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79 我对他没兴趣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79 我对他没兴趣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一路上裴心语都在好奇裴伊月到底跟古宸都说了什么,不过短短的两个小时,他们居然就可以去见她爸了,她是做了什么交易,还是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看了一眼身边一脸病容的丁芳华,裴心语实在拉不下脸当着她的面去问。

    车开到看守所门口,裴伊月下车却看到白洛言站在那。

    “白大哥,你怎么来了?”

    白洛言看了一眼随后从车里丁芳华,朝她点了下头,而后看向裴伊月,“小庭打电话给我说了你的事,抱歉,这几天我一直在忙,不知道你家发生了这样的事,伯父那边我已经请了医生,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闻言,丁芳华一怔,回头看向裴心语,“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找古宸吗,怎么会……”

    裴心语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裴伊月接过话,“妈,这件事以后再说,先看爸要紧。心语,你陪妈先进去。”

    看着她们走进,裴伊月再次看向白洛言,“谢谢你白大哥。”

    白洛言淡淡一笑,“没什么,举手之劳,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直接来找我吧。”

    下次直接找他?那就是他知道她去找古宸了?

    “白大哥你误会了,我去找古宸只是想确认一点事情。”

    看着她苦涩为难的小脸,白洛言轻笑,伸手在她头上拍了一下,“误会的不是我,我只是怕你再被传出什么不好的新闻,小庭最近不在,你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头顶的手很重,也很暖,像是一种独有的宠溺,又跟暧昧无关。

    裴伊月含着唇,轻轻点了下头,“嗯,我会的。”

    白洛言走后,裴伊月走进看守所,昨天她来时这里的狱警对她的态度虽然不差,但跟今天相比还是天差地别。

    经过一间间的牢房,有男有女,有的很多人挤在一起,有的是单人住在一间,可即便是单间,也是空荡荡的石床,上面放着一床军绿色的被子,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物件。

    裴伊月不敢想象裴森明在这的几天是怎么过的,现在天这么冷,这里面又是阴深深的,那一床单薄的被子根本就顶不上什么作用。

    继续往里走,穿过了牢房,裴伊月奇怪的问:“我爸在哪?”

    狱警看着她客气的说:“裴先生已经搬去我们警长休息室了,白长官刚刚特意吩咐过,说裴先生是重病患者,牢房阴气重,暂时先搬去休息室养病。”

    以前裴伊月一个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可是当她有了家人她才知道,人生,原来是需要帮助的。

    在这一刻,她突然庆幸自己跟白家人扯上关系,不然的话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走进休息室,就见裴心语和丁芳华站在门前。

    休息室不大,里面多了几台医疗机械,还有几个专科医生在给裴森明检查。

    几个医生是白洛言叫来的,看样子没来多久,检查了半天,他们看向丁芳华说:“病人暂时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他尽快住院观察,免得影响病情。”

    医生的话说完,丁芳华和裴心语不约而同的看向裴伊月。

    裴伊月轻叹着点头,“谢谢医生,我会想办法的。”

    裴森明打了针正在睡着,虽然没有跟他说上话,但好在也是见过了。

    丁芳华安下心,也不再像之前一样萎靡不振,走出看守所,她看向裴伊月,“伊月,你爸的事辛苦你了。”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什么辛苦的,我应该做的。”……

    回到家,裴伊月把丁芳华送回房间,来到裴心语门前敲了敲门。

    房门没关,裴伊月敲门不过是通知她一下。

    裴心语坐在床上,兴致不高,听到敲门声,她看了裴伊月一眼,“有事?”

    “没什么事,想跟你谈谈。”

    裴心语没什么兴趣,抱着超大的玩具熊,把脸埋了进去,“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裴伊月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的打算,“我们的确没什么好谈的,但是看在你上次来提醒我的份上,我也提醒你一句,不要再执着于古宸了,他不适合你。”

    闻言,裴心语蓦地抬起头,有些恼,“你什么意思?你不要以为自己有了白家撑腰就有资格来管我的事,他适不适合我你说了不算。”

    裴伊月早就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我的确说了不算,所以才说是提醒,他太过不择手段,我相信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如果你还是想要一意孤行,那么我也没有办法,这件事我不会跟妈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裴心语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就是放不下。

    恼火的目光渐渐缓解,裴心语低下头,弱弱的问:“你为什么不答应他?”

    “答应他什么?”

    裴心语咬着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他是让你跟他在一起对吗?”

    “你想多了,他只是让我离开白洛庭。”

    “只是这样?”裴心语微微一怔,抬起头,半晌,突然失笑,“他连对你的要求都这么小心翼翼,你为什么不答应他呢?”

    “因为我对他没兴趣。”

    这话裴伊月不是第一次说了,但是直到今天裴心语才真正相信。

    她对古宸没兴趣,但古宸却喜欢她,而她,她那么爱他,他却不屑一顾,她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她再次看向裴伊月,眼中泛着泪光,“把他让给我吧,我不在乎以后幸不幸福,我只想嫁给他,算我求你。”

    傅里总说蒙小妖不屑跟软弱的人交朋友,可是他不知道,不屑跟软弱的人交朋友的人是她。

    在她的眼中,软弱的人分两种,一种是可教,一种是不可救,而裴心语偏偏就是第二种。

    看着她这般冥顽不灵,裴心语心中没有一点心疼和不舍,而是为她的懦弱感到厌恶。

    “你用不着求我,这本来就跟我没有关系,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

    ------题外话------

    推荐好友紫若非宠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他是海市的神秘来客,一手掀起海市的商海风云,外界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冷厉风行的楚天集团神秘掌权人,南宫二少。

    却没有人知道唯一能牵动这个冷漠男人心中波澜的会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野丫头。

    她是无父无母,失去记忆的孤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却站在了那个令无数女人神往的南宫二少的身边,只需微微一笑,就能博得二少一片欢心。

    这是一本娇妻养成文,且看南宫诺在圈养老婆的路上越陷越深,从此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