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叶彦杰抱着胳膊走了过来,嘴里含着唏嘘,“哎呦,裴大小姐还真是仁慈,好在她没说让你血染一片天,不然我看你这媳妇儿怕是娶不上了。”

    白洛庭侧了他一眼,“那么多废话!”

    叶彦杰嗤声一笑,坐了下来,“话说,你为了她也没少费心思,不过我总觉得这不是你白二爷的作风啊,你对女人向来都是应付,怎么就偏偏对她这么上心?”

    白洛庭单手把玩着手机,勾着嘴角,单单一个侧脸的魅力,别说是女人,就连叶彦杰就要被他弄弯了。

    叶彦杰一个激灵,抽出一个抱枕就朝他飞了过去,“别笑了,脸酸不酸啊?怎么着,想勾引我啊,爷可不好这口。”

    白洛庭一把接住抱枕,这会儿他心情好,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是轻飘飘的丢出一个字——“滚。”

    叩叩两声,有人敲了两下门,叶彦杰的一个手下走了进来。

    “二少,杰少,事情办好了。”

    “知道了。”叶彦杰挥了挥手,打发了那人。

    “诶我说,你叫我手底下人这么忙活,我到底有什么好处啊?”

    白洛庭微微扬眉,看向他,“好处就是你很快要有个堂嫂了。”

    叶彦杰嘴角一抽,嫌弃道:“少给自己抬身价,你就比我大两天,装什么大哥大?再说了,就算是堂嫂,啥时候进门还没准呢,瞧你这欲擒故纵的架势也没个期限,人都回来了还躲着她不见,到底安的什么心?”

    “欲擒故纵?”白洛庭眉梢一挑,对这个词颇有兴味。

    “是啊,老傅说你这是欲擒故纵,还说你纵的好。”

    闻言,白洛庭好像听了什么笑话,笑声不大,平缓的胸膛却在微敞的白衬衫下不断颠簸。

    “开什么玩笑,我还用得着欲擒故纵?爷都是生擒,有压迫才有动力,懂吗?”说着,白洛庭懒懒起身,正要走,脚步突然顿了一下,“对了,我记得你有个堂哥是学摄影的?技术怎么样?”

    叶彦杰漫不经心的端了端肩,“应该还好吧,在国外学了五六年,要是没点成绩哪敢回来啊!”

    白洛庭点了点头,“有空帮我约他一下。”

    “约他干嘛?”叶彦杰奇怪的问。

    “约他自然是拍照,不然你觉得是干嘛?”……

    第二天一早,裴伊月顶着两个黑眼圈看了一眼外面渐渐升起的太阳。

    她记得白洛庭上次说过,希望她往后所有的第一次都是他的,现在他的愿望成真了,她的第一次失眠也属于他。

    从天黑到天亮,裴伊月躺在床上始终睁着眼睛。

    从清晨到骄阳普照,她亦是从躺着变成坐着。

    捏了捏犯酸的眼角,一夜不睡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真不知道蒙小妖是怎么做到经常一宿一宿不睡觉的。

    裴家最近很是清净,裴森明住院,丁芳华每天都会去医院陪着,裴心语除了去公司,更是时常不见人影。

    裴伊月穿着一身家居服,肩头裹了一条披肩从楼上走下来。

    周嫂看到她怔了怔,“大小姐,您今儿怎么起这么早?”

    看着外面天气不错,裴伊月还以为不会冷,可毕竟是深秋,就这么出来还真有点凉飕飕的。

    裴伊月搓了搓手臂,“没睡好,头有点疼,周嫂,给我杯牛奶吧!”

    空荡的餐桌前,裴伊月独自一人坐在那,手里握着一杯温热的牛奶,目无焦距。

    “大小姐最近为了先生的事费心了,你这光喝一杯牛奶可不行,我再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饿,晚一点我可能要出……”

    见她话说一半停住了,周嫂顺着她愣住的视线回头,“白二少?”

    “哟,今儿怎么起这么早,等我呢?”白洛庭笑呵呵的走来,大步流星又肆意的步伐看起来就像是走在他自己家似的,一点都不避讳。

    裴伊月呛了一下,动了动眉心,“你怎么来这么早?”

    白洛庭走到她面前,凳子一拉,自顾坐下,“来看你睡觉,不过我今天似乎来晚了。”

    看了看她凹陷的眼窝,白洛庭眼一眯,欠起身子,隔着餐桌尽情的展现了一把他的长臂。

    他捏着她的下巴,皱了下眉,“昨晚做贼去了?”

    周嫂见状,默默走开。

    裴伊月头一甩,躲开他的手,看了一眼走掉的周嫂,“要去公司,太紧张,失眠了。”

    白洛庭嫌弃的咧嘴,手一收,坐了回去,“嗤,出息,你还不如说是想我想的呢!”

    裴伊月眼角一抖,说起来,应该也算是想他想的吧。

    裴伊月两手捂着装有热牛奶的玻璃杯,像是在靠它的温度取暖,她低了低眼睫,“你该不会是明知道我这时候没醒,故意来的吧?”

    “对啊!”

    “……”

    裴伊月看着他,哭笑不得的说:“这么缺德的事你还能说的这么自豪,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看自己媳妇儿怎么能是缺德呢,我又没看别人家的。”白洛庭理所当然道。

    裴伊月无话好说,摇了摇头,起身绕过餐桌。

    经过白洛庭身边,微凉的手突然被他一扯,裴伊月一个不稳,跌进他的怀里。

    裴家这个时候虽然冷清,但也还是又佣人在的,裴伊月一怔,顿时慌了神色,“白洛庭你有病啊?”

    白洛庭按着她不让她起身,自己却看着她乐个不停。

    裴伊月急慌慌的回头,生怕被周嫂他们看见,可白洛庭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握住她的手,白洛庭笑意顿了顿,“手这么冷就不知道多穿点?裴家就这么苛待你?”

    裴伊月猛地抽出自己的手,咬牙,“我现在回去穿衣服,你能放手吗?”

    白洛庭两手一松,勾着嘴角笑了笑,“我陪你?”

    裴伊月蹭的起身,拢了一下身上的披肩,瞪着他,“你可以滚吗?”说完,也不顾他是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裴伊月换好衣服下来,发现白洛庭不见了。

    难道是她刚才让他滚,他真的滚了?

    “大小姐,白二少说他在外面等你。”

    “知道了。”

    裴伊月失笑,像是在笑自己傻。

    白洛庭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怎么可能她让他滚他就这么听话的滚了?

    走出门,裴伊月脚步一顿,垂在身侧的手忍不住紧了一下,像是有些激动、有些难忍、有些想要触摸……

    白洛庭黑色毛衫黑色裤子,修长的身形,完美的比例,明媚的笑脸堪比这室外的骄阳。

    裴伊月在门前站了很久,慢慢的开始挪动脚步,朝着白洛庭所站的方向走了过去。

    晶亮的眼泛着点点星光,粉嫩的唇瓣轻启,嘴角不自主的上扬。

    看着她这副惊呆了的神情,白洛庭侧了侧身子,笑道:“就知道你识货。”

    裴伊月的视线与那勾人心魄的美艳丝毫没有关系,她绕过白洛庭走向他身后,有些抑制不住心底的兴奋,“这,这是‘蝙蝠’?你从哪弄来的?”

    看着眼前那辆黑白相间的全新款跑车,裴伊月眼睛都直了,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车身,就像在摸一件宝贝。

    “这车全球限量,国内根本买不到,你怎么会……”裴伊月转头看着白洛庭,一脸的不可思议。

    白洛庭眯着眼,笑的诡异,“这车的确是限量,只出了三台,不过……”

    白洛庭走到她身边,伸手把她往怀里一捞,“不过既然说了是聘礼,当然要超过你身边出现过的车了。”

    裴伊月闻言一怔,“聘礼?你该不会是……”

    “不是你说自己没车要我送的吗?”

    裴伊月半张着嘴,瞠目结舌。

    这辆车裴伊月的确心水了很久,先不说价钱,就是全世界只有三辆,她就是抢都未必抢得到,但是她却弄到了!

    半晌,裴伊月脸色一变,蓦地推开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我跟你要车明明是几天前的事,你骗谁啊?”

    “没骗你,这车的确是送你的,为了不被你的玛莎拉蒂比下去,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呢!”

    这话说的不假,他的确是费了很大劲,说不定还得挨顿打。

    裴伊月不得不承认,面对这辆车她的确丧失了自制能力,也丧失了理性。

    她喜欢车,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从她有记忆以来她就一直喜欢,她十三岁就学会了开车,从两个轮子到四个轮子,没有一种是她玩转的。

    见她一直犹犹豫豫,白洛庭拉起她的手,把车钥匙往她手里一放,“你的新车第一个坐的一定要是我,走吧,兜风去。”

    握着手里的车钥匙,裴伊月心一横。

    不就是聘礼吗,反正他们白家给的那几套首饰比这车价值连城多了,也不差再多一辆车。

    “大小姐,你在偷着乐下去太阳就要下山了。”

    裴伊月眼一摆,脸上的笑意是难掩。

    上开的车门实在是拉风,裴伊月坐进车里,含唇却难忍笑意,她看了白洛庭一眼问:“会不会太招摇了?”

    白洛庭摇了摇头,笑道:“车里的我们更招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