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讽听多了也腻人,裴伊月看向身旁不说话只看热闹的白洛莹,闲聊似的问:“听说你二哥脾气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白洛莹被她问的愣了一下,“呃,还好。”

    闻言,裴伊月笑了笑,眼中却明显的闪过一抹不和谐的流光。

    “那可能是我不够了解他吧,你是他妹妹,你应该比我了解他,不知道刚刚她们说的那些话要是被你二哥听见,他会是什么反应?”

    白洛莹轻轻蹙了下眉,突然觉得她脸上的笑意有些不寻常,“可能……会不高兴。”

    “哦?那如果他不高兴会怎样?”

    裴伊月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白洛莹看了刘潇潇一眼,而后弯起嘴角朝着裴伊月笑了笑,“小月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裴伊月眉眼一弯,敛回视线,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我这人记性不太好,出门总有个习惯,总喜欢把手机录音打开,刚刚你们说的那些话……”

    裴伊月说了一半,手却按下了手机录音的播放键……

    听着她们自己说过的话,几个人的脸色都隐隐泛着青色。

    刘潇潇不可思议的看着裴伊月,她怎么都想不到她居然会做这样的事。

    手机铃声打断了录音,裴伊月看了一眼号码,接起。

    “喂,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说话间,裴伊月抬眸看向刘潇潇。

    “你在哪?”白洛庭问。

    “世茂饭店。”

    “等我十分钟。”

    “好。”

    挂断电话,裴伊月缓缓站起,“抱歉各位,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们吃饭了,你们慢慢吃。”

    转身离开,裴伊月在包厢门前又停了下来。

    她回头看向白洛莹,脸上的笑意消之殆尽,“我不喜欢人多嘴杂,往后再有这样的聚会请不要找我。”

    看着裴伊月走出去,刘潇潇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凳子上。

    白洛莹冷冷站起,“你让我帮你的我都帮了,剩下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见她要走,刘潇潇突然站起,“白洛莹你站住,你该不会是想扔下我不管吧?”

    白白洛莹头不回,邪恶的勾起嘴角,“管?我怕我没这个能力,别忘了,是你说的,出了事你自己扛。”

    ……

    酒店楼下,熟悉的黑色车唦的一声停在裴伊月面前,车似乎还没停稳,白洛庭就从车里走了出来。

    裴伊月打开车门直接坐进车里,白洛庭脚步一顿,愣了一下。

    走回驾驶室,白洛庭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高兴。”

    “问你妹。”

    白洛庭一愣,“我又没惹你,你骂我干什么?”

    裴伊月皱了下眉,看向他,“我让你问你妹妹白洛莹。”

    话刚说完,就见白洛莹从酒店走了出来。

    白洛庭顿了一下,转身下车。

    若是以前,发生这样的事裴伊月根本懒得理会,可是现在既然有人愿意给她出头,不用白不用,反正又不花钱,而且杀鸡儆猴,她可没时间应付她们。

    她坐在车里看着,没一会就见白洛庭走了回来。

    “把录音发给我。”

    裴伊月拿着手机,一边传着录音,一边问:“你妹妹都说什么了?”

    他能开口要录音就意味着白洛莹并没有隐瞒刚刚的事,她跟刘潇潇合起伙来演这么一出,现在一转身又把她们给出卖了,她倒是会做好人。

    白洛庭没说话,但是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有了主意。

    裴伊月没想过惹事,但事情总会找到她身上,她不出手对付并不代表她可以容忍,借刀杀人,即省事又省力,她求之不得。

    没过一会,就听道白洛庭手机接收到消息的声音。

    “好了。”裴伊月收起手机。

    白洛庭没有第一时间去听录音,而是看向裴伊月,“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开车回家?”

    “我心情不好,走回家的。”

    她本来是想开车回家的,可是齐心出现之后她就改变主意去了蒙小妖那,他要是开走了他的车,第二天他去裴家找,那不是出大事了?

    见她说谎连眼睛都不眨,白洛庭被她气笑了,“走回家?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家离酒店有多远?你别跟我说你穿着睡衣在大街上走了一夜!”

    “也没有很远啊,我脚程快。”

    看她这样,白洛庭也知道她是不打算说实话了,不过看到她没事,他也不想去逼她说什么。

    “你昨天晚上就把我的车那样仍在酒店楼下,你就不怕我车被偷了?”

    裴伊月嗤了一声,“这北城有谁嫌自己命长,敢动你白二爷的车?”

    这话说的好像也对。

    白洛庭不死心,明明看到了视频录像,他却什么都问不出来,这种感觉简直快把他憋疯了。

    “我的车门上怎么会有个洞,你怎么虐待我的车了?”

    洞?

    裴伊月奇怪的看向他。

    该死,一定昨天晚上齐心的那一枪!

    舔了一下唇,裴伊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呃,可能,可能是我不小心撞到哪了。”

    这谎话编的,白洛庭差点就信了。

    “我倒是好奇你撞到哪能撞成这样?”

    白洛庭说的那个洞裴伊月没看见,但是用想的也知道,一个气枪打出来的子弹能有多大力道,什么洞,明明只是小小的凹陷。

    裴伊月不耐烦,“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矫情,那个洞应该还没有指甲大吧,大不了我赔你。”

    闻言,白洛庭勾唇一笑,“陪是当然要陪的,不过不是用钱赔,而是用人陪。”

    配上他那张笑脸,裴伊月实在没办法把他的话当成一句好话来听,磨牙霍霍,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流氓!”

    狭长的眸微微眯起,白洛庭凑近她,“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喜欢,不过你恐怕还没见识过什么叫真正的流氓。”

    话落,脚下油门一踩。

    裴伊月因为惯性身子猛地朝前一倾,身前却多出一只手把她拦了回去。

    “笨蛋,系安全带。”

    裴伊月是要系安全带,可是低头看了一眼横在胸前的手,她整张脸都黑了……

    这算什么?

    被流氓袭了胸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