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脸上挂着惯有的笑容,而裴伊月脸上表情却很少,但即便是这样,还是同样引人注目。

    “伊月姐!”

    裴伊月寻着声音看去,就见裴雨霏挥着手,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她一双眼睛睁的晶亮,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哇塞,你真的是伊月姐啊,我都不敢认了!”

    裴伊月紧抿的唇微微扬起,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少在那夸张。”

    “我没有夸张,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问白大哥。”裴雨霏弯起的眼一瞟,看向白洛庭。

    白洛庭赞同的扬眉,“说得对。”

    裴俊海跟在裴雨霏身后走过来,淡淡一笑,“难得见你打扮,果然是有模有样。”

    连裴俊海都说这样的话,裴伊月有些难为情。

    她转身看向白洛庭,“这是我二叔,你应该认识,不用我介绍吧?”

    白洛庭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可是当裴伊月给他介绍裴俊海时,他却敛起脸上一贯的坏笑,伸出手,朝他客气的点了下头,“二叔好,我是白洛庭。”

    裴俊海怔了一下,慢半拍的伸出手,跟他握了握,“哦,你好。”

    裴森明跟丁芳华一起走来,语气一如既往的生冷,“怎么这么晚才来?”

    “今天的主人又不是我们,晚不晚有什么关系?”

    说话的人是白洛庭,不知怎么,他非常不喜欢裴森明用这样的语调对待裴伊月,这么多年,他的态度永远是他心里一根刺!

    裴森明看了他一眼,语气仍旧不佳,“白二少处事随意惯了自然不在意,但是你是你,她是她,她现在好歹还是我们裴家的女儿,我管我自己的女儿,白二少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见裴森明这般疾言厉色的对白洛庭,裴俊海为缓尴尬,开口说:“不过是晚了一会,有没什么关系的,反正宴会也没有正式开始。”

    裴森明就像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逮谁扎谁,“我们既然被人家邀请就是客人,哪有晚来的道理,你不也是早早就把雨霏给带来了吗!”

    上次在老宅,裴伊月还清楚的记得他们为她争吵,现在四周都是外人,就算为了裴家的脸面她也不能让他们在这吵起来。

    “对不起爸,我下次会注意的。”

    “难得你会带女伴出席这样的场合,不给妈介绍一下?”一道笑声打破了此时的尴尬,陈珏琴走过来,笑盈盈的看着白洛庭。

    白洛庭嘴角一勾,心里暗道这位陈女士来的正是时候。

    “大名鼎鼎的裴大小姐,妈不会不认识吧!”

    陈珏琴看着裴伊月点了点头,“认识倒是认识,不过哪有人这么给妈介绍儿媳妇的?”

    儿媳妇?

    裴伊月嘴角有些僵。

    连订婚都是两个月以后的事,她怎么现在就变成儿媳妇了?

    白洛庭手上用力一勾,裴伊月回神。

    “叫人。”

    “阿姨。”裴伊月动了动嘴角,乖乖的叫道。

    陈珏琴弯起眉眼笑了笑,“这么多年不见,看来是生分了。”

    刚刚这边的气氛离老远就能感觉到不对劲,陈珏琴是个聪明人,她笑意不减,看向丁芳华和裴森明。

    “裴先生裴太太,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我是打算跟小庭他爸一起去府上拜访一下的,毕竟两个孩子的事情定了往后我们也就是亲家了,可是他太忙,总是抽不出时间,下次等他从京都回来,我们一定登门拜访。”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这个人又是白家夫人,陈珏琴。

    裴森明敛起脸上的戾气,谨慎道:“不过是一些表面上的事,白先生贵人事忙,我们理解,白夫人不必拘泥于这些。”

    陈珏琴笑意加深,“要的要的,我们家小庭不懂事,说话做事每个分寸,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不能不在意这些。”

    陈珏琴的态度完全是拿他们当了亲家,而裴森明也知道,这事连裴宗都默认了,十之**是改不了了。

    “白夫人客气了,我们两家也算是相识多年了,说什么拜访不拜访的实在是见外。”

    白家人和裴家人碰面,自然是没人敢打扰,而且这亲家见面的场景也轮不到别人去掺和。

    古家在一旁看着,裴心语站在古宸身旁,同样没有走近。

    “心语,你家人都在那边,你不过去可以吗?”林谷云看出古博远有些不高兴,想把裴心语支走。

    裴心语视线一敛,看着林谷云笑了笑,“反正也没我什么事,过去了也是尴尬。”

    见裴心语还算懂事,古博远点了点头,“也对,的确没必要过去凑这个热闹。”

    两家人的聚首惹起了许多人的注视,白洛庭愿意当最受瞩目的那个,但却不是在两家家长的烘托下。

    于是他扔下一句算不上礼貌的道别,拉着裴伊月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看着迎面走来的傅里和宋思瑶,裴伊月脸色沉了沉。

    “裴小姐,好久不见。”

    宋思瑶挽着傅里的胳膊,亲和的笑脸仿佛她们之间从没发生过之前的那些些事。

    裴伊月看向傅里,勾起的嘴角似乎有些嘲讽,“傅医生真是艳福不浅,有个这么漂亮的未婚妻。”

    傅里没有说话。

    当然,他也没话好说。

    宋思瑶客气一笑,“裴小姐今天也很漂亮,怕是待会儿要把今天的女主角给比下去了。”

    裴伊月淡淡扬起嘴角,“宋小姐过奖了,我今天不过是来凑个热闹,并没想过要跟谁比,不过傅医生就不同了,今天这条领带颜色很好,很适合你,想必是经过一番比较之后才带出来的吧!”

    这么明显的映射,傅里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

    “裴小姐想多了,这条领带并不是最适合我的,只不过是为了配合今天的场合才带出来。”

    这话是解释,但裴伊月却不屑,“哦?原来你们男人选领带是随着场合而选择自己的喜好,并不是始终如一。”

    裴伊月的话让傅里接不上口,毕竟人不是领带,他没办法用这种形式跟她解释更多。

    听着他们两个一直再说领带的问题,宋思瑶突然笑了一下,“听裴小姐的话就知道,你一定没给男人买过领带吧,他们男人戴领带就像我们女人配首饰一样,什么样的场合配什么样的领带,这很正常。”

    “正常?”裴伊月看了她一眼,“宋小姐说的对,我的确没给男人买过领带,既然男人选择领带是看自己的喜好,那么这种东西还是让他们自己买好了。”

    这些用领带做文章的话,白洛庭听是听得懂,但是却听的脑仁儿疼。

    勾在裴伊月腰间的手稍稍用力,把她拽到身边,“不就是条领带,至于让你们讨论这么久?我记得傅里平时不喜欢带领带,今天带出来应该只是出于礼节,你就别在意了。”

    这话摆明了就是在帮傅里,裴伊月瞪了他一眼,而后目光下移,看向那半敞的衣领。

    “我怎么不见你也把礼节带出来?”

    白洛庭呵呵一笑,“那种东西我也得有才行啊!”

    裴伊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