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9 把衣服撑破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9 把衣服撑破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徐露的出场是这场宴会的重点,看着她身上那件红色礼服,裴伊月和白洛庭不约而同的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白洛庭问。

    “那你又在笑什么?”裴伊月看着他反问。

    白洛庭勾起嘴角,坏笑,“我在笑她不自量力,这衣服穿在她身上白瞎了。”

    裴伊月嘴角的弧度再次上扬,像是有些赞同他的话。

    “人家好歹也是市长千金,居然让你说的这么不堪,在你眼里除了你自己,怕是谁都不堪入目吧!”

    闻言,白洛庭微微俯首,凑近她耳边,“不,最起码你还是能入得了我的眼。”

    裴伊月被他弄的有些痒,推了他一把,“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谁让你是我的呢!”

    “……”

    裴伊月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林海生,她并不打算太引人注目,可是白洛庭却不是消停的主,作为他的女伴,她只能暂且跟在他身边,找机会再下手。

    徐露之前跟裴伊月有些过节,看到她也来了,脸上有些不太好看,本是想躲着他们,谁知两人却朝着她走了过来。

    明知道白洛庭憋着坏,裴伊月也不阻止,她跟着白洛庭走来,甚至还有种看热闹的嫌疑。

    “徐小姐,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在别人生日宴上说这样的话,估计也就只有白洛庭这么缺德了。

    裴伊月抿着唇,心里暗笑这家伙最嘴贱。

    一句话,让徐露瞬间变了脸色,白洛庭就像没看见似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又说:“徐小姐的这身衣服不错,只不过徐小姐这身材……”

    听白洛庭说个没完,徐露忍不住冷声打断,“白二少,谢谢你来给我过生日,招待不周,抱歉。”

    上次皮包店的事,虽说最后得了难堪的人是徐露,但那天不在场的人中还有一个人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见徐露要走,裴伊月上前一步拦住她的去路,微弯的嘴角挂着浅淡的笑。

    徐露沉着脸,“裴小姐还有事?”

    裴伊月淡淡一笑,伸手整理了一下她脖子上歪掉的项链,“徐小姐是今天宴会的女主角,形象很重要。”

    裴伊月说话的同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服务生,端着托盘从徐露身后走过。

    徐露伸手摸了一下脖子上的项链,冷冷的说:“多谢裴小姐费心了。”

    “不用谢。”

    徐露从她身侧走开,裴伊月脸上的笑意始终未尽。

    随后……

    “——啊!”

    一声尖叫,响彻整个会场。

    白洛庭回过头,眼皮一抖,突然大笑,“哇,搞什么鬼,寿星表演脱衣秀?”

    裴伊月嘴角勾勒的深邃,她不急不忙的转过身,就见徐文昌和他夫人急忙跑过来,遮挡着只剩一件文胸和底裤的徐露。

    在场的人众多,但是看到这样的场景,就算是想帮忙也无从下手。

    过了一会,酒店人员拿着浴巾跑了过来,把徐露几乎全裸的身子围住,拥着她离开。

    白洛庭看够了热闹,再次看向身旁的人,见她勾着的嘴角,白洛庭眼眸一眯,“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吧?”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你可别冤枉我,这么大的责任我可承担不起,刚刚是你说她身材不好,也许真的像你说的,是她自己把衣服撑破的呢!”

    一件六位数的衣服,随随便便就能被撑破?

    白洛庭不信,但也没法肯定到底是不是她做了什么,看她这一脸怪异的笑,他只觉得不寻常。

    但是他刚刚一直看着她,她的确是只正了正徐露的项链,并没有碰到她的衣服。

    “干嘛这么看着我?怀疑我?”

    裴伊月眼底清澈,小脸一扬,一脸坦然。

    白洛庭也不否认,“没错,的确是怀疑你,在你身上总会发生一些没有办法解释的事,只是不知道我的未婚妻什么时候才愿意给我解惑。”

    裴伊月此刻心情不错,笑脸始终扬着,“这世上没办法解释的事情那么多,又岂是每一件都解释的了的?”

    “哦?那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做了解释不了的事?”

    白洛庭总喜欢给她的话下套,而裴伊月却每次都笨到自己陷进去,她身形一转,脸上的笑意顿敛,“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堪瘦的背影性感而妖娆,但是配上那一脸淡漠,却有些不合时宜。

    走廊里,裴伊月脚步不急不缓,脚下的高跟鞋清脆的踩在地面,发出嘎达嘎达的声音。

    一个服务员打扮的人站在男洗手间门前,低着头打扫,裴伊月走过去,脚步停住,瞥了她一眼。

    “没事贴什么胡子,你是来搞笑的?”

    蒙小妖抬起头,摸了摸鼻子下面的两撇胡子,“不伪装一下我怎么敢进来,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怕谁发现?傅里?”

    蒙小妖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撇了撇嘴,“管他呢,反正我跟他也不会有将来。”

    “你确定?”

    蒙小妖一噎,没了动静。

    “喜欢就去争取,没什么丢人的,既然你说他不是我们的敌人,那么你又何必怕他知道你的身份?”

    蒙小妖看着她,始终犹豫着,“好了,先不说这个,人在里面,我检查过,安全。”

    推门走进,林海生刚好从洗手间的槅门里走出,他看到裴伊月一愣,“小姐,这是男洗手间。”

    裴伊月佯装懵懂的看了看,“哦?是吗?”

    林海生诧异的看了看她,“你是……裴小姐?”

    裴伊月没有回答,脸上却浮起了淡淡的笑意,“林海生,四十三岁,孚雅集团副总裁,是你没错吧?”

    林海生一愣,“呃,是我,你有什么事吗?”

    人类的感觉总是那般的敏锐,即便面对的是一个看起来毫无伤害力的女人,林海生还是不由的朝后退了几步。

    裴伊月提步上前,伸手一推,林海生宽大的身体在没有任何防范之下倏然一转,一把刻纹的黑色钢铸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裴伊月的手里,猛地在他脖子上划下。

    喷出的血没有一丁点溅到她的身上,反而在镜子上留下大片的血迹。

    地上的血一点点晕开,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人,裴伊月身子挺的笔直,冷冷的说:“抱歉,有人想杀你,出价八十万,至于这个人是谁,你心里应该有数。”

    ------题外话------

    心里默念:不血腥,不血腥,不血腥,一点都不!

    推荐:《隔壁仙尊是只猫》作者:祸害

    十年前她清名尽污修为全毁;十年后她抽骨剜心鞭尸无所不为。

    任你八方鬼神四路英雄,不过一根细线手中傀儡!尚未掀起腥风血雨,就有人告诉她——

    她怀里这只养了二十多年,会撒娇会暖床天天和她一块洗澡的猫是她那个宛如高岭之花的师尊哟!

    “你他妈在逗我?”

    这是一个禁欲闷骚撩妹儿于无形之中能暖床能撒娇无条件宠对象的仙尊傲娇追妻的故事,一对一解谜打怪小甜文,近期pk,参与活动打赏潇湘币,喜欢的亲请收藏,比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