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伊月走进新政厅,却被门前的保全人员拦了下来。

    他们不是不认识她,他们只是奇怪,在这风口浪尖上她怎么会到这来?!

    “我找古宸。”

    办公室里,古宸接到门卫的电话有些不敢相信,他急匆匆的下楼,看到真的是她,有些欣喜又有些怔忪,“小月?你怎么来了?”

    裴伊月面色淡淡,无视周边奇异的目光,“我想跟你谈谈。”

    她既然敢来,就不怕被人闲言闲语,反而是古宸,他的事才刚刚消停,除非他真的不想再继续新政厅的工作,否则他不论如何也会顾忌一些。

    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古宸根本不敢带她去除了办公室之外的地方。

    办公室里,古宸脸上的笑容仿佛被春风拂过,亲切又和煦,只不过,这样的笑脸若是能用来面对裴心语,她今天也就不用跑一趟了。

    “小月,你来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我还以为他们认错人了呢!”

    裴伊月绕过他,走到桌前兀自坐下,腿一叠,傲然道:“在这北城有谁能把我认错?”

    看着她倏然改变的态度,古宸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你今天来是为了伯父的事?”

    裴伊月提起眼睫,点了下头,“昨天心语来找过你。”

    古宸没有说话,不是迫于解释,而是他不知道裴心语到底都跟她说了什么。

    “昨天我去看我爸,那里的狱警说因为上级的命令所以不能探监,我想问一下,这个上级指的是谁?”

    断然的目光俨然是在指认这个人就是他,裴伊月没有明说,但古宸也不是傻子,“你是觉得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我根本没有理由。”

    闻言,裴伊月嘲讽轻笑,“真的没理由吗?”

    裴伊月的怀疑让古宸无所遁形,他狡辩的语气一敛,“好,我承认我有理由,那你呢,你今天来找我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裴伊月深眸微微眯起,“我以为是你有话要跟我说。”

    话中的精明,眼中的犀利,古宸再一次觉得今天的她跟以往有些不同,“是不是心语跟你说了什么?”

    “她跟我说了什么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就够了,说吧,你的条件!”

    听她这么堂而皇之的跟他谈条件,古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他看着她,没有半点犹豫,“我要你离开白洛庭。”

    “我要是不呢?”

    古宸眉心一蹙,“小月,我是为了你好。”

    裴伊月移开视线,鄙夷轻笑,“你凭什么觉得在我眼里你会比白洛庭更有价值?”

    “价值?你就为了所谓的价值,要牺牲自己的一辈子吗?小月,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我不会强求你现在一定接受我,但是我也不能看着你就这样毁了自己,离开白洛庭,算我求你。”

    裴伊月低下眼睫,没有说话,古宸以为她在考虑,谁知,她突然笑了出来……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你就是你求人的方法?”

    裴森明的事,原本裴伊月只是在意那句“上级的命令”,可是当昨晚裴心语说古宸要求她取消婚约,她突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死刑犯也不会没有探监的权利,更何况她爸现在只是在接受调查,如果没人从中作梗,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上级”下达这样的“命令”?!

    裴伊月站起身,冷漠的脸再也不需要在他面前伪装,“我爸的事我会再想办法,不劳烦古科长帮忙了,不过我今天也不算白来,最起码让我确认了某些事。”

    见她要走,古宸一着急突然俯身,裴伊月躲他不及,再次跌回身后的椅子上。

    古宸两手撑着她身下的椅子,将她固在中间,裴伊月眉心一紧,“让开。”

    看着她的冷漠,古宸扶在椅子把手上的手越缩越紧,骨节隐隐凸显,“白洛庭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样放不下?”

    “他有多好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绝对不会为了威胁我而做出跟你一样的事。”

    裴伊月直视他的眼,不畏惧,不躲避,反而深眸中带着一种盛气凌人,跟以往娇柔的目光相比,竟是让古宸有些害怕。

    在这一刻,古宸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好好认识过她。

    “我做这些事都是为了你。”

    “我爸病了不准送医院也是为了我?”裴伊月厉喝。

    古宸一顿,摇头,“这件事跟我无关,真的只是规定。”

    “那你是承认不准探视是你做的了?”

    压迫的视线让古宸很难在跟她对视,紧绷的身子缓了缓,他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拉起她的手,“对不起,因为我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见你。”

    裴伊月手一抽,冷视他,“现在见到了是不是更失望?”

    突然,手机响了。

    裴伊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眉心微微一颤。

    算时差,法国现在应该是凌晨四点,他怎么会打电话来?

    她接起电话没等开口,就听对方问:“在哪?”

    “外面。”

    “难得起这么早,见谁?”

    裴伊月嘴角一抽,电话打的这么及时还问她见谁,摆明是心里已经有数了,难怪这么放心的走,合着派人监视她呢!

    “古宸。”

    他既然已经知道了,裴伊月也没必要瞒着,而且就算他不知道,她也没打算瞒。

    听声音,白洛庭像是还没睡醒,他懒懒的嗯了一声,说:“以后有事直接找我,胆子那么大,就不怕被记者跟踪?”

    裴伊月不说话,白洛庭又说:“走吧,你不是想见你爸吗,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你随时可以去。”

    “你说真的?”裴伊月有些不敢相信。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是啊,他的确没有骗过她。

    裴伊月含唇半晌,松了口气,“谢谢。”

    “谢不是光说就可以的,要做,还记得我教过你的吗?等我回去。”

    三句不离他色域熏心的本质,裴伊月咬了咬牙,想怼他两句,可是又顾忌着古宸还在。

    “没事就挂了吧!”

    白洛庭咂了咂嘴,“小没良心的,刚帮了你就这么对我。”

    懒得在听他啰嗦,裴伊月直接挂断电话。

    她站起身,嘴角一勾,丝毫不掩饰她此刻的开心,“看来我今天来找你的确是个错误,我现在要去看我爸,告辞。”

    看着她离开,古宸没有再去拦她,因为他知道即便是拦也是留不住她的。

    他做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让她走近自己,可是没想到,最后他却把她月推越远……

    ------题外话------

    今有二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