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三竿,窗外湛蓝,阳光照在窗前白色大理石地面上,折射出刺眼的光。

    蒙小妖从被子里伸出手,敲了敲自己的头,脑袋上不蓝不紫的头发乱成一团。

    头疼的要命,可是这样的感觉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沉重的眼皮张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近的脸,她吓了一跳,赶紧闭上眼缓了缓。

    再次睁开眼睛,她慢慢的看清了这个人。

    精致的五官是那么熟悉,熟悉到令她心慌,她生生吞了口口水,捂着嘴,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混沌的大脑快速倒带,使劲儿的会像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她实在是喝的太多了!

    看着那袒露在外的肩膀,骨骼突出,棱角分明,令人忍不住遐想,蒙小妖脸红片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子掀开一点,凉飕飕的,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动了动身子,把自己挪向床的一边,伸出光洁的手臂抓起地上的衣服。

    回头看了一眼,像是怕吵醒那还没有睡醒的人,索性她一轱辘从床上翻到了床下。

    动作还算灵巧,虽然头昏脑涨的,但也不至于在地上摔出个坑。

    穿好衣服,她再次看了一眼床上还在睡着的人,虽然她不记得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也不要想起,就让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吧。

    这么想着,蒙小妖突然眼一闭,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上。

    她忘了,裴伊月把这家伙交给她来查了,现在这档子事一出,她以后还怎么大摇大摆的来查他?

    算了,先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提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蒙小妖踮着脚走到门前,正准备开门,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嘶哑的沉声。

    “又想偷跑?”

    呵呵,偷,这个词还真是符合她现在的形象。

    蒙小妖提着鞋,转过头,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呵呵,早啊!”

    傅里坐在床上,被子只盖到腹部以下,坚实的上半身除了明显的腹肌,就只有抓痕和咬痕……

    看着这么壮观的景象,蒙小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

    “要去哪?”

    傅里突然开口,把她吓了一跳,转过身,后退了了一步,“回,回家。”

    回个家却说的这么没有底气,蒙小妖心里恨自己没出息。

    傅里不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她。

    蒙小妖心里没底,舔了舔唇,逼着自己开口:“呃,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应该不需要我对你负责吧,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拜拜。”

    看着她提着鞋举起跟他挥动的手,傅里磨了磨牙,“我有说让你走吗?”

    蒙小妖一顿,就见傅里撩开被子,两个大步蹿了过来。

    那一丝不挂的身子差点让蒙小妖鼻血喷出来,她眼一闭,手臂却被猛地一扯。

    再次睁开眼,自己已经被那光溜溜的人压在了身下。

    佛曰:眼不见为净!

    蒙小妖抓过床上的被子把脸一遮。

    傅里磨牙,扯掉她挡在脸上的被子,愤恨的瞪着她,“怎么,敢做不敢当?我身上还有哪是你没看过的?”

    蒙小妖嘴角一抽,望进他的眼,慌乱的心突然冷了半截。

    曾几何时,他的眼在看着她的时候只有温暖和笑意,可是现在,那冷冰冰的感觉就像掉进了深潭里,让她浑身发寒。

    蒙小妖慢慢的垂下眼,不想再去接受他怒目的责罚,“对不起。”

    几不可闻的三个字,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两年前的决定,还是为了昨晚的荒唐?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对不起,而是解释。”傅里说话的声音很轻,就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想凶,但是又做不到。

    两年了,他疯狂的找了她两年,为的绝对不是一句“对不起”。

    蒙小妖深吸一口气,仍旧坚持自己,“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按在肩上的手慢慢收紧,蒙小妖疼的皱了下眉,却硬是抿着唇不吭声。

    “你也知道疼?”傅里讽刺的笑了一下。

    疼吗?她应该早就已经麻痹了才对,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感觉得到呢?

    看着他毫不和善的脸,蒙小妖慢慢凝聚了目光,才发现嘴角好像有些淤青,额头上也有个包。

    蒙小妖无意识的皱了下眉。

    他不是医生吗?他是上手术台还是上战场了?

    “这是被你弄的。”貌似感觉到她的疑惑,傅里开口,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股怨气。

    “我?”蒙小妖一愣。

    傅里缩着眸子,怨气加深,“你的包,凶器,被我扔了。”

    蒙小妖呆愣两秒,突然蹿起,惊叫:“你说什么?扔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包多少钱?限量的!”

    傅里没有动,始终压着她的身子,她咋呼,但却没有多少效果。

    她怒气横生,却眼见着傅里皱起的眉,小脸一皱,气势弱了弱,“你不会真扔了吧?很贵。”

    “嗯。”

    “……”蒙小妖生无可恋的身子一瘫,想死的心都有了,“你怎么不把我也扔了?”

    “想来着,没舍得。”

    这话……

    蒙小妖动了动眉心,再次看向他,“我昨天喝多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想解释什么,可是傅里好像并不打算吃这一套。

    “你也知道喝多了?”

    蒙小妖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我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我记得就够了。”

    蒙小妖沉默了一下,心想,我希望你也不记得。

    看了一眼他胸前疯狂过后的那些痕迹,蒙小妖心里默默祈祷这些不是她干的。

    可是想着想着,她又有些想笑。

    噗嗤一声,她到底还是没忍住。

    一声抽气声,蒙小妖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敛起笑意,“那个,我能走了吗?”

    “不能。”傅里脸色阴沉,语气更是冷的吓人。

    蒙小妖此刻就跟瞎了似的,完全看不见他脸上的阴沉,皱眉问:“为什么?”

    “因为我要知道你当年离开的原因。”

    她当年离开的原因,当年都没说,又怎么会现在跟他说?

    她撇开视线,不在意的说:“想离开自然就离开了,没有任何原因。”

    傅里也猜到她不会这么轻易告诉他当年的事,他换了个要求,“陪我吃饭。”

    “不要。”蒙小妖一时赌气。

    吃饭是威胁她的条件吗?

    她为什么要跟一个威胁她的人吃饭?

    傅里扣住她的下颚,把她的脸转向自己,“你以为你现在还可以跟我说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