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他不在温柔的动作,蒙小妖有些心酸。

    好歹是两年不见,一见面却是这么“坦诚”,他就不能对她温柔点吗?

    看着她嘟起的嘴,傅里终究还是不忍心,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不由的松了松。

    蒙小妖动了动眼珠子,“我可以陪你吃饭,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要实话。”

    “好。”傅里想都没想直接答应。

    以前,他也是这样痛快的答应她所有要求,不知是她习惯了,还是他习惯了,两人都没对这样的痛快而感到任何不适。

    “你跟白家,还有军阀有关系吗?”

    这个问题问的傅里有些意外,他以为她会问关于宋思瑶的事,却没想到她关心的会是军阀。

    “为什么问这个?”

    蒙小妖头一扬,“你答应我会回答的。”

    看着她迫切的目光,傅里突然想到裴伊月说的话,‘她的离开也许是有她的迫不得已’,她真的是因为有了不得已的苦衷才离开的吗?

    想到这,傅里有些心软,“我跟白洛庭是朋友,仅此而已。”

    蒙小妖多怕他会说有关系,心底的紧张在听到他的回答后顿时松懈。

    想了想,她再次确认道:“你跟白家和军阀都没有关系,你确定?”

    她咬准了“白家和军阀”这几个字,而傅里也清楚的听出了她想问的关键。

    “我确定。”

    蒙小妖安心一笑,“那就好。”

    傅里本就疑惑,她这一笑,他就更想知道她到底隐瞒了什么。

    看着她泛着笑意的脸,他心头一梗,毫无遮挡的胸口更是因此起伏的明显。

    捏在她下颚上的手慢慢的滑向细弱的脖颈,想到昨晚她仰天长歌时的娇媚,他喉结一滚,勾住她的脖子,轻抚她的脸颊,“裴伊月说你当年离开是有苦衷的,她说的是真的对吗?”

    蒙小妖本来想问她为什么会跟他说这些,可是看着他眼中的款款涟漪,她的心早已不受控制。

    慌乱中,她低下视线,“过去的事不要再说了,不管怎么样,是我没有对我们的感情负责,你可以恨我,但是不要再去追问了。”

    “我的确应该恨你,可是我却做不到。”

    听着那温柔不再冷冽的话,蒙小妖的心开始砰砰直跳。

    她抬眸,撞进他的眼,再也舍不得避开。

    两年了,她多少次在梦里见这张脸,可是每当她醒过来,这张脸就不复存在。

    现在她看见了,不是梦里,而是现实当中,就让她贪婪一下,只要一下,只要这一刻。

    她小心翼翼的伸手,触向那两年来一碰就会破灭的温柔,温热的触感就跟她预知的一样,她慢慢的把整个掌心都覆在他的脸上,一声深叹,心头犯酸,红了眼眶。

    ……

    傅里的家是一个单层的公寓,不大,一个房间,一个书房,客厅和厨房是连着的,连着客厅还有一个可以走出去的阳台。

    蒙小妖站在阳台伸了个懒腰,突然手机响了。

    “在哪,不是说好今天找你的吗?”

    蒙小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嘿嘿嘿的笑了笑,“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在外面睡的,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去,要不你先一个人待会?”

    “你又喝多了?”听声音,裴大小姐这是生气了,“我说过你多少回了,你一个女孩小心点。”

    蒙小妖呵呵笑着,没说话。

    随便应付了几句,蒙小妖挂断电话,转身就见傅里推开阳台的门走了出来。

    “站在这干什么?”

    蒙小妖收好手机,“没什么,看看风景。”

    傅里轻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吃饭。”

    两人睁开眼睛已经是中午了,跳过早餐,这顿饭吃的还算丰盛。

    蒙小妖夹了块鱼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念叨:“两年不见你厨艺见长啊,以前你可只会煮面。”

    “一个人时间久了,会的东西就多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别具深意?

    蒙小妖盘腿坐在一个不大的凳子上,没个正形,她侧着眼角看了他一眼,“别跟我这话里带话的,谁知道你学做饭是不是为了勾引小姑娘。”

    傅里失笑,没作声。

    蒙小妖嘴里塞了口饭,含含糊糊的问:“你跟白洛庭怎么认识的?”

    傅里看了她一眼,见她像是闲聊,回答的也没太认真,“偶然认识的。”

    “偶然认识关系也能这么好?”蒙小妖不相信。

    傅里不回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关系好?”

    “切!”蒙小妖白眼一翻,懒得回答。

    她不说,傅里自己反应了一下,笑了。

    “我忘了,你跟裴伊月认识。”

    傅里从来不知道她这么喜欢吃鱼,就像她说的,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只会煮面,所以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她最爱吃的东西是什么。

    想到这,他心里不禁有些愧疚,对她的抱怨也随之少了些。

    “说说你吧,你跟裴伊月是怎么认识的,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应该会跟她成为朋友。”

    跟裴伊月的关系她不能全说,但可以说的仍旧还有很多。

    “我怎么就不能跟她成朋友了,我跟她认识的时候她还不是裴家大小姐呢,你对她了解什么呀,你最多就是从报纸新闻上看到她,可那些又不是她写出来的,什么温柔娴静,那都是那些记者编出来的。”

    这样的话傅里还真是头一次听说,他有点好奇,“就算那些记者再会编,也要根据他们看到的情况,实际上北城所有人见到的裴伊月都是记者写的那样,而你说的,你确定是同一个人?”

    蒙小妖眼一摆,“爱信不信。”

    一口鱼肉咽下,蒙小妖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

    “咳……”蒙小妖咳了一下,皱起眉,伸手指着自己的喉咙,呃呃呃的叫唤。

    傅里一怔,“卡着了?”

    蒙小妖哼唧着点头。

    傅里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温水,蒙小妖喝了几口,终于把嗓子里的鱼刺咽了下去。

    她大口喘着气,“我的妈呀,差一点就死了。”

    听着她夸张的话,傅里忍不住失笑,“哪那么容易死?”

    “死很容易的,两年前我就……”

    不经大脑的话说了一半,蒙小妖突然反应过来,看着傅里蹙起的眉,她话锋一转,拿起手里的杯子说:“这杯子这么可爱,不像是你用的。”

    她身上有秘密,这一点傅里已经肯定了,而且他也知道,她不想说的事即便他再怎么追问,她也是一句都不会说。

    可是她刚刚提到两年前,这不得不让他在意。

    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杯子,傅里心不在焉的说:“宋思瑶买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