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你们三个在女洗手间,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白洛言问。

    裴伊月不做声,低垂着眼睫,轻轻摇了摇头。

    裴心语抽搭了一下,也摇头。

    宋思瑶见到这样的事虽说表面淡定,但心里还是有些怕。

    她深吸一口气,缓了缓情绪,“当时我跟裴小姐一直在洗手间里,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不过裴心语是后进来的,她进来之后没多久我们就听到尖叫声,出去看了才知道有人死了。”

    闻言,裴心语瞪着通红的眼看向宋思瑶,“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是我杀了那个人吗?宋思瑶,你是不是疯了,我为什么要杀一个连认识都不认识的人?”

    宋思瑶冷冷侧眸,“抱歉,我只是再说我知道的事实,并没有说是你杀了人,你要是非要往自己身上揽我也没办法。”

    “什么鬼事实,你就是想说是我杀的!”

    见裴心语越说越激动,白洛言开口道:“裴小姐,你不用这么激动,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当时你们是最先到达现场的,我只是例行询问。”

    白洛言看向裴伊月,见她一言不发,有些担心,“小月,你还好吗?”

    裴伊月抬起头,微微动了下嘴角,“我没事,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跟裴心语无关,她一个千金小姐没理由杀人,而且她真的吓坏了。”

    裴心语似乎没有料到裴伊月会帮她说话,她愣怔的看向她,眼中有些闪烁。

    白洛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只是想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看着白洛言,裴伊月不禁想到这几年对她的穷追不舍上校,眼下面对面的对峙,他却不知道她的身份,这样的气氛还真是有点诡异。

    裴伊月轻轻摇头,再次垂下眼睫,“除了我们三个,没人再进来过。”

    “大哥,你问够了吗,问够了我就先带她走了。”白洛庭没了耐心,拉着裴伊月就想走。

    白洛言看了他一眼,“再等一下,等看过监控之后你们才能走。”

    过了一会,白洛言的一个手下走了进来,一个标准的军礼,而后俯首凑近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白洛言听着那人的话,眉心不由的紧了紧,“知道了,你出去吧!”

    手下再次行了一个军礼,转身走了出去。

    白洛言暗自叹了口气,而后看向他们,“好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没什么事了。”

    刚刚还说要看监控,这会儿又没事了?

    白洛庭奇怪的问:“监控不看了?”

    “不用看了,监控被人动了手脚,什么都没录到。”

    闻言,白洛庭皱了下眉,下意识的看向裴伊月。

    说到监控他就会醒想到酒店那次,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是看着她沉默的样子,他又怕是自己多心了。

    就像她说的,一个千金小姐有什么理由去杀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女人,杀人,太夸张了。

    ……

    车开了很远裴伊月才发现这并不是送她回家的路,她回过神,看着窗外,“这是要去哪?”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若是以前你一定问‘你要带我去哪’。”

    “有区别吗?”裴伊月看向他。

    “当然有区别,区别就在于以前你防我,现在没那么防了。”

    裴伊月白眼一翻,懒得跟他废话。

    车开了很久,裴伊月靠在车里小睡了一会,睁开眼,眼前竟是一片的大海。

    迎着西下的阳光,海水无比耀眼,海波一重重的拍打,像是能带走心中肮脏的污秽,洗涤人类最深层的灵魂。

    白洛庭站在车外,靠着车头前抽烟,听到开门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醒了?”

    裴伊月拢了一下身上的外套,点了点头,目光却始终看向那片大海。

    “喜欢这吗?”

    裴伊月淡淡扬起嘴角,“嗯。”

    白洛庭丢掉烟头,伸出手。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走过去,他顺势在她肩头一揽,本来还觉得有些冷,可是被他这么一搂突然暖了起来。

    她才发现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其实还有点用,最起码有个挡风的作用。

    她没躲,索性又朝他身边靠了靠。

    “你拿我挡风啊?”

    “知道就别说出来。”裴伊月不看他,说的理所当然。

    白洛庭哧笑,紧了一下搂着她的手,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白洛庭淡淡的问:“为什么突然不开心?”

    “没有。”

    “说谎。”白洛庭的语气很肯定,肯定到不容置否。

    她不说,白洛庭也不继续问,只不过心里却免不了猜想。

    许久,两人安静的喘息被海浪声覆盖,整个世界仿佛安静的不含一点杂质,海风的洗礼让裴伊月渐渐缓解心中那些解不开又抛不掉的感觉,一声轻叹,她终于释然了。

    “你说,我真的是裴家的孩子吗?”

    白洛庭看着他,轻轻的皱起眉,“为什么这么问?”

    裴伊月抬起头,眼中除了认真,还有一丝探究,“如果我不是裴伊月,你是不是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这个问题白洛庭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么些年他的确是在等裴伊月的出现,可是当她真的出现了,他又踌躇着始终没有跟她见面,直到第一次莫名其妙的相遇,从那之后他不再是跟着裴伊月这个名字,而是被这个人一路吸引。

    搂在她肩上的手不松,白洛庭转身捏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那精致的小脸,他勾唇一笑,“不,除非你把这张脸换了,也许我会考虑一下不再缠着你,否则我缠你一辈子。”

    听着他的话,裴伊月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酸酸的,痒痒的,甚至有些想窒息。

    蓦地,她推开他的手,撇开视线。

    白洛庭嘴角一勾,俯首凑近她的耳边笑了一下,“脸红是不是说明害羞了?”

    裴伊月手肘猛地一抬,狠狠的打在他肚子上,回头,怒目圆睁,“让你嘴欠。”

    白洛庭捂着肚子的手突然伸出,捧着她的脸,疯狂的吻住那艳红的唇。

    裴伊月挣扎了几下,白洛庭蓦地松手,抹了一下唇上印上的红印,得意一笑,“嘴欠的惩罚不应该是这样吗,下次记得点。”

    裴伊月脸气的通红,转身就走。

    见她朝那片大海走去,白洛庭也没拦她,看着她单薄的身影,白洛庭嘴角的笑意淡了淡。

    一直以来他好像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当初,她到底为什么会去古宸的办公室。

    酒店监控录像里她消失的十分钟到底做了什么,还有今天,监控录像无缘无故的坏了,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