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还记得你在电话里说的话吗?”

    裴伊月一愣,“什么?”

    白洛庭深眸微眯,嘴角挑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不是说要谢我吗?你应该知道怎么谢。”

    裴伊月平静的脸上闪过一瞬不满,“你叫我来是想耍我吗?”

    “我是在帮你。”话落,白洛庭蓦地低下头,擒住她的嘴,把她剩下的恼怒全都吞食。

    什么样的新闻能比得上裴伊月来接机?

    什么样的新闻能抵得过两人当众亲吻?

    什么样的谣言能在这样的新闻之下还不被攻破?

    答案是:没有!

    裴伊月不是不懂他口中的“帮她”,但是这样不经过她同意的帮忙,真的算是帮忙吗?

    两人不是第一次亲吻,裴伊月似乎已经熟悉了他的攻略,她没有顺从,也没有再去反抗,只是任由他来开始并结束这一切。

    一丝晶莹在她微红的唇上闪过,某人意犹未尽,再次一啄,含笑的嘴角轻蠕,“还真是听话,要是能给点反应就更好了。”

    裴伊月视线一撇,想瞪他却又懒得看他。

    看着她脸上的红晕,白洛庭轻笑,大手覆在她的脑后,把那张泛红的脸按进了怀里。

    “算谢过了吧?”裴伊月闷着声问。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赌气,白洛庭笑了笑,“当然不算,哪有人道谢还是被动的?不对,是不动的。”

    裴伊月一恼,想要抬头,却又被按了回去。

    白洛庭闷声笑着,裴伊月脸贴在他的胸前,感觉着他笑时胸口传来的微颤。

    他很开心,她感觉得到,可是她却不懂这是为什么,就像她不懂他为什么一定要跟她订婚一样。

    “你还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裴伊月不耐烦了。

    白洛庭摸着她的头,松开桎梏着她的手,看了她一眼,“这么没耐心,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到底是怎么过的?”

    裴伊月懒得搭理他,推开他转身就走。

    白洛庭拉住她的手,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暧昧后的尴尬,一个别扭,一个满心欢喜。

    走出机场,看着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白洛庭咂了咂嘴,“你的朋友还真是大方,这么好的车居然说借就借。”

    说着,白洛庭偏头看了她一眼,“他该不会是送你了吧?”

    人人都说白二爷对车的要求高,那是他们不知道,真正对车要求高的主在这呢。

    白洛庭的车不管是从外观、性能、价格,都是亮眼的,但是在裴伊月看来却并不惊艳,这辆玛莎拉蒂是她见到第一眼就爱上的,只可惜这车的颜色实在是招摇,所以她只能让她的爱车在好山好水的地方休息了。

    白洛庭对她的怀疑不是一天两天了,裴伊月慢慢已经适应了他这种动不动就来打探。

    她头一抬,摆出一张无辜脸,“我没车,这你也知道,要不你送我一辆,这样我就不用到处跟别人借车了。”

    几天不见,小妮子功力见长!

    白洛庭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算聘礼。”

    白洛庭开门上车,裴伊月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聘礼,聘你个头!

    从刚才开始裴伊月一直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她坐进驾驶室,她看向白洛庭问:“你没有行李吗?”

    “有啊,阿杰帮我带回去了。”

    裴伊月愣愣眨眼,看了他半晌。

    “你,你说,叶彦杰来过?”

    “嗯。”

    嗯?

    他还敢嗯?

    裴伊月嘴角直抽,“那你还叫我来?”

    “是你说要来的,所以我就让他先走了。”

    裴伊月:“……”

    白洛庭头一转,靠着椅背,嘴角若有似无的弯起,“走吧,去看守所。”

    裴伊月正要启动车子,手上的动作蓦地一顿,“看守所?”

    白洛庭闭上眼,看起来有些累,“嗯,我已经叫傅里准备好了床位,接你爸住院。”

    ……

    如果说上一次在裴伊月对他是感激,那么这次她真的是有一点感动了。

    回想几天前,她还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找不到办法见她爸一面,现在裴森明居然从里面被接出来了。

    病房里,医生护士进进出出,裴伊月虽然没有跟裴森明说上话,但是那安心的笑容却始终挂在她的嘴角。

    她转身看向白洛庭,“谢谢。”

    她眼中的谢意很真诚,可是白洛庭想要的却不止是这些。

    他眼一眯,不怀好意的勾起嘴角,“我做这些可不只是想换你一句谢谢这么简单,我说过,道谢不能只是嘴上说说。”

    裴伊月感激的情绪一敛,撇开视线,“你就这么点追求吗,一句谢谢不比一个吻高贵多了?”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裴伊月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白洛庭摸着下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你看什么看?”裴伊月皱眉。

    “算上之前那次,你已经欠我两次了,既然你觉得吻不够高贵,那不如你以身相许,你觉得怎么样?”

    裴伊月忍不住被他的话逗笑,“以身相许?我不是都已经许了吗,一个月之后就要订婚了,怎么,难道你还想把订婚改成结婚?”

    白洛庭眉梢一挑,低下身子凑近她,“正有此意,只是不知道我的未婚妻意下如何?”

    看着那张贴近自己的脸,裴伊月第一次没有躲开的想法,粉嫩的唇瓣轻勾,她行意盎然道:“好啊,只要你能染红我头顶的这片天,能让整个北城静止,能当着所有人的注视跪下跟我求婚,我就考虑一下。”

    裴伊月不能否认,在这一刻她的心情真的很好,甚至好到如果真的把订婚改成结婚也无所谓。

    看着她那张狡诈的笑脸,白洛庭笑了,他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轻抚着她的唇,“宝贝儿,记得你今天的话,别后悔。”……

    ------题外话------

    今有二更!

    《病宠暖妻之夫色难囚》作者:北堇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是住进他家,活成他妈,睡了他身,夺取他心。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是偷到钱包被抓,不仅要还赃款,还得贴身伺候。

    他没妈,她也没妈,没关系,刚好凑一家。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没关系,可以再来一只小老虎。

    【情话篇】

    她问:你的缺点是什么?

    他答:缺点你!

    【斗嘴篇】

    他说:媳妇儿,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今生才能娶你为妻。

    她答:不是你修的福,是我做的孽。

    男女双处双洁,身心健康,盛宠小虐,欢迎来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