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的手保持着开车门的动作,整个人愣在那,望着那双眼,一动不动。

    “朱迪,打个招呼。”

    “旺!”

    裴伊月眉梢一抖,看向白洛庭,“她……就是朱迪?”

    “不然呢?”白洛庭眼中笑意明显,嘴角勾起的弧度尽是不怀好意。

    裴伊月再次看向那只乖乖坐在那的金毛犬,心里深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居然会联想到那么龌龊的事上!

    一声失笑,仿佛是在笑自己傻。

    “它是你养的吗?”

    “嗯,不过自从我住酒店之后,我就把它放在阿杰那了。”

    裴伊月伸手摸了摸朱迪的耳朵,它头一歪,在她手上蹭了蹭,毛绒绒的大尾巴呼扇呼扇的开始敲打副驾驶室的椅背。

    裴伊月忍不住扬起嘴角,不似以往的敷衍,而是由心而发。

    虽然这张笑脸是因为一条狗,但白洛庭并不介意。

    “朱迪,下去。”

    听了白洛庭的话,朱迪蹭的一下从车里跳了出来,围在裴伊月身边又蹦又跳。

    裴伊月伸手逗着朱迪,一人一狗玩的欢愉,以至于完全忘了白洛庭还坐在车里,白洛庭下车走过去,拉住她的手,直接把她拽进怀里。

    裴伊月一怔。

    一蹦一跳的朱迪也安静了下来。

    “穿这么少不怕感冒?”

    裴伊月尴尬的朝院子里看了一眼,虽然没人,但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出来的急,忘了穿。”

    白洛庭嘴角微扬,点了下头,“出来的急,脚也忘了疼?”

    裴伊月:“……”

    “旺!”

    朱迪坐在裴伊月身后,像是在等她,可是见他们迟迟不陪它玩,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裴伊月动了动眼睫,“昨天休息一天,今天好了。”

    “你自愈能力这么好?”

    “本来就不严重。”

    “不严重在医院你还叫那么大声?”

    “……”

    原本白洛庭是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她的,可是看着从裴家走出来的人,他嘴角一勾,看了裴伊月一眼。

    “难怪出来的急,原来是被人追。”

    裴心语陪着林谷云出来,丁芳华听说白洛庭在门外,也跟出来看看。

    裴伊月看到她们,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再次淡了淡。

    白洛庭身子一侧,手却没有从她腰上挪开,“你答应了?”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没听懂他在问什么。

    白洛庭没有看她,勾着嘴角看着迎面走来的人。

    “没有。”不知道他问的和她答的是不是同一个问题,但裴伊月还是凭着感觉回答了。

    “没有就好。”

    两人的话在揣测中停止,而后就见林谷云走了过来。

    “白二少,你来看伊月啊?”

    林谷云脸上的笑容说不出是真诚还是嘲讽,而她面前站着的两个人,虽然一个面色淡淡一个笑意深厚,但从他们的眼中却如出一辙的散发着一种类似于不屑的光芒。

    白洛庭敷衍的笑了一下,“古夫人也是来看小月的?”

    林谷云笑脸微微一僵。

    白洛庭又说:“古夫人还真是有心,自己的儿子麻烦事一大堆,居然还有心情还看别人家的媳妇,既然你们一家子都喜欢纠缠小月,当初选儿媳妇为什么不选的准一点?”

    林谷云插不上话,僵持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白洛庭这张嘴,很缺德,而且不给任何人留面子,这一点裴伊月领教了。

    裴心语站在林谷云身边,听着白洛庭的话,一张脸气的通红,但却不敢说什么。

    她不能否认她害怕这个男人,虽然他此刻是一张笑脸,但是她却没办法忘记上一次他横眉冷对时的恐惧。

    “裴伯母,小月我先带走了,晚饭她不回来吃了。”

    这话说出来也不是要经过谁的同意,只不过是通知,他转身将裴伊月推进车里,而裴伊月也没有拒绝,就这样乖乖的跟他走了。

    ——

    华贵的礼服整齐排列,白洛庭在那些衣服面前走了一圈,朱迪摇晃着尾巴跟在他身后。

    带狗来逛礼服店,营业员还是第一次见。

    她们这的礼服可是贵的一般人进都不敢进来,眼下这狗倒是比人金贵了。

    营业员生怕朱迪的回去撕扯那些礼服,亦步亦趋的跟在白洛庭身后,却又不敢说话。

    蓦地,白洛庭脚步一顿,回头看了裴伊月一眼,“你不过来看看?”

    朱迪也跟着白洛庭回头,“旺”的叫了一声。

    “你带我来这干嘛?”裴伊月皱眉看着白洛庭。

    就算嫌她穿的少,也应该带她去买外套,而不是礼服吧?

    “下个礼拜五有个宴会,你应该也在被邀请的行列。”

    “宴会?”裴伊月诧异,“我怎么没听说?”

    她没听说,白洛庭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就她们家现在那个气氛,他也不觉得裴森明会跟她提这件事。

    “你听没听说不重要,重要的事那天你要跟我一起去,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可不想你在穿的那么寒酸。”

    裴伊月嘴角一抽。

    寒酸?

    顾忌着他身后的营业员,裴伊月忍了。

    不过仔细想一下,他说的寒酸应该是指他们在裴心语的订婚宴上那一次吧!

    “过来。”白洛庭伸出手,像个尊贵的王者。

    裴伊月不情愿,但还是挪动脚步走了过去,气场虽算不上卑微,但总觉得好像是被人差遣一样。

    拉过那一脸不情愿的人,白洛庭不客气搂住她的腰,转身看向一直跟着他的营业员,“还有没有其他的?”

    面对着直视她的两人,营业员脸一红,差点晕过去。

    这两个人就算单独走在街上都会引起一阵动乱,更别说出现在同一画框里,这家店进进出出的不是名人就是权贵,营业员做久了,见到这些人她们也不觉得新奇,只不过这两位是第一次来,而且还是近期最火热的人物,再配上这两张好看道逆天的脸,实在很难让人轻易的移开视线。

    “问你话呢!”

    白洛庭再次出声,营业员立马回过神,“有,我们这还有几件精品,是我们店长刚从法国带回来。”

    白洛庭下巴一扬,“拿出来我看看。”

    看营业员走开,裴伊月冷漠开口,“随便一件就好了,又不是天天穿。”

    白洛庭睨着怀里的人,勾了下嘴角,“当然不行。”

    “败家子。”裴伊月脱口而出,脸上没什么表情。

    白洛庭呲了呲牙,“衣服是给你买的,说谢谢不会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唐久久新文【早安,顾太太】,正在pk中,喜欢的请支持一下。

    睡了茗江市赫赫有名的顾二少之后,默默无闻的江槿西一夜成名。

    事后,顾二少说,“咱们都是第一次,不如凑合凑合就去领个证吧?”

    亲朋好友都夸她命好,顾湛帅气又多金,沉稳又专情,是颗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钻石,江槿西简直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江槿西,“呵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