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4 所有的第一次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4 所有的第一次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新政厅前前后后围满了记者,行政人员最怕的就是闹出绯闻,这件事一出,顿时轰动了整个北城。

    古宸从办公厅走出被记者围住,七嘴八舌在他周围问个不停……

    “古宸先生,请问昨天的新闻是真的吗,真的是你买通了记者发出那样的照片吗?”

    “古先生,出了这样的新闻,想必对新政的形象有很大影响,你怎么解释这件事呢?”

    “古宸先生喜欢的人是裴伊月吗?”

    “您未婚妻知道这件事吗,假设你喜欢的人是裴伊月,为什么当初跟你订婚的人会是裴家二小姐,难道真的像传言说的,裴伊月才是跟你有婚约的人吗?”

    前面的路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黄安带着几个保安一个劲的拦着,可古宸脚下仍是一步都走不了。

    古博远和几个政委要员正好走出,看到这一幕,古博远脸上有些难堪。

    走在他身边的人是新政厅厅长梁伟,为人处世相当严谨,看到乱哄哄的一片,他不由的皱起眉。

    “不好意思梁厅长,古宸的事给政厅惹麻烦了。”

    梁伟叹了口气,“古宸是个人才,我希望他不要因为一点私事影响了自己的前途,昨天的新闻我看了,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希望你们尽快处理好这件事,这是新政厅,不是菜市场,在他处理好这件事之前,让他放个假吧!”

    古博远在政治场上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对于梁伟的话不可能听不出来,他说的好听是让古宸放假,说难听了就是处理不好这件事就不用他来了。

    新政在华夏国本就立足不稳,这么多年每个从事新政的人员都是小心对待,尽量不出任何纰漏,人员选拔也都是挑选背景干净透明的人,也正因为新政厅很少出事,所以古宸的事一出,才会有这么大的回响。

    好不容易摆脱了记者,古宸刚坐进车里,就接到了古博远的电话。

    “爸。”

    古博远声音有些不善,“下午你不用再去办公室了,手里的工作暂时跟黄安交代一下,有人会去接手,给你几天时间把你的事处理好,不然的话你怕是这辈子都不用再去了。”

    听着古博远的话,古宸淡漠的脸上没有多少反应,“知道了。”

    挂断电话,古宸看向开车的黄安,“我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还没有,不过要是真的像您说的那个记者是白洛庭指使的,恐怕他现在已经不在北城了。”

    ——

    车子绕过层层山道来到山腰的一栋别墅,青铜色的大门紧闭的合着,白洛庭按了几下喇叭,没过一会大门缓缓的开了。

    “这是哪?”

    白洛庭看了一眼身侧的人,笑了一下,“昨天晚上不是有人想见她未来的公公婆婆吗,我这个做未婚夫的当然要满足未婚妻的愿望。”

    这里是白家,这是裴伊月第一个反应,随后她眼一横,“别左一个未婚夫右一个未婚妻的,我们还没订婚呢。”

    白洛庭停好车,解开安全带,突然伸手勾住她的脑后,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变的暧昧,“怎么,等不及了?如果你着急,我们可以提前,或者直接跳过订婚,结婚也行。”

    裴伊月看着他,突然觉得跟这样的人生气实在是浪费精力,“白洛庭,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明知道订婚是假的,你怎么可以装的这么认真?”

    “谁跟你说订婚是假的?”

    裴伊月抖了下眉心,“你什么意思?”

    见她问的这么认真,白洛庭也略微严肃的回答,“你觉得爷爷送到你家去的聘礼都是假的?”

    裴伊月听不懂他的话,皱起的眉心没有得到丝毫缓解。

    白洛庭勾起嘴角,坏笑道:“聘礼都是真的,你觉得孙媳妇会是假的?”

    裴伊月呼吸一凝,白洛庭却突然笑了一下,“你还真是天真,既然你爷爷答应了我们订婚,你觉得还会轻易让你悔婚?他是多重面子的一个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从见到白洛庭的第一面开始,裴伊月就没有轻视过他,一直以来她虽不是整件事的主导,但她也没想过这一切会无声无息的偏离到她无法控制的局面。

    如果她的身份只是黛,那么她可以不故意任何人,订婚,悔婚,她随意而为,可是她现在的身份是裴伊月,并且这一辈子都将是裴伊月,她不能毫不顾忌。

    见她不说话,白洛庭又说:“现在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你同意订婚,我就带你进去,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裴伊月垂着眼睫,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纠结。

    看着她淡淡的神情,白洛庭不得不承认她的心理素质很好,此刻的她心里应该很乱,可是她却表现的这么平静。

    想到这,不禁让他想到昨天晚上在酒店门前偷袭她的那个人,如果不是看了那段监控录像,他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直到现在她都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真不知道到底是该说她胆大,还是心宽。

    白洛庭给出的两个选择对裴伊月来说根本没有选择的必要,因为不论如何她都必须进到白家,进去就代表答应跟他订婚,可就算她不进去,就像他说的,裴宗会同意她悔婚吗?

    “我跟你进去。”

    “为什么?”

    突然被反问,裴伊月看了他一眼,“不为什么,就是觉得录音的事还没解决,现在甩了你我有点亏。”

    闻言,白洛庭笑了,“就为了这点小事把自己卖给我,你就不怕自己会后悔?”

    “后悔,现在就已经后悔了。”

    裴伊月说的认真,白洛庭却无视她的认真。

    动了一下微勾的唇,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晚了。”

    手上突然用力,拉近她,吻住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齿,在她口中作乱。

    看着他眼中的痴迷,裴伊月眼一闭,视死如归的模样惹的白洛庭更加激烈。

    裴伊月被他勾着脖子,整个人倾斜的太厉害,几乎没了重心,身子朝前一栽,下意识伸手扶住眼前仅能支撑自己的肩膀。

    离开她的唇,裴伊月喘息声重了几分,看着她红肿的唇,白洛庭使坏的勾了下嘴角,“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裴伊月一怔,看他。

    白洛庭舔着唇,丝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该不会是那次在订婚宴上吧?”

    裴伊月嘴角一抽。

    白洛庭呵呵一笑,“真的是在订婚宴上?”

    裴伊月眼一瞪,恼道:“不是。”

    “啧啧,都恼羞成怒了还说不是?”

    白洛庭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拇指轻抚他刚刚亲吻过的唇,轻挑的目光变的深邃。

    “希望你往后所有的第一次,都属于我。”

    ------题外话------

    推荐文文:《末世尸王暖宠妻》天才宝宝

    尹薏苡是个骗子,在末世中挣扎求生的骗子。

    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碰到点事情,正常,很正常。

    但是这个黏着她不放当储备粮的丧尸城主也未免太不符合常理了吧?变异了就算了,要吃你就吃,要吃不吃是什么意思?!

    耍着她好玩吗?

    而且大哥你是丧尸!又不是人!

    每天抱着她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尹薏苡很烦躁。

    但是烦躁着烦躁着,发现这个丧尸似乎有点不太寻常?为什么她受欺负的时候,这人是第一个冲出来的?难不成被当做储备粮,丧尸还有护食的功能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