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我发现有人投了一封邮件给我。”蒙小妖说。

    裴伊月眼睛不睁,喃喃道:“那不是很好吗,有生意上门,又有外快了。”

    蒙小妖知道她困,可是听着她这敷衍的话她还是急了,“好什么好啊,你能不能清醒点,这回指名要杀的人是你!”

    蓦地,裴伊月墨眸倏张,深悠悠的眼底哪里还能看出一点睡意?

    “我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重名,后来看了一下这人给我的资料,才发现说的就是你。”

    半晌,裴伊月发出一声轻笑。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蒙小妖快急死了。

    “为什么笑不出来?有人花钱雇我自杀,难道不好笑吗?”裴伊月说的懒懒散散,听起来一点都不在意。

    实际上她的确不在意,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想杀她的人是谁,但好在他找到的杀手是她们,如果他找的是别人,她恐怕又要像上回一样被人突袭。

    没有防范的滋味,实在不怎么样。

    “好笑?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这事怎么办,要不要我查出来他是谁,敢打你的主意,活腻了吧!”

    裴伊月沉默了一下,突然问:“他出多少钱?”

    蒙小妖一愣,“这,这重要吗?”

    “为什么不重要,这么难得的机会,我不得好好评估一下自己的生命价值?”

    蒙小妖本来是生气的,可是现在却被她这不着急不上火的态度气笑了,“她出一百万,指名要你的命。”

    裴伊月想了想,嘴角不住上扬,“好,收他全金。”

    “什么?你疯了?”

    “我没疯,既然这个人想花钱要我的命,我也要让他知道一下,我的命并不是一百万就买得到的,本小姐就算是手指受伤,保险公司索赔都不止这么点钱,他也太异想天开了。”

    理解了一下她的话,蒙小妖噗嗤一声笑了,“所以你是想坑他一笔?”

    坑?

    这个字裴伊月可不爱听。

    她嘴角一勾,“这不叫坑,这叫拿的理所当然。”

    ……

    临水公寓,几台电脑同时开着,墙上的液晶电视连接着电脑,显示的是网络追踪信号。

    噼里啪啦的声音是蒙小妖击打键盘时所发出的,她跟裴伊月不一样,她的专业是追踪和调查,若问世界上谁的追踪手法能比得过她,恐怕就只有联邦调查局了。

    裴伊月拿着一本杂志,百无聊赖的靠在真皮沙发上。

    电视上追踪的影像一直没动,她垂下眼睫,翻了一页手里的杂志。

    “这人会反追踪?”

    蒙小妖没看她,手指仍是灵活的跳跃在键盘上,“反追踪他倒是不会,不过这个人比较谨慎,所有的身份资料都是假的,就连ip地址都是修改过的,好像很怕被人查到。”

    裴伊月动了动眼皮,“钱呢?收到了吗?”

    说到钱,蒙小妖突然回头,“我跟他说了,你是北城名门,备受瞩目,想要你的命一百万根本是开玩笑,他现在把价钱加到两百万,你说我卖不卖?”

    闻言,裴伊月抬眸睨了她一眼,“什么叫卖不卖?你还真打算把我卖了?”

    蒙小妖呲牙一笑,“呵呵呵,说错了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再加点,毕竟你是大名鼎鼎的黛,有多少人想追查你都查不到,这个人现在说杀你就杀你,有点太不给你面子了。”

    “随便你。”

    裴伊月放下杂志,拿起手机,“对了,那个林海生你查的怎么样了?”

    “查到了,下个礼拜五市长女儿的生日宴,他受到了邀请,他这个人市侩又势利,市长邀请他一定会去,而且我查到你也在被邀请的名单当中,所以那天是个绝佳的机会。”

    “下个礼拜五?”裴伊月抬起头。

    “怎么了吗?”

    裴伊月想了一下,之后又摇了摇头,“没什么,之前白洛庭说下礼拜五有个宴会让我陪他一起参加,应该就是这个吧!”

    “跟白洛庭一起?那会不会……”

    “放心好了,我应付的了。”

    ——

    蒙小妖说:人类是视觉动物,不论男女都喜欢美与美的相匹配。

    然而她说这些废话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她,穿着极品礼服却不化妆,那是天理不容。

    于是乎……

    白洛庭站在车前,看着走出的人愣了半天。

    如果说第一次见面她是素净的让他惊讶,那么这次就是艳丽的让他惊艳。

    半高的衣领裹着纤细的脖颈,黑色的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一览无遗,她很瘦,但却不失丰盈,长发微卷,毫无束缚的披散,遮挡住大半袒露的后背。

    白洛庭很庆幸这件衣服没有太合身,不然的话,他怕她那纤细的腰肢会被勒断。

    “怎么了?”裴伊月走到他面前,朱唇微启,问道。

    白洛庭一身黑西装,衣襟敞开,依旧那般不循规蹈矩,他勾唇一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的你跟平时不太一样。”

    裴伊月动了动嘴角,她就说了不要做这么多事,现在弄的好像她有意勾引他似的。

    “是蒙小妖……”

    话没说完,白洛庭把手里的一件白色的西装外套搭在了她肩头,“冷。”

    裴伊月先是一愣,随后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

    衣服不像是男装。

    她抬头,“你什么时候买的?”

    “刚刚。”

    刚刚?难怪这么晚。

    宴会场里热闹一片,今天是市长女儿的生日,有许多人是为了巴结市长而来,当然,也有些只是单纯的卖他这个面子。

    白家老爷子很少接受这种邀请,而白立成,也就是白洛庭的父亲,他几乎总是在出差,更是没时间来应付这些人。

    白家二少是这种场合的常客,但是他来不来还要看他个人心情。

    另外北城的人都知道白洛言回来了,所以这邀请自然也少不了他。

    白洛言的女伴今天是两位,一个是他的母亲陈珏琴,一个是他妹妹白洛莹。

    陈珏琴一身酒红色长裙,黑色短貂绒披肩,优雅高贵,脸上的笑意更是温柔大方。

    白洛莹穿着淡蓝色的礼服,看上去很是清澈。

    “白夫人,白长官,你们来了,真是有失远迎。”看到白家的人来了,市长徐文昌赶紧上前。

    徐文昌虽说是市长,但在白家人面前他还是不敢端架子,那一脸笑意虽算不上谄媚,但也是殷勤的很。

    白洛言轻轻点了下头,“许久没有回来,难得市长惦记。”

    “白长官客气了,今天不过是小女儿的生日,我还怕您忙,抽不开身呢!”

    白洛言客气一笑,没再多说。

    突然一阵哄闹,白洛言回头,看着走进的人眼眸一缩,不禁惊艳。

    陈珏琴轻声一笑,“臭小子眼光倒是好,这丫头果真是个美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