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74 裴氏集团危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74 裴氏集团危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老宅

    一辆大红色的跑车突然开进,吓坏了院子里的佣人,车唦的一声停稳,裴伊月从车里走了出来。

    张海诧异上前,“大小姐,您这车……”

    “朋友的车,我爸呢?”裴伊月急切打断道。

    张海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大小姐还是先进去吧。”

    屋内,砰地一声,裴宗手里的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茶杯的碎片摔的四处都是,茶水更是喷溅了一地。

    裴宏文跪在地上,张君兰站在一旁心疼自己的儿子,却又不敢说话。

    “进公司还不到两个月,居然干做出这样的事,谁给你的胆子?”

    裴宗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大厅,裴伊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看了一圈,却唯独没看见裴森明。

    “妈,我爸呢?”

    裴伊月站在门前开口,敛去了所有人你的视线。

    丁芳华红着眼,被裴心语搀扶着,“伊月你可算来了,你爸出事了,公司建筑材料上除了问题,工地事故死了好几个人,你爸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闻言,裴伊月一怔,大步走进,“妈你别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建筑材料会有问题,警察把爸带走是怀疑他动了手脚吗?”

    丁芳华摇着头,显然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裴宏文,裴伊月皱了皱眉,“裴宏文,是你做了什么吗?”

    张君兰本就含着一口委屈没地儿撒,听到裴伊月这么一问,顿时恼了,“你知道什么就这么说我们宏文,你看到他动手脚了吗?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说他。”

    裴伊月只是随口问一句,却没想到遭受这样一顿炮轰。

    外人,她好赖不济也是姓裴的,居然成了外人?

    “老三媳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外人?”裴宗脸上不满的气势已经端起,开口却没有裴俊海来的快。

    张君兰不服软,也不承认自己说错话,“就算不是外人,也是闲人,连公司大门都没进去,有什么资格在这指指点点,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查清楚,她凭什么说是我们宏文干的?”

    裴俊海也不软口,驳斥道:“是不是裴宏文做的你让他自己说,小月是没进公司,但不代表她永远不会去,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不想着怎么教训你的儿子,却来跟小月发脾气,你就是这么做长辈的?”

    张君兰又想说什么,裴志天突然拉了她一把,“你就少说两句吧,小月跟宏文一样是裴家的孩子,你能不能别像疯狗似的乱咬?”

    蓦地,张君兰一把推开他,“你说谁是疯狗,你再说一遍?裴志天,你自己窝囊一辈子就算了,你还想让我儿子跟你一样窝囊,我告诉你,这个黑锅谁愿意背谁背,反正跟我们宏文无关。”

    说着,张君兰伸手把裴宏文拽了起来,“宏文我们走,你们休想仗着人多欺负我们娘俩。”

    两人正准备走,裴伊月突然横出一步,拦住他们。

    裴伊月突来的举动让所有人一愣,就连裴宗都怔了一下。

    “你想干什么?”张君兰瞪着眼,像要吃人一样。

    比她凶狠的眼神裴伊月这辈子见多了,她冷冷的看着张君兰,“三婶要带他去哪?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们哪都不能去。”

    “死丫头,你胆子大了,你懂不懂什么叫尊敬长辈,你个没教养的野丫头。”

    听着一声声喃骂,裴伊月隐忍的握拳。

    裴雨霏冲跑过来,站在裴伊月身边,扬着小脸为她抱不平,“三婶怎么能这么说话?”

    裴伊月拉住裴雨霏,冷淡的面色不缓,“三婶说的对,我就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尊重长辈,这件事跟裴宏文有没有关系我要听他自己说,如果有,我会亲自送他去警察局把我爸换出来,我爸没理由替他来受这些罪。”

    “你想得美!”

    张君兰想走,裴伊月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没有人知道她的力气有多大,唯有张君兰自己知道,因为她已经疼的皱眉。

    “我说了你们不能走。”

    裴伊月侧眸,目光有些阴森,张君兰看了她一眼,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害怕,“你,你放开我。”

    裴伊月手一松,看向站在张君兰身边的裴宏文,“爷爷发这么大脾气,应该不是闲着无聊吧?”

    裴宏文厌恶的瞪了她一眼,“你少在这多管闲事。”

    “闲事?我爸现在被警察抓走了,你说这是闲事吗?”

    裴心语虽然跟裴伊月不合,但裴森明毕竟是她爸爸,她忍不住开口说:“裴宏文,那些进货的价目表全都是由你经手的,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建筑材料比以往进货便宜了将近一半,除非你是故意的,否则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裴心语的指证让裴宏文一时间慌了神,他支支吾吾的争辩道:“那,那字是我签的,可是价格又不是我定的,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残次品,采购部的人说了,这些都是我们公司常用的经销商,不可能有问题的。”

    “你胡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跟采购部经理走的很近吗,你在打什么主意你自己心里清楚。”

    “够了!”裴宗沉声一喝。

    这一嗓子镇住了所有人,但却没有喝住裴伊月,“爷爷,我想亲自去公司查这件事。”

    闻言,裴宗看了她一眼,“你一个女孩子,又没有接触过公司的事,你要怎么查?这件事先交给你二叔,另外警察那边也会着手调查的。”

    听着老爷子的拒绝,张君兰突然笑了,“还真以为裴家非你不可啊,简直是异想天开。”

    张君兰那张嘴裴宗一向不喜欢,他看向站在一旁的裴志天,不满道:“管不了公司的事还管不了自己的媳妇吗?整天口无遮拦的,还有没有点规矩?”

    裴志天脸上挂不住,“对不起爸,她这个人就这样,您别跟她生气。”

    说着,他转头看向裴伊月,“小月,三叔替你三婶跟你道个歉,你三婶心直口快,你别往心里去。”

    裴伊月跟裴志天的来往不算多,只知道他这个人比较懦弱,说难听点,就是窝囊。

    每次他们一家人出现,他总是在看张君兰的脸色,如果说裴家谁最随和,那么这个人一定是裴志天,只可惜他娶了一个贪婪又跋扈的张君兰,不然他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

    张君兰瞪了裴伊月一眼,在老爷子的震慑下她不敢再说什么,但她也不屑跟一个晚辈道歉。

    事情闹成这样是谁都不想,裴俊海出面,开口说:“老三,你先带你媳妇走吧,这件事我会查个清楚,如果真的跟宏文有关,就算谁想护着他也是不可能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