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3 变态就是变态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3 变态就是变态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好奇心作祟,白洛庭不挂电话,裴伊月也不挂,继续听。

    “朱迪,才一个星期不见,你好像丰满了不少。”

    白洛庭说完,就听刚刚那个女人娇羞的笑了几声,“白二少,您这话说的人家脸都红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白洛庭也跟着笑了笑,“我说的是事实,的确是大了。”

    摩挲的声音越来越大,伴着女人的娇笑,裴伊月实在听不下去了。

    “你有事先忙吧,我挂了。”说完,不给白洛庭说话的机会,裴伊月直接挂断电话。

    她起身,把手机往床上一扔。

    “变态就是变态,大白天的也不闲着。”

    回想刚才稀稀拉拉的摩擦声,裴伊月蓦地打了个寒战。

    她之所以留在家,是因为白洛庭以为她扭到脚,让她在家休息,昨天他打电话说不会来,她才有时间去蒙小妖那,今天怕他突袭,她没有出门,可是现在他既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想必也抽不出时间来找她吧!

    她拿起刚被丢掉的手机塞进裤子口袋,正准备出门,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裴伊月打开门,看着周嫂,“有事吗?”

    “大小姐要出门吗?”

    “嗯。”

    周嫂为难的看着她,“大小姐恐怕暂时出不去了,古家太太来了,夫人和二小姐都在楼下呢,夫人让我来叫你。”

    古家太太?

    那不就是古宸的妈?

    上次是他爸,这次又是他妈,他们一家子到底还有完没完?

    “我知道了,现在就下去。”

    楼下,裴心语坐在林谷云身旁,拉着她的手笑的一脸乖巧。

    裴伊月走下楼看了她一眼,前天晚上经过她房间门前还在听她偷着哭,现在就笑成这样,还真是喜怒无常。

    林谷云看到裴伊月,和蔼的笑了笑,“小月在家啊,一直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出去约会了呢。”

    约会?她还真是一点都不掩藏来这的目的。

    “阿姨您好,我是打算出去的,听周嫂说您来了,就下来跟您打个招呼。”

    “伊月,你要去哪啊?”裴伊月出门都会提前说,可是今天丁芳华没听她说过要出门。

    裴伊月看向丁芳华,“随便走走。”

    丁芳华点了下头,“既然只是随便走走,那什么时候去都行,你先过来坐下。”

    裴伊月走过去坐在丁芳华身边,丁芳华拉着她的手说,“伊月啊,古宸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吧?”

    林谷云来的目的裴伊月已经猜到了,丁芳华开口就提古宸,更加证实了她猜的没错。

    裴伊月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点了下头,“知道。”

    知道,而不是听说,很明显裴伊月并不打算避讳。

    “你林阿姨今天来就是想说说这件事,古宸现在已经被新政厅停了工作,长久下去总归是耽误他的前程……”

    丁芳华的话还没说完,裴伊月打断道:“妈,古宸是心语的未婚夫,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裴伊月听懂了丁芳华想说什么,她们也知道她听懂了,可是她假装不懂,她们也不能埋怨她。

    “伊月,你也说了古宸是心语的未婚夫,他们两个将来是要结婚生活的,如果古宸的前程毁了,那不是也等于毁了心语吗,所以妈在想,你能不能去找找白家二少,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把事情压下来。”

    林谷云亲自找上门,为了什么谁心里都清楚,可是听着丁芳华的话,裴伊月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当初关于她和古宸的新闻出来之后,丁芳华做的第一件事是带着裴心语上门质问,现在记者澄清了她的绯闻,而她的妈妈却让她想办法帮助古宸,如果她真的这么做,那些记者又怎么少得了对她的讨伐?

    “对不起林阿姨,这件事我恐怕帮不上忙,而且就算我帮得上,我也不会帮。”

    “你……”林谷云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听她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就拒绝,裴心语笑意一敛,恼道:“裴伊月,你就是想看古宸哥身败名裂是不是?你就是看不得我好是不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你惹出来的,现在就应该由你来摆平,你没有推脱的权利。”

    一想到古宸因为她要跟自己退婚,裴心语就恨不得让她赶快从眼前消失,可是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除了她已经没人可以平息这件事了。

    裴伊月看着她,目光坦然,毫不避讳,“为什么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难道是我叫他找记者毁我名声?别忘了,当时报道出来之后,你是怎么上门兴师问罪的。”

    裴伊月的话是对裴心语说的,但是丁芳华的脸色却一瞬间的难看。

    她用了兴师问罪这样的话来说那天发生的事,可是那天她也去了,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第一时间维护自己女儿的清白,反而是去埋怨她,现在想想,她的心里一定也是委屈的。

    裴心语被她的话一噎,半天,她又说:“是,这件事是跟你没有关系,但是你敢说跟白洛庭也没有关系吗?他为什么才这么做你心里清楚,你别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

    “既然你知道是白洛庭做的,那你就去找他,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不是警告过我离他远点吗。”

    裴伊月句句都能把裴心语顶的没话说,她不愿意对家里的人疾言厉色,但是她也不想再忍气吞声,连白洛庭都觉得她窝囊,被他这样的人看不起,她真的觉得丢脸。

    林谷云正想开口说什么,裴伊月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起……

    “出来,我在你家门口。”

    “好。”

    挂断电话,裴伊月起身,“妈,我有事先出去一下,林阿姨,很抱歉,古宸的事我帮不上忙,不过白洛庭现在就在门外,你们要是要是想找他的话,就自己跟他说吧。”

    林谷云万万没想到裴伊月会是这样的性格,看她就这么走了,她简直不敢相信。

    大门前,白洛庭的车大摇大摆的停在那,车窗摇的倏紧,里面的人也没有下车。

    裴伊月外套没穿,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薄衫,一阵风吹过,真不是一般的凉爽。

    她脚步有些快,像是急着坐进车里取暖,可是一拉开车门,见到的却是坐在副驾驶里一双敌视的眼……

    ------题外话------

    是谁,是谁,白二爷的车里坐了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