是给电话扰出来的火气,并不是完全因为小庭对吧?不过他要车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他想买车我们也没拦过他,他为什么要去抢别人的?”

    “谁知道那兔崽子心里都在琢磨些什么玩应儿,一天天神出鬼没的,这都回来几天,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白晋鹏唠叨完,突然想起来又说:“对了,之前听说他还把老刘家丫头给吓唬了一通,说什么要剁人家的手指头,你说说这小逼崽子,他是不是想翻了天啊?”

    白洛庭吓唬刘潇潇这事白洛言也听说了,当然,他不是听白洛庭自己说的,而是刘文旭跟刘家老爷子抱怨的时候他偶然听到的。

    可是刘家人都不动声色,这事也没被闹大,想必他们也是理亏,要不然他们家那老的小的还不得全都跑来告状?

    “爷爷您消消气,小庭做事是莽撞了些,但也不至于乱来,晚一点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他过来一趟,您有话好好说,别总是挥棍子打他,上次您误伤了小月,那小子记仇着呢,您当心他往后不再带丫头来了。”

    白晋鹏有些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打准一点。”

    “……”白洛言忍着笑,没再说什么。

    白晋鹏拿着两天前的杂志,看着上面的新闻,总算让他敛了敛一身的怨气,“要我说,这一个月后就该结婚,订婚,我真是老糊涂了才会让他们订婚。”

    杂志上是白洛庭和裴伊月在机场被拍下的一组照片,不出所料,这组照片反响甚大,直接把有关裴伊月和古宸的那些虚小的苗头压了下去。

    可是这些照片一出,人们对他们两个的关注就更多了。

    这热恋期频频虐狗,实在架不住一些单身汪们飙出的犬泪,往后这俩人要是真订了婚,还指不定折腾出什么花样来呢!

    这头,北城的单身狗们祈祷着两位仙人收敛一点,那边,一辆闪瞎一众钛合金狗眼的靓车在街头急速穿梭。

    寒风啸啸,也不知道这俩人是不怕冷还是抗冻,兴奋当头竟是连车顶都给掀了。

    白洛庭说他们两个比车招摇,裴伊月不信,偏要试试,结果,招摇的车加上更加招摇的人,简直火了半个北城。

    网络时代新闻的传播速度就像蟑螂的繁殖,一呼百应。

    叶彦杰刚起床,蓬头垢面的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着视频网页。

    眼睛还没睁开的他却被一个“千万豪车横飞街头”的标题吸引。

    点进去,看着那豪车,他咂了咂嘴,“他妈的,又是哪个畜生这么败家?”

    眨了眨眼睛,叶彦杰定睛一看,眼皮跟着一抖,“卧槽,这畜生不是……”

    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看着坐在驾驶室开车的裴伊月,嘴角横抽,“见色忘友的玩应儿,老子想这车都想了俩月了,他居然不声不响的弄回来逗媳妇,靠!”……

    急速的街头,某畜生坐在车里,看着自己“媳妇儿”的侧脸,正笑的一脸春心荡漾。

    一辆车唤出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她,那兴奋到亢奋的笑脸跟平时冷冰冰的她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白洛庭按了一下车上的开关,敞篷慢慢的关了起来。

    裴伊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干嘛?”

    “再开下去就要影响交通了。”

    他们这样大张旗鼓的招摇的确是影响交通,但更多的却是,她的这张笑脸白洛庭不舍得再给别人看。

    裴伊月兴奋在车,不在乎其他,她握着心爱坐骑的方向盘,问:“现在去哪?”

    “昨天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前面有家茶餐厅,去那。”

    脚下油门一踩,轰隆一声,暴躁又霸道的声音再次让裴伊月扬起嘴角。

    茶餐厅在一条步行街里面,车开不进去。

    人来人往的街头,裴伊月停好车走出,引来无数目光。

    白洛庭下车走来,毫不客气的牵起她的手朝着步行街走,裴伊月看着被拉着的手,又看了看周遭的人,“刚刚怕影响交通,现在就不怕引起行人踩踏?”

    闻言,白洛庭轻笑,看了一眼身后跟自己保持半米远的人,用力扯了一下她的手把她拽到身边。

    “长得好看又不是我们的错,羡慕的权利总得留给别人吧!”

    “……”不要脸!

    两人穿梭在人潮之中,抛开那些视线,裴伊月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走在街上了。

    自从回到裴家她就备受瞩目,她时常会觉得自己不是回家,而是参与了什么演艺事业,众目集聚,让她连真正的生活都忘了是什么。

    一家不大的茶餐厅,裴伊月很难想象白洛庭会来这样的地方吃东西,看他平时那么败家,没想到在吃东西上他还是挺节俭的。

    点的东西不多,刚好够他们两个吃,点菜时连菜单都不看,想必是这里的老主顾了。

    “没想到你还会来这样的地方吃饭。”

    白洛庭手里擦拭着一套碗筷,动作很细,每个细节都顾忌到了,他笑了一下说:“我是吃东西又不是吃店,只要东西好吃在哪里都一样。”

    说完,他把擦拭好的碗筷送到她面前,并拿走了她原本的那套。

    他没有在继续擦拭,而是就那样放在自己面前,手上没了动作,他看着她勾了下嘴角,“人也一样。”

    裴伊月看着自己面前的碗筷,一时间没来得及去理解他话中的意思,回过神在想问,却已经被他带到别的话题上去了。

    ------题外话------

    推友文《妖皇盛宠:天命皇妃》作者:凡云玲

    当丑女遇上不举男,侍寝情况如下。

    他魅惑笑问:“知道妃子要做什么吗?”

    她冷笑答曰:“把您伺候到痊愈。”

    他深深不悦:“孤,没有病。”

    她感叹一声:“寡人有疾,讳疾忌医。”

    他闻言,一口老血卡在喉头,娶妻如此,何愁不早登极乐?

    本文一对一,双洁,男强宠女,女毒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