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70 洗手间的尸体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70 洗手间的尸体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走出洗手间,裴伊月把手里的刀往蒙小妖手中的托盘上一放。

    “你先走。”

    蒙小妖用一条白毛巾盖住染血的刀,“你小心点。”

    裴伊月转身走进隔壁的女洗手间,正在洗了手,宋思瑶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裴小姐。”

    裴伊月没有回头,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

    “宋小姐该不会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宋思瑶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来找你,我,我想问一下关于小蒙的事。”

    裴伊月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垂着眼睫,“抱歉,这件事我恐怕帮不了你。”

    闻言,宋思瑶有些急了,“裴小姐,小蒙是我妹妹,我一定要找到她,她从小就离开了宋家,我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我已经把见到她的事跟家里说了,爷爷也很希望她能回来,你是她的朋友,你也不想看她再继续流落在外对不对?”

    裴伊月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即便这个人是蒙小妖,她也不会事事都去插手。

    当初她回裴家是她自己的决定,不管回到裴家之后她过得如何,她都只能自己承受,至于蒙小妖,她不想逼迫她。

    “小妖是个成年人,她可以为自己的事做出选择,上次见面该说的你也都说过了,她要是想回去自己会回去的,宋小姐担心她我能理解,但我也希望你永远都能像现在这样为她着想。”

    说起来,这洗手间还真是个热闹的地方,一个还没送走,又迎来了另一个。

    裴心语走进后意外的看到宋思瑶很裴伊月在这,愣了一下,而后慢慢的皱起眉,“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

    闻言,不等裴伊月开口,宋思瑶轻嗤一笑,“来这当然是洗手上厕所,难道你是来吃东西的?”

    上次听宋思瑶说她俩不合,裴伊月还没怎么在意,可现在听她这么一开口,还真有点意思。

    “宋思瑶,你倒是会巴结,怎么,看到她跟白家扯上了关系就这么迫不及待了?还是说你想给你的小外科医生铺铺路?”

    “那你呢,跟你家古宸哥哥相处的还好吗?”

    她们两人针锋相对,裴伊月反倒成了一个旁观者,她们愿意吵是她们的事,可是她却没功夫在这听。

    “你们两个慢慢吵,我先走了。”

    “裴伊月你站住!”

    经过裴心语身边,就听她突然一喝。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还有事?”

    裴心语捏着拳,隐忍的呼吸稍显急促,她瞪着裴伊月警告道:“不许你再接近古宸哥。”

    这样的话听多了,裴伊月已经懒得回应了。

    身后,宋思瑶哧笑一声,“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却有脸警告别人,裴心语,你可真有出息。”

    “啊——”

    突然一声尖叫从隔壁传来,打破几人不和谐的场面。

    裴心语和宋思瑶听到叫声一怔,相互对视一眼,好奇的走了出去……

    洗手间外陆陆续续的围了好多人,宋思瑶是医生,见到这样的场面说不上害怕,只是有些惊吓。

    裴心语,完全被吓傻了。

    古宸听闻了这件事,跑来第一个关心的不是吓傻的裴心语,而是走到裴伊月面前问:“你没事吧?”

    裴心语靠着墙壁瑟瑟发抖,听到古宸的声音,眼眶一红,回头,却见他面对着的人并不是自己。

    “心语。”丁芳华急切走来。

    “妈!”

    不知是委屈还是害怕,裴心语扑进丁芳华怀里开始大哭。

    裴伊月淡淡的看了古宸一眼,“你未婚妻在那边。”

    裴心语委屈,裴伊月心里也不好受,同样是丁芳华的女儿,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却只会安慰裴心语,至于她,恐怕她早就忘了还有这个存在。

    裴伊月落寞的走开,没走多远,就见白洛庭急步走来。

    “小月。”

    她停住脚步,看着白洛庭走近自己。

    手臂上突来的力道几乎是用扯的,裴伊月脚下踉跄,撞进他的怀里,头顶传来急切的喘息,“你有没有怎么样?”

    裴伊月轻轻摇头。

    她的失落在白洛庭看来是吓傻了,紧了紧搂着她的手臂,沉声说:“下次不许再离开我身边。”

    一句霸道的话,却莫名的暖了裴伊月的心头。

    鼻尖有些犯酸,她缓缓抬起手,环住他的腰,点了点头。

    就算她再怎么心狠手辣,总归也是有脆弱的时候,她的弱点是家人,而此刻,她却只想寻找一丝安慰,即便这个人是白洛庭。

    傅里和白洛言随后赶来,经过他们身边,停住脚步看了她一眼,“小月还好吧?”

    裴伊月没有回应,白洛庭搂着她,点了下头,“她没事,大哥去看看吧,我们就不过去了。”

    “我也去看看。”傅里说了一声,跟着白洛言走了过去。

    走进男洗手间,满地的血迹让白洛言不禁皱了下眉。

    宋思瑶蹲在林海生身旁,抬头看了一眼走进的傅里和白洛言,“已经死了。”

    白洛言蹙眉走进,搬开林海生伏在地上的身体,看了看他脖子上的伤口。

    蓦地,他眼眸一缩,“是他?”

    “白大哥知道是谁做的?”傅里问。

    白洛庭抬起头,没有多说:“通知酒店的人,封锁整个酒店,不许任何人进出。”

    傅里点了下头,领命似的转身离开。

    酒店经理站在门口,瑟瑟缩缩,俨然已经吓傻了。

    白洛言看向他问:“报警了没?”

    经理点头,“报,报了。”

    “去监控室把整个酒店的监控录像全都给我调出来,尤其是一个小时之内洗手间门前这段。”

    “好,好,我这就去。”

    白洛言再次看向林海生脖子上的伤口,呼吸变的有些凝重。

    这样的刀口他不是第一次见了,下手利落,一刀毙命,最重要的是尸首永远都不会正面朝上,想必是因为不想让血溅到自己身上。

    只不过,这个人是今天宴会的客人,并不是什么政治要员,她为什么要杀他?

    想不通,当然也没人会给他这个答案,但他庆幸的是,他没有猜错,黛,他的确在北城!

    警察逐一排查酒店所有的宾客,因人数过多,白洛言叫来了一些手下帮忙询问。

    包厢里,白洛庭始终没有离开裴伊月身边。

    宋思瑶很淡定,用不着傅里去格外关心。

    而裴心语,哭够了,眼睛通红,古宸独自坐在一旁,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陌生人。

    “当时你们三个在女洗手间,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