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两天过去了,白洛庭没有再出现,甚至连电话也没有。

    他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裴伊月想了很久,最终她还是觉得应该照他说的去做。

    老宅,裴伊月第一次单独来这,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她能做的只是能裴宗的回答。

    裴宗眉心拧的倏紧,他喝了口茶,而后放下茶杯看了她一眼。

    “你的心情我理解,你要进公司也可以,但是你想接手你爸的位子,恐怕有些勉强。”

    裴伊月既然开口,就绝对不是为了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爷爷,我并不是想要接手我爸的位子,我只是想进公司查清楚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我需要一个毫无阻碍的位子,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会把位子让出来的。”

    面对正色交谈的裴伊月,裴宗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回想两个月以前,她还是那般的柔弱且不知道反抗,可是现在,她身上的种种坚定和傲气哪里还像那个逆来顺受的孩子?

    别人都说裴家大小姐因为白家二少变了,可是他知道,短短的两个月根本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她若是天生懦弱,就算是十个白洛庭也无法撑起她的这份高傲。

    裴宗敛回思绪叹了口气,“去找你二叔,让他明天安排你进公司。”

    这话来的太突然,裴伊月一时愣怔,没反应过来,“爷爷,您……”

    裴宗再次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多出许多无奈,“你这孩子,平时看起来没个主意,可是一拗起来谁拦得住?当初我千叮万嘱让你离白家人远点,可是最后你却……哎,算了,都是命,你爸现在这样也没办法主持大局了,你二叔忙里忙外的也需要个帮手,我这把老骨头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你既然要进公司,就要对大小事务都负责,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临时的总裁,我的话你明白吗?”

    听着这些话,裴伊月似乎有些明白他之前为什么会犹豫那么久,一个千斤重担压了下来,之前她不觉得,可是在听了裴宗的这番话之后,她顿时觉得有些沉重。

    “我明白,我会尽力的。”

    裴宗摇了摇头,纠正道:“不是尽力,是必须做好。”……

    酒店里,叶彦杰砰的一声撞开浴室的门。

    白洛庭吓了一跳,手里的毛巾一甩,直接砸在他脸上,“特么的跟你说多少次了,老子洗澡你别进来。”

    “谁稀罕看你啊,你有的哪样我没有?”叶彦杰把毛巾甩还给他,伸手指了一下手里的电话,“你家天塌了。”

    白洛庭眼一横,那条浴巾下半身裹了起来,“胡说八道什么呢,又偷喝我的酒了?”

    叶彦杰把手里一直震动的手机竖起来指了指,“你不是说你们家裴小姐要是主动给你打电话就是天塌了吗?现在正在塌,你接不接?”

    蓦地,白洛庭一把抢过手机,那速度,简直堪比无敌小旋风。

    白洛庭绕过叶彦杰从走出浴室,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小没良心的,终于知道想我了?”

    两天的无声无息,裴伊月还以为他人间蒸发了,再次听到他的声音,她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没有理会他的打趣,沉默半晌,说:“我要去公司上班了。”

    “这么听话,是来找我讨赏的?”

    “不是讨赏,只是想……想告诉你一声,毕竟是你出的主意。”

    她本来是想说谢谢,可是一想,谢谢两个字一出口,指不定又要怎么被他调戏了。

    白洛庭虽然没有亲耳听到她说谢谢两个字,但是凭着她顿的那半秒钟,他还是猜到了她原本想说的话。

    一声轻笑,他戏谑道:“你要是想谢我呢,就不用了!主意虽然是我出的,但往后怎么做还是要靠你自己。”

    “哦。”裴伊月难得乖巧的应了一声,“那,主意毕竟是你出的,要不我请你吃饭?”

    吃饭?

    白洛庭狐疑了一下。

    “今天不行,我有事,明天吧,明天我去找你。”

    算今天他都悄无声息三天了,什么事能把他这个游手好闲的大闲人忙成这样?

    “可是明天我就要去公司上班了。”

    明天要上班,所以今天要请他吃饭?

    这话表面听起来的确没毛病,可是仔细一想,这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你打电话给我,应该不只是想告诉我你要上班吧?”

    裴伊月:“……”

    听她没了声,白洛庭失笑,“说吧,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她还什么都没说他就猜到她有事求他,裴伊月有些不敢相信。

    其实她也是在犹豫了许久之后才横下心打电话给他的,虽然她内心并不想求他帮忙,但是这件事除了他以外她真的找不到别人了。

    有求于人,裴伊月声音柔了柔,“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

    “好。”

    听他这么痛快就答应,裴伊月有些意外,“你都不问问我要找谁吗?”

    “哦,找谁?”

    “……”裴伊月无语,“一个采购部的经理,住址和个人资料都不怎么齐全。”

    “名字和照片,只要有这两个就够了,发给我,明天给你消息。”

    找人对白洛庭来说还算不上是个事,更何况这是她对他提的第一个要求,说什么他都一定满足。

    挂断电话,裴伊月坐在车里一声长叹。

    她以为向他开口有多难,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

    正准备启动车子,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是蒙小妖打来的电话,她随手接起,“妖,我刚想去找你。”

    “呵呵,那正好,我也有事找你,之前你不是说白洛庭去法国了吗,为什么会同一时间出现在京都?”

    闻言,裴伊月脸上淡淡的笑意一僵,“你说什么?”

    “我说,白洛庭回来的前一天出现在京都,而且去的还是政委行政厅。”

    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慢慢收紧,纤细的指节隐隐凸起,“消息哪来的?”

    “速发给我的,他应该是无意间拍到的。”

    裴伊月闭眸一叹,“我知道了。”

    “妞,我总觉得这个白洛庭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就拿你爸的事来说好了,白洛言出面不过是让你看了你爸一眼,可是白洛庭却一句话就把你爸从看守所里弄了出来,他一个纨绔二少,哪来的这么大能耐,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如果这事放在平时,她一定觉得奇怪,可是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裴森明能从看守所出来,她就像是一条马上要枯死的鱼被重新放进了水里,得到了喘息的同时只顾着高兴,哪里还能去想这些。

    蒙小妖的一番话像是点醒了她,也点醒了她抛之脑后的任务。

    “查吧,关于他的所有,我都要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