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建筑材料的事还没有弄清楚,税务局的人又找上门,就像是掐准了时机故意落井下石一样。

    偷税漏税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就算是一个小小的作坊也不能保证税务齐全,更何况是裴氏这么大的公司。

    可是眼下是裴氏最脆弱的时候,却被接连以恶名灌注,裴森明身上的罪名没等洗干净又被扣上一顶偷税漏税的帽子,裴森明受不了打击,在牢里心脏病突发。

    看守所,裴伊月和裴心语搀扶着丁芳华从车里走出,然而三个人却被阻拦在外。

    “抱歉,裴森明不能探监。”

    “为什么不能?”裴心语急道。

    “不能就是不能,这是规定,我也没有办法,你们走吧!”

    见那人要走,裴伊月突然上前叫住他,“警官,我想问一下,我爸病了,你们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他现在是病人,应该可以送病护才对。”

    警官回头看了她一眼,“这是上级的规定,我们也没办法。”

    裴伊月拧起眉,“上级?哪个上级?”

    “抱歉裴小姐,裴森明是双向罪名加身,虽然我们没有送他去医院,但是也找了医护人员来急救,你们想探监怕是不可能了,而且我们也没有让家属进去探监的先例,你们请回吧。”

    见不到人甚至连裴森明的状况都不知道,丁芳华伤心欲绝,抓着裴心语的手泪眼婆娑,“心语啊,你去古家找古宸帮帮忙,我们不求能让你爸出来,我只要见他一面就好。”

    看着丁芳华这样,裴心语哪里还敢说不好,而且就算丁芳华不说,她也打算去趟古家。

    “好,我现在就去,妈您别担心,爸不会有事的。”

    ——

    裴家这样的名门,不出事人人都来巴结,一出事所有人恨不得都躲得远远的。

    裴伊月跟白洛庭的事本就让古家有所不满,现在裴森明出来了事,古家更是两手一摊,冷眼旁观,一点都不顾及两家之间情分。

    裴心语来到古家,只有林谷云一个人在家,平时她来林谷云把她当宝,可事到如今她的那股热情早已不知到谁那去了。

    “心语啊,这件事不是我们不帮你,你也知道古宸的事才刚刚平息不久,要是让他再来参与你们家的事,不知到要落下多少口舌,你往后是要嫁到我们家的,你多少也要为古宸考虑考虑。”

    裴心语明白林谷云现在的想法,当初古宸被罢职她去裴家却碰了一鼻子灰,现在她来也没想过她会痛快的答应帮忙。

    可事到如今她除了找古家真的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她红着眼看着林谷云,“阿姨,我没想过让古宸哥为难,我只是想见见我爸,我妈因为担心我爸已经病倒了,我只是想去看看他。”

    林谷云冷冷的撇开视线,似乎有些不满,“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虽然还没嫁到我们家,但我也是一直把你当儿媳妇看,现在你们家出了这样的事,你就算不为我们古家考虑也不能这么害我们,你爸的事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你让古宸出面,不就是等于害他吗,你怎么连这样的事都想不明白?”

    听着这些话,裴心语一阵心寒,她从沙发上站起,眼眶微红,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大少爷今天回来这么早,心语小姐来了。”

    闻声,裴心语回头,像是寻到一丝希望。

    古宸走进,看了裴心语一眼。

    林谷云突然站起,笑着迎上前,“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厅里没什么事我就提前回来了。”

    回答了林谷云,古宸再次看向裴心语,“你是为了你爸的事?”

    裴心语没忘记这段时间古宸对她的态度,现在就连林谷云都这样无情,她真的能指望他吗?

    她轻轻点了下头,泛红的眼极力隐忍着眼中的泪水。

    “跟我上楼。”古宸冷冷一声,提步就走。

    “诶,古宸……”林谷云一怔。

    古宸停了一下脚步,回头,“这件事妈不用操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楼上,裴心语走进古宸的房间,低着头吸了吸鼻子。

    “坐。”古宸换下身上的外套,淡淡一声算不上客套。

    裴心语没有听话的坐下,而是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搂着他的腰,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靠在他的背上,“古宸哥。”

    撒娇似的轻柔并没有打动古宸,感受着靠在背后的人,他淡淡的看了一眼搂在腰上的手,冷漠的推开。

    走到桌前坐下,古宸看了她一眼,“你打算站着谈?”

    古宸不是第一次拒绝她了,可是在这种时候他的拒绝对裴心语来说才是真正的痛。

    她两手握在一起,挪动着脚步走到他面前坐了下来,“古宸哥,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见我爸一面?”

    “可以。”

    裴心语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答应,她诧异抬头,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我有个条件。”

    好熟悉的一张脸,却是那般的冷漠。

    裴心语心里腾升一丝不安,却仍是硬着头皮问:“什,什么条件?”

    “你知道我的条件。”

    冰冷的声线不带一丝情感,裴心语身子一僵,随后蓦地站起。

    她慌乱的喘着重气,摇了摇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听,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好了。”

    她要走,古宸也不拦她,看着她走到门前,他却再次冷冰冰的开口,“听说你爸在牢里心脏病突发,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闻言,裴心语脚步一顿。

    许久,她哽咽道:“你的条件……。是要我跟你解除婚约对吗?”

    “没错。”

    裴心语没有回头,鼻子一吸,眼泪倏的落下。

    她咬着唇,忍着哭声,再次开口声音却已是断断续续,“我,我如果不答应呢?”

    古宸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门前微微颤抖的背影,“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想见你爸么,这是唯一的机会。”

    裴心语转过身,看着古宸,心在痛,脸上却浮起一抹笑。

    “小的时候我就经常对自己说,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你,后来我妈跟我说我们之间有婚约,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的愿望达成了,古宸哥,你知道什么是愿望吗,愿望就是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想要去完成的事,你是我的愿望,小的时候是,现在也是,所以,我不会跟你取消婚约的。”

    对于裴心语,古宸并不是厌恶她,她对他来说是妹妹一样的存在,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娶她。

    他们的婚约打破了他们之间唯一的和谐,从那一刻开始,古宸开始疏远她,甚至厌烦,可是在这一刻他却突然有些心软。

    他起身走到她面前,看着她不断流泪的脸,伸手轻轻抹去,“心语,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其他的感情,取消婚约对我对你都好,我不想逼你,你自己考虑清楚。”

    蓦地,裴心语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不要,古宸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要跟你取消婚约,我知道你心里是对我好的,你只是不甘心,因为我顶替了裴伊月的位子,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难道在你心里我真的比不上一个刚刚出现的裴伊月吗?”

    古宸想要推开她的手,可是那紧缠的手臂却怎么都掰不开。

    “感情的事不是谁都说得明白的,你说我不甘心,那你呢,你所谓的爱难道不是不甘心吗?”

    裴心语抬起头,泪眼婆娑,“我是嫉妒裴伊月,但是这些年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不是她,古宸哥,我求你不要跟我解除婚约,我会乖乖在你身边,我不会再去嫉妒吃醋,我会做一个好妻子,你相信我好不好。”

    古宸看着她,许久没有说话,裴心语知道他心软了,她踮起脚,触向他的唇,温润的触感似乎与他冷硬的态度截然相反。

    看着那满是泪痕的脸一点点凑近,古宸隐隐皱眉,纠结时,一双手已经缠上了他的脖子。

    小巧的舌在他唇上轻摩,古宸忍不住喉结一滚,一把推开她。

    “够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没必要做这样的事。”

    痴迷中被推开,裴心语一脸愕然。

    看着他撇开的视线,她皱眉苦笑,“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拒绝我,你到底是因为不喜欢我,还是因为太喜欢裴伊月,就算我同意跟你取消婚约又能怎样,她已经跟白洛庭在一起了,你还能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是我的事,你只要同意解除婚约。”

    闻言,裴心语笑了,“你想跟我解除婚约为什么一定要我说?你当初答应订婚为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你想悔婚,还想留住你们古家的面子,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

    颤抖中,裴心语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泪,她再次看向古宸。

    “我是不会同意悔婚的,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嫁给你。”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大家不要等喽~!

    推荐古言文: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怪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怪兽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