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心语去了古家一整天都没回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裴伊月走到裴心语房门前,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疲惫的叹了口气。

    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就算是夜不归宿也用不着她担心,只是她不知道她找古宸的结果怎么样。

    回到房间,裴伊月洗过澡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声响,她开门走出,就见裴心语醉醺醺的跌倒在房门前,站都站不起来。

    她一怔,走过去,“你不是去了古家吗,怎么醉成这样?”

    正准备扶她,谁知裴心语突然手一甩,推开她,嘴里含含糊糊的嚷嚷着:“不用你在这假好心,裴伊月,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倒是想办法把我爸救出来啊。”

    这话听起来像是醉话,可裴伊月还是听出其中的意思。

    她皱了下眉,问:“古宸不肯帮你?”

    “呵,帮我?他是要帮我,不过我没答应。”

    古宸要帮她,她却没答应?

    裴伊月听不懂,“为什么?”

    裴心语靠着身后的墙,沉甸甸的脑袋有些不听使唤,酒气迷离的眼看着裴伊月,“为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因为你总会在不经意间抢走属于我的一切。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来破坏我的生活,为什么?”

    看着她疯狂留下的眼泪,裴伊月不再说话。

    她问她为什么,她回答不了,但是答案却很简单。

    因为这是她的家,她丢了十五年,难道就再也没有回家的权利吗?

    裴心语哽咽着,醉醺醺的眼中不乏恨意,“你知道古宸哥答应带我去见我爸的条件是什么吗,他的条件是要跟我取消婚约,他为了你,居然要跟我取消婚约,哈哈哈,你觉得我该怎么做?答应他,成全你们?不,我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把古宸哥抢走的。”

    抢走古宸,裴伊月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古宸既然能提出条件,就意味着他能做到这件事。

    她凝了凝神色,不顾裴心语的挣扎把她拖进房间。

    看着倒在床上的人,裴伊月也不管她听不听的进去,淡淡的说:“你跟古宸的事我帮不上忙,我也没想过抢你的任何东西,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见爸一面,所以明天我会亲自去找古宸。”

    这话是通知,也算是交代,说完,裴伊月没有多留。

    ——

    白洛庭在的时候叶彦杰也不是天天跟他混在一起,现在他走了,叶彦杰突然觉得有些了无生趣。

    傅里接完电话从外面回来,叶彦杰朝他扬了扬下巴,“又是你的那位蒙小姐?我说你们也够奇怪的,按理说女人都喜欢要个名分,她明知道你跟宋思瑶有婚约在身,却这么不明不白的跟着你,不急也不催,我怎么就遇不上这么懂事的?”

    懂事?

    如果说蒙小妖这是懂事,那么傅里反而倒希望她无理取闹一点。

    她这样不闻不问他和宋思瑶的事,总给他一种她不在乎的错觉,甚至还会觉得她仍旧会跟两年前一样随时离开。

    “你说的对,这件事是该赶快处理,拖的久了反倒麻烦。”

    闻言,叶彦杰嗤笑一声,似乎在笑他把事情看得太简单。

    这样的狗血剧情就算是电视剧都能拖个五六十集,更别说是发生在现实当中了。

    他看热闹似的点着头,嘴角始终有一抹不嫌事大的笑意,“你打算怎么处理?是直接去宋家说你要悔婚,还是把你的蒙小姐带去宋家说你喜欢的人是她?”

    “……”叶彦杰吊儿郎当的话提醒了傅里什么是现实,不管是他悔婚还是把蒙小妖直接带去宋家,宋家人都不可能答应这件荒唐的事。

    可是除了这两种方法,他真的想不到还可以做什么。

    见他不说话,叶彦杰呵呵一笑,“这种事我劝你还是想好了再说,不然的话受罪的人可不只是你一个人。”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叶彦杰两脚往桌子上一翘,随意道:“有什么怎么办的,问问你家蒙小姐呗,我瞧着她古灵精怪的,说不定她能有什么主意呢!”

    这个提议傅里不赞成,甚至当机立断就给罢免了,“她的主意我看还是不用的好,免得做出什么吓到我的事。”

    叶彦杰有一句话说得对,那就是蒙小妖古灵精怪,两年前她的鬼点子就多,做出的事总是能把她吓个半死。

    记得当时他们在同一个医院,那时的她还只是实习生,可是她却胆大到把一个难缠的病人的吊瓶里加了大量镇定剂,要不是及早发现,估计那个人当时就不治而亡了,所以像出主意这样的事,能不用她尽量还是让她歇着吧!

    蒙小妖性格豪迈,虽然叶彦杰只跟她见过一次,但对于傅里的话他也能理解上几分。

    “你怎么不把你家蒙小姐带来啊,老白又不在,就我跟你,我都快闷死了。”叶彦杰百无聊赖,就他一个人喝酒,喝起来都觉得没味道。

    傅里瞪了他一眼,“她又不是陪酒的。”

    这话叶彦杰不乐意听,他身子一正,严肃道:“傅医生,苍天可鉴,在蒙小姐面前陪酒的人是我好不好?你忘了她上次怎么害我的了?”

    想到上次叶彦杰被喝到抬着出去,傅里的确没什么话说。

    至于害他……

    把威士忌掺进啤酒里骗他喝,应该算不上“害”这么严重吧!

    叶彦杰身子往后一瘫,无聊透顶的哼唧了几声,“你说这老白也真是的,裴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在这帮帮忙,到底怎么想的。”

    说道白洛庭突然离开,傅里也觉得有点不像他的风格。

    “是有些突然,但也算不上奇怪,再有一个月就是他们订婚的日子,这段时间他可没少忙活,他去法国恐怕也是为了订婚的事。”

    叶彦杰不屑的嗤了一声,“一个订婚而已又不是结婚,至于这么大张旗鼓的吗,他是想怎样,订婚当结婚办啊?”

    闻言,傅里轻笑,“谁叫他是白二爷呢,虽然只是订婚,但我想他也一定不会办的马马虎虎,另外我觉得他这次走的好像有点故意的成分。”

    “故意?”叶彦杰听不懂。

    “嗯,如果我没猜错,白二少玩的这招叫做,欲擒故纵!”

    ……

    第二天一早,裴伊月走下楼。

    早饭的时间难得看到裴伊月,见她手里拿着外套,周嫂走过来问:“大小姐这么早是要去哪啊?”

    “我有点事要出去,妈就麻烦周嫂照顾了。”

    裴心语揉着犯疼的头,坐在客厅的桌前看了裴伊月一眼,她昨天虽然喝多了,但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裴伊月说的话她都记得。

    “等一下。”

    见裴伊月要走,裴心语突然站起,她走过来看了周嫂一眼,周嫂识趣的走开。

    “你去找古宸哥,想跟他说什么?”

    无论裴伊月解释多少遍,都打消不了她心中的怀疑,裴伊月看着她,坦然道:“不是我想说什么,我是想听听他想说什么,你要是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

    在裴伊月的注视下,裴心语突然觉得自己渺小的几乎连影子都不剩,她的大方坦然跟她的小肚鸡肠相比,实在是让她觉得无地自容。

    她垂下眼睫,轻轻摇了摇头,“不了,还是你自己去吧,不管怎么样都好,我还是希望可以去见爸一面。”

    回到裴家一年,这也算是她们姐妹俩唯一契合的一件事了,裴伊月虽然不心虚,但也被她的表情弄的有些不自在。

    “放心吧,我会处理的。”

    裴伊月走了,裴心语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前。

    周嫂走过来问道:“二小姐要不要先吃饭?”

    裴心语失落的低着头,喃喃的问:“周嫂是不是也觉得裴伊月比我更像裴家小姐?”

    “二小姐这叫什么话,你们是姐妹俩,都是裴家小姐,亲姐妹不分彼此,况且大小姐为人谦和,二小姐就别想这么多了。”

    沉默许久,裴心语淡淡一笑,“亲姐妹,没错,我们是亲姐妹,她谦和,我却事事计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