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言的房间,裴伊月被桌上一摞摞整齐的资料吸引去了目光,他的房间跟白洛庭的房间格局差不多,只是他的书架比白洛庭房间里的大,而且上面摆的不是玩具,全都是一些军事方面的书。

    感觉着身后的那抹视线,裴伊月有些头疼。

    她好不容易来这一趟,难道要空手而归?那她岂不是白被白洛庭占便宜了?

    “白大哥,我渴了,有果汁吗?”裴伊月转过身,看着白洛言,一张笑脸无可挑剔。

    白洛庭嘴角始终有抹淡淡的笑意,他点了下头,“我去给你倒果汁,你自己慢慢参观。”

    白洛言前脚离开,裴伊月笑意一敛,跑过去关起门,随后回在桌前去翻桌上的资料。

    这些资料的内容很普通,虽然有些是提及她的,但这并不是她今天来的目的。

    整理好桌上的资料,裴伊月看了一眼脚边的抽屉,拽了一下,发现是上了锁的。

    她摸下头上的一根发卡,刚插进锁眼,门突然开了。

    白洛庭皱眉在房间里看了一圈,最后却在桌子下面发现了裴伊月衣角,他走过去,居高看着坐在地上的裴伊月,“你躲在这干什么?我大哥让你坐地上的?”

    你以为你大哥是你啊?裴伊月腹诽。

    她低下头,抓着自己的脚腕,“刚刚好像把脚扭了。”

    白洛庭轻嗤了一声,“活该,谁让你跑的,我还能吃了你?”

    裴伊月低着头,翻了个白眼。

    白洛庭嘴上念叨着,身子却蹲了下来,他推开裴伊月按在脚踝上的手,轻轻捏了捏,“很疼吗?”

    裴伊月点头。

    一声轻叹,白洛庭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裴伊月一怔,想让他把自己放下,又害怕露馅。

    白洛庭抱着她往外走,遇上白洛言端着果汁回来,白洛言看了一眼被抱着的裴伊月,蹙了下眉,“怎么了?”

    “小月扭到脚了,我带她去医院。”

    白洛庭脚步很急,没有留给他多余的关系机会,白洛言走回房间,把果汁放在桌上,正准备走去窗边,脚步蓦地顿了一下。

    桌上的资料被人动过,虽然摆的很整齐,但是他夹在文件中的一张便条却掉在了地上。

    捡起便条,白洛言轻蹙的眉淡淡一缓,“这么多年了,好奇心还是那么重。”

    ……

    白洛庭来医院找傅里,可巧的是傅里今天刚好不在。

    听说是扭伤脚,一个年轻的男医生在裴伊月的脚上左捏捏右按按,怎么看都不像是扭到。

    裴伊月看出来他怀疑,所以故意叫的很大声。

    “疼!”

    裴伊月百无聊赖的叫唤着,谁知,白洛庭突然在人家医生坐的凳子上踹了一脚,凳子是带轮子的,被他这么一踹直接滑了出去,年轻大夫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你特么到底会不会看?一直捏捏捏的,捏什么捏,听不见她喊疼吗?”

    他白洛庭是何等人物,整个北城,上到八十老太,下到两岁小孩全都认识他,年轻医生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委屈又不敢说出来。

    他从地上爬起,不太敢跟白洛庭对视,“这位小姐的脚伤得不重,没有伤到筋骨,贴两贴膏药应该就没事了。”

    “贴膏药我用上医院来吗?你到底会不会包?”

    白洛庭的吼声越大,年轻医生就把头垂的越低。

    裴伊月有些看不过去,“喂,你那么凶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得罪医生受罪的是病人吗?”

    “他敢?”白洛庭眼一瞪。

    年轻医生赶紧摇头,“不敢不敢。”

    裴伊月嘴角横抽。

    这傻医生,没救了!

    回到家,裴伊月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脚,明明没受伤,却包的跟个粽子似的,想想还真是可笑。

    想着想着,她居然真的笑出声。

    周嫂推门走进,手里拿着两个冰袋,这是白洛庭临走前嘱咐她拿上来给裴伊月敷脚的。

    很少见到她笑,此刻看她笑的这么开心,周嫂眯起眼睛笑了笑说:“难得大小姐心情这么好,看来这白家二少也没传言中那么坏。”

    她心情好,怎么还跟白洛庭的人品扯上关系了?

    裴伊月敛了敛笑意,嘴角却始终勾着一抹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弧度,“周嫂,你不会是被白洛庭收买了吧?”

    周嫂哧笑,“哪能啊,我是觉得他有本事,小姐回家一年多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笑成这样。”

    裴伊月扁了扁嘴,“我那是笑他傻。”

    “傻也好笨也好,总之能让小姐高兴,就值得。先生最近总是抱怨您跟白家二少爷的事,可是依我看,先生是瞎操心。”

    周嫂拿着冰袋走近,正准备给裴伊月敷脚,裴伊月突然脚一勾,随手扯下了缠着的绷带。

    周嫂一怔,“大小姐您……”

    扯掉绷带,裴伊月动了动脚踝,“我的脚没事,您看,哪像扭伤了?我骗他的,谁知他真信了,你说他傻不傻?”

    周嫂看着她来回扭动的脚愣了一下,随后笑出声,“关心则乱,这说明白二少对你上心,不然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脚是好的?”

    关心?

    他有什么好关心的?

    关心一个他一时心血来潮,强迫来的未婚妻?

    裴伊月心里不屑,但嘴上又不能说出来。

    “对了周嫂,今天的事就别跟我爸妈说了,不然的话……”

    “我知道。”周嫂打断她,心疼的叹了口气,“先生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他也是关心你。”

    裴伊月垂眸笑着,没说话。

    周嫂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有些尴尬,“既然小姐没事,那我就先出去了。”

    看着周嫂出门,裴伊月身子一瘫,看了一眼一旁的纱布,她再次想起周嫂的话。

    “关心……流氓的关心谁稀罕!”

    ——

    白洛庭回到酒店,就见叶彦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了个哈欠。

    “我说你这几天都忙活什么呢,新闻不断,就是见不着你人影。”叶彦杰抻了个懒腰,没有从沙发上起来。

    白洛庭脱去外套,往沙发上一靠,长腿翘起,搭在茶几上,“我能忙什么,瞎忙呗。”

    “瞎忙?瞎忙都能忙出个媳妇来,你行啊!”

    白洛庭侧着眼角看了他一眼,“怎么,羡慕?”

    叶彦杰嗤了一声,“我羡慕什么,我对裴家大小姐又不感兴趣,不过我倒是好奇,她怎么就被你拿下了?”

    他好奇,但白洛庭却不想说,因为这过程要是说起来有点曲折。

    见惯了他总是自己偷着乐的样子,叶彦杰也懒得多问,“对了,听说古宸正在满世界的找那个记者,你把他藏哪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