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2 昨天晚上打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2 昨天晚上打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场手术做了将近三个小时,傅里从手术室出来有些累,打算会办公室小睡一会,走进办公室,却看到两个不请自来的人。

    “嗨!”叶彦杰挑着一脸坏笑,朝他招了招手。

    “你们怎么这么有空?”傅里脱掉身上的白大褂走进,反手关上门。

    白洛庭抬起绑着纱布的手,晃了晃说:“来换药。”

    傅里看了一眼他的手,走到医药柜前找了一些纱布药水之类的。

    看着他嘴角明显的淤青,叶彦杰朝白洛庭使了使眼色,白洛庭抿嘴笑着,没说话。

    “老傅,我听我手底下的人说昨天的pap看到你了,而且还听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还跟人打架,是不是真的?”

    傅里拿着剪刀纱布和杀菌棉走到白洛庭面前坐下,淡淡一声像是敷衍,“嗯。”

    “行啊你,都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居然还这么潇洒,说说呗,这女的谁啊?”叶彦杰好奇的打听。

    白洛庭看着傅里给自己处理手上的伤口一言不发,他开口,打断他的沉默,“是她?”

    “嗯。”

    同样是淡淡一声,白洛庭却笑了,“把人带走了?”

    这回,傅里连嗯都不嗯了。

    看他这样,白洛庭也猜到结果是什么了,“看样子是拿下了,你该不会直接把她给办了吧?”

    傅里手一顿。

    白洛庭突然哧笑,“说实话,我白洛庭这辈子很少佩服什么人,我就佩服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想好怎么跟宋家说了吗?”

    傅里把白洛庭手上的纱布重新换好,看着他摇了下头,“没想好。”

    白洛庭皱眉,“什么意思?你该不会只是想报复她吧?”

    闻言,傅里立马反驳,“怎么可能,只不过我前段时间才知道她跟宋思瑶是堂姐妹,她也是宋家的孩子。”

    闻言,叶彦杰嘴一张,吃惊!

    他拍了拍手,“狗血剧情被你摊上了,头奖啊!”

    傅里对宋思瑶本也没什么感情,他之所以跟她订婚,是为了留在北城,在这给自己找个相对来说比较能被别人接受的理由,他喜欢的人一直是蒙小妖,所以这一点对他来说并没什么难办的。

    不过他担心的是,蒙小妖既然是宋家的孩子,那就意味着她早晚都要回到宋家,他这一来二去的在,怕是会给她带来什么麻烦。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白洛庭问的有些认真。

    “还没想好。”

    白洛庭没说话。

    叶彦杰眼一眯,突然伸手拨了一下挡住他额头的头发,傅里快速的躲开他的手,但还是被他给看见了。

    叶彦杰手指着他的头,看着白洛庭笑了一下,“嘿嘿,你看见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打架把脑袋上打出个包的。”

    白洛庭正对着傅里,听叶彦杰这么一说,眯着眼仔细看了一眼。

    “你该不会是被她打了吧?”

    傅里瞪了一眼多事的叶彦杰,尴尬的咳了一下,“她喝多了。”

    “噗嗤!”叶彦杰没忍住,“喝多了?你居然对一个喝多了的女人做这种事,你还是不是人?”

    说着,叶彦杰顿了一下,“不对啊,你趁她喝多了把她给睡了,她就只给你这么一个包?这女的够仁慈的啊!”

    傅里一脸尴尬,“是她昨天晚上打的。”

    话一出,白洛庭眸一抬,毫无表情的脸慢慢出现龟裂。

    他抽动着嘴角,忍着笑,“咳,注意身体,傅医生。”

    ——

    “没事就挂了吧!”

    电话已经打了半个小时了,裴伊月早就没了耐心,她打电话向来是有事说事,像这样说起来没完她实在是受不了。

    “不许挂,就是因为没事才打给你的,昨天一天没见,现在跟我说说话你都不耐烦,怎么当人未婚妻的?”

    “谁说订婚就要天天见面的,不见面就要对着电话说半个小时?通讯局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么照顾他生意?”

    裴伊月嚷嚷完,就听白洛庭在电话那头笑了笑,“这不是话挺多的吗!”

    话多,多的过他吗?裴伊月满脸嫌弃。

    “傅里和宋思瑶,他们两人感情好吗?”反正也是闲聊,裴伊月宁愿说点有意义的事,虽然他不见得会回答的多认真,但最起码也能探探口风。

    “替你那个朋友问?”

    闻言,裴伊月皱了下眉。

    “放心好了,傅里会对她负责的。”

    裴伊月拧着的眉心再次紧了紧,开口,声音沉了下来,“他不会是跟你说了吧?”

    “不然呢,你的朋友不也把这件事告诉你了吗?”白洛庭理所当然。

    “那不一样。”裴伊月突然一吼。

    白洛庭吓了一跳。

    “小妖毕竟是个女孩,傅里没有理清跟别的女人的关系已经很可恶了,他居然还把这样事拿出去到处说,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白洛庭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这么激动的说话,愕然过后又忍不住笑出声,“你冷静点,他没有到处说,他只跟我和阿杰说了。”

    “还有叶彦杰?”

    白洛庭话一顿,“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傅里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他跟你朋友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是我知道他真的找了她好久,他跟宋思瑶订婚只是形式,他只是想要更好的在北城落脚,我知道你听了这话一定会想说他自私,可是在利益面前,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吗?”

    白洛庭的话有些让裴伊月感到意外,然而她更加觉得,一个在利益面前自私到可以随便跟女人订婚的男人,真的值得蒙小妖托付一生吗?

    听不到她的回应,白洛庭又说:“你可不可以不要瞎想,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有些事外人是没办法插手去管。”

    “二少,洗好了。”

    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白洛庭的话。

    裴伊月愣了一下。

    “洗干净了吗?”白洛庭问。

    “我洗澡二少还怕洗不干净?”女人嗔笑,笑声带着柔软的娇腻。

    洗澡?大白天的洗澡干什么?

    裴伊月在这边疑惑不解,就听白洛庭又说,“过来,给我摸摸。”

    裴伊月一愣,拿下电话惊恐的看了一眼。

    摸摸?他要不要先把电话挂了再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