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带裴伊月来的地方是北城靠南的一个小镇,两人原本打算吃过晚饭再回去,可是吃完饭,裴伊月突然高烧。

    小镇的医疗设施实在是惨绝人寰,除了两家小诊所,甚至连个像样点的医院都没有。

    裴伊月烧到将近四十度,白洛庭实在没办法让她这样在车里坐两三个小时,找了一间旅店,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其余的空间基本上只能允许一个人来回经过。

    裴伊月烧的几乎不省人事,白洛庭给她吃了退烧药,但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拨通傅里的电话,他急的在狭小的空间来回走。

    电话接通,不等傅里开口,白洛庭急道:“小月病了,你马上过来。”

    中午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突然之间却说病了,傅里有些奇怪,“你们在哪?”

    “海岩镇。”

    “你们去那干什么?”

    “你管我来这干什么,你赶紧过来,她现在发烧将近四十度,退烧药我给她吃了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现在要怎么做?”

    “只是单纯的发热吗?还是有什么征兆?”

    “我怎么知道!”白洛庭不耐烦,但还是坐回床边看了看床上的人。

    黑色的领口下似乎又快红斑,白洛庭掀开被子检查了一下她的手臂和其他地方,“红的,一块一块的。”

    “是过敏,我现在马上过去,你在旁边守着,不能让她烧过四十度,用冷毛巾帮她擦擦手脚,我很快就到。”

    挂断电话,白洛庭按照傅里说的去准备冷毛巾,白洛庭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她的说滚烫的手臂腿脚,慢慢的裴伊月醒了过来。

    “k……”

    白洛庭手上动作一顿,“你说什么?”

    裴伊月动了动嘴角,再次合上眼,“我需要时间,对不起……”

    白洛庭皱了下眉。

    见她不在喃哝,白洛庭摸了摸她的头,量了一下体温,温度没有下降,但好在没有再升高。

    两个小时候后,突然一阵敲门声,砰砰砰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砸门。

    白洛庭走去开门,门一打开,就见蒙小妖冲了进来。

    “白二少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敢带她来这?她对海风过敏,你难道不知道吗?”

    海风过敏?

    白洛庭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会对风过敏。

    “她对海风过敏,她自己不知道吗?”白洛庭拧着眉,虽然嘴里问着,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连蒙小妖都知道的事,她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废话,她当然知道。”

    看着蒙小妖走去床边,白洛庭站在门前看着床上的人,她明知道自己过敏,不仅不说还在海边待了那么久,她到底是想做什么?

    三个人坐在狭小的房间里看着裴伊月的吊瓶打完,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蒙小妖站起身,手一挥,赶人道:“你们出去吧,我在这陪她。”

    话刚说完,手臂被傅里一扯,赏了她一个不识趣的眼神。

    蒙小妖手一甩,不乐意道:“瞪什么瞪啊,你看他都把人给弄成什么样了,再把人交给他,我怕我明天就见不到活的了。”

    “见不到活的只能说明傅里医术不行,跟我有什么关系?”白洛庭已经很烦了,听着蒙小妖在这叫叫嚷嚷的更是一点耐心都没了。

    “你要不要脸啊?”

    话一出,就见白洛庭脸一沉。

    傅里一把拽过那暴躁的人,劝道:“好了,他会照顾好她的,你就别在这添乱了。”

    傅里强行拽走蒙小妖,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白洛庭脱去外衣,躺在狭小的床上,搂着那仍旧发热的人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一夜过去了,白洛庭始终没有合眼。

    裴伊月身上的红斑褪去了,也不再像昨晚那么热,他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小镇的天亮的特别快,可能是因为没有耸立的高楼遮挡,阳光一早就照进了房间。

    看着那睡的香沉的人,白洛庭无奈一笑,“折腾了一晚上,你倒是睡的好。”

    搂了她一晚上,胳膊都麻了,白洛庭动了动身子,却不小心吵醒了怀里的人。

    裴伊月脸上的妆没来得及卸,睫毛比以往还要长,呼扇的羽睫轻轻眨了眨,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你在干嘛?”

    白洛庭手臂还被裴伊月压着,另一只手撑着身子正打算起来,这姿势看起来的确有些奇怪。

    白洛庭重新躺了回来,手臂一折,将她搂进怀里。

    “手被你压麻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枕在头下的胳膊,挪了一下,却又被捞了回来,“压了一夜,也不差这一会了。”

    他都这么说了,裴伊月也懒得再动,她垂下眼睫,脸色有些苍白。

    “为什么知道自己过敏还不说?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

    裴伊月抿着唇,不说话。

    白洛庭无奈一叹,“你昨天问我,你会不会不是裴家的女儿,我现在告诉你,不会,你一定是裴家的女儿。如果你是因为怀疑自己的身份而躲避回家,那么刚好,我也不想把你送回去,从今天开始你住我那,往后你都不用再回去。”

    “不需要。”

    白洛庭说了这么多,却只得了她冷漠的三个字。

    裴伊月撑着身子坐起,看向白洛庭,“你说的没错,我是裴家的女儿,既然我已经回来了,就不会为了任何事逃避,昨天很抱歉,我只是因为喜欢海,我身边的人知道我对海风过敏,所以从不让我接近,难得你带我来,我只是忍不住而已。”

    裴伊月的话白洛庭只相信一半,至于另一半,他始终觉得她是故意不想回到那个跟她有同样姓氏的家。

    她的认真白洛庭自知没办法反驳,而他的疑惑,他也知道没人会给他解释。

    “算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总之以后不许做这样的事,吓死人了。”

    ……

    回到北城,白洛庭没有送她回家,而是把她带到了酒店。

    裴伊月知道他还是不相信她的话,也知道自己就算拒绝也是无济于事,她不是第一次来这了,索性她也懒得拒绝。

    “我要出去一下,你先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

    白洛庭说走就走的习惯有的时候让裴伊月觉得他是一个很果断的人,可是跟他的性格一比,她又觉得是她想多了。

    看向床头的柜子,她记得上次里面有些东西还没来得及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打开柜子的夹层,拿出里面的盒子。

    打开,稍稍愣了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