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手有脚的,我能把他藏哪?”

    白洛庭看似不在意,但实际却因为白洛言之前的话而沉思,他没有藏那个记者,可是他卖了古宸,想必是因为害怕所以自己藏起来了。

    “你说这事都已经曝光了,那姓古的还找他干什么,难道还想让他帮忙澄清,说那些事都不是他干的?”

    “谁管他。”白洛庭不屑一嗤。

    叶彦杰耸了耸肩,见他不在意,他也不在纠结。

    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电话,叶彦杰坏笑,“等你媳妇电话?”

    “她要是哪天能主动给我打电话,估计是天塌了。”

    话刚说完,手机突然响了。

    “说。”白洛庭接起电话。

    “知道了。”

    挂断电话,白洛庭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诶,你去哪啊?”叶彦杰一愣。

    白洛庭没理他,叶彦杰扑腾着站起,赶紧跟上。……

    世茂饭店,还是同一个包厢,还是原来的那些人。

    同样的配方,却不是同样的味道,原因于,多了个白洛庭。

    白洛庭坐在桌前,翘着二郎腿,桌上的手机一遍一遍的播放着她们上午说过的话。

    以刘潇潇为首的几个女人瑟瑟缩缩的站在对面,不敢坐,也不敢出声。

    叶彦杰跟过来看热闹,本是弄不清状况,在听完录音之后他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对裴伊月的做法倒是挺意外的,看着温温柔柔的,居然会背后使坏打击报复。

    白洛庭伸手在手机上一按,不断重复的录音瞬间安静。

    “听也听了这么多遍了,这些话是你们说的没错吧?”

    如果说白洛庭深笑时是不怀好意,那么他不笑的时候才是雷霆万钧,阴鸷的眸,冰封的脸,叶彦杰倒是习惯了,可是他面前的那些女人却是第一次知道白二爷还有这样一副面孔。

    见她们都不说话,叶彦杰在旁边插嘴道:“老白,好歹是女人,温柔点,你看你都把她们吓成什么样了?”

    这话听起来是求情,可是他叶彦杰压根就不是善良的人,况且这群女人得罪的还是裴伊月,他怎么可能真心帮她们说话?

    白洛庭了解他,没作声,随后叶彦杰朝着身后的人招了下手。

    “叶少。”身后的黑衣男上前。

    “去,把她们家里人都找来,跟他们说,他们家的宝贝千金得罪了白二爷的未婚妻,现在白二爷发火了,让他们自己过来处理。”

    “是。”

    黑衣男走后,叶彦杰叫来服务员,点了些吃的,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细嚼慢咽。

    听闻了自己家的女儿得罪了白洛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几家人纷纷赶来,有的人进门先求情,有的人进门先训斥自己的女儿,白洛庭对此充耳不闻。

    刘文旭走进,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刘潇潇,“怎么回事?”

    “哥!”看到刘文旭,刘潇潇差点哭出来。

    “白洛庭,你又在搞什么鬼?”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脸委屈,刘文旭有些恼。

    白洛庭没有单独回答刘文旭的话,他放下手里的高脚杯,抬头看了一眼那些闹哄哄的人,“既然人齐了,开始吧!”

    一瞬间的安静,每个人都茫然的看着白洛庭。

    “你们今天说过的话,现在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说错一个字,我就剁你们一根手指,机会难得,谁先来?”白洛庭慢悠悠的语气听不出一点威胁,就好像闲聊,可是那话里,却满满都是血腥。

    刘文旭脸色一变,“白洛庭,你是不是疯了?”

    白洛庭平时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清楚,可是他们两家住在一个大院,算是世交,他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到刘文旭的叫嚷,白洛庭抬起头,目光淡淡,“你在说我疯了之前,想不想先听听你妹妹说了什么?”

    刘文旭拧起眉,回头看了一眼垂着头瑟瑟发抖的刘潇潇。

    白洛庭视线轻移,看向刘潇潇,“你是第一个开口的,说吧。”

    刘潇潇苍白的脸上全都是眼泪,她看着白洛庭摇了摇头,“庭哥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上次我饶你一次,可是你不长记性。”

    “庭哥哥……”

    白洛庭眸一缩,冷喝:“我让你说。”

    刘潇潇吓的一抖,在他的怒视之下,她颤颤巍巍开口……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裴家大小姐,你们不是说没机会认识吗,今天叫出来给你们认识认识。”

    “错。”白洛庭冷冷一声。

    刘潇潇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眼泪唰的流了下来,“庭哥哥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下一个。”白洛庭撇开视线,声音淡到极致。

    一个接着一个的颤音出口,听着白洛庭满口错错错,到最后,这里已经是哭声一片。

    所有人都说完了,白洛庭抬眸看向这里面唯一一个没有说错的女人,“你没错,不用剁手指。”

    听着这话,何文慧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开心,因为她说的那句话是:“当"biao zi"还要立牌坊,不要脸。”

    叶彦杰两只脚翘在桌面上晃荡着,他玩味十足的勾着嘴角,看了白洛庭一眼,“我听说西街那边新开了个场子,生意好的不得了,那里的小姐一天晚上最多的能赚几万块呢。”

    白洛庭眉梢一挑,“那就送去吧,也好教教她什么才是真正的"biao zi"。”

    闻言,何文慧的母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几乎是爬着来到白洛庭面前,“白二爷我求求你,放了我女儿吧,她还年轻,这样等于毁了她呀。”

    白洛庭眼角一垂,淡淡的睨了何文慧的母亲一眼,“我在帮你教育女儿,你难道不应该谢谢我?”

    白洛庭想要杀一儆百,叶彦杰一向配合,招了招手,身后的那些黑衣人连拉带拽的把何文慧带了出去。

    看到了何文慧的下场,剩下的那些人更慌了。

    刘文旭皱着眉,狠狠的瞪着刘潇潇,现在整个北城都知道裴伊月跟白洛庭的关系,她居然还不知死活的去招惹她,现在惹恼了白洛庭,他就是想求请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看向白洛庭,缓了缓之前强硬的口气,“白二少,潇潇好歹跟你是一个大院长大的,你多少看在爷爷的份上不要做的这么绝。”

    白洛庭不近人情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听着刘文旭的话,叶彦杰摇头轻嗤,像是在嘲笑他的愚昧。

    “我说了,机会我给过,看的就是一个院儿的份上,我白洛庭的面子向来只卖一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