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2 消失的十分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2 消失的十分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身黑衣的人像是有意让裴伊月跟上,裴伊月穿着睡衣,拳脚不便,却仍是跟她斗了几个回合。

    蓦地,裴伊月一把抓住黑衣人挥来的拳,厉眸一缩,桎梏住那人,“你是什么人?”

    一声轻哼,是个女人的声音。

    裴伊月皱眉,松开她的手,“齐心?”

    黑衣人紧握的拳一松,摘掉面罩,勾唇笑了一下,“不愧是黛,这都能认出我。”

    “你来这干什么?”

    齐心一脸狐媚,尖尖的下颚配上一双丹凤眼,勾人的唇更是能挑动无数男人的心,她拿出腰间的气枪在手里把玩,不在意的说:“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k交代的事你这么久都没做好,我当然是来替你接手的。”

    裴伊月深眸一紧,一脸威色,“我警告你,别插手我的事。”

    齐心白眼一翻,不屑的笑了一下,“你的事?怎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喜欢上自己的猎物了?”

    “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呵呵,生气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

    齐心转身绕过她,大摇大摆的走在她身侧,“我听说你要跟白洛庭订婚了,你还真是为了任务不择手段,只是不知道你的这个订婚对象要是知道你接近他是为了杀他,他会是什么反应?”

    威胁的话听多了,裴伊月反倒不气了,她嘴角一扯,看向齐心,“先不说他是不是k要找的人,就算是,在他死之前我也不会让他知道我要杀他,不过你要是想给我捣乱,我倒不介意先解决了你。”

    闻言,齐心得意的脸瞬间一僵,厌恶的皱起眉,“你别得意的太早,迟早有一天我会取代你的位子,你订婚的消息我知道,k也一定知道,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没有联系过你吧,在他心里你不过是个可以利用的棋子,你跟谁订婚他根本不在乎。”

    裴伊月倏然转身,动作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她一把扣住齐心的脖子,脸上不再有一丝仁慈,“我说过,我的事轮不到你管,说够了你就可以滚了,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不然的话,我一定亲手掐断你的脖子。”

    ……

    第二天中午,白洛庭从酒店出来,发现他的车停在这,他走过去看了一眼,的确是他的车没错。

    他记得昨天晚上是裴伊月送他回来的,她没有把车开走,她是怎么回家的?又是靠那两条腿?

    拽了一下车门,车门没锁,钥匙就这样仍在驾驶室的座椅上。

    白洛庭嘴角一抽。

    敢情他的车不是花钱买的?

    车门一甩,白洛庭眼眸一缩。

    车门上把手附近,一个豆粒大的凹陷,他这人一向对车的要求很高,这么明显的瑕疵他不可能今天才看见。

    伸手摸了一下,大约三毫米的深陷,平整圆滑,像是被什么有力的东西打出来的,他想了一下,脑海里快速过滤出附和凹陷大小的所有东西。

    眉心一颤,他突然有些不安。

    叫来酒店经理,看了昨天晚上酒店门前的录像,凌晨两点四十分,裴伊月从酒店出来,她打开车门,然后那倏然收手和回头的动作不禁让白洛庭眉心一紧。

    摄像头照出来的人不是很清楚,但白洛庭还是清楚的看见了躲在裴伊月身后的那个人。

    见裴伊月转身追了过去,白洛庭一怔,“换别的摄像头。”

    酒店里里外外一共几十个摄像头,可就在裴伊月跑开的那一瞬,所有的摄像头里面再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有摄像头的地方就会有死角,但是对一个不熟悉这里的人来说,避开所有摄像头根本不是不可能的。

    十几分钟后,酒店门前再次出现了裴伊月的身影,她站在车前犹豫了一会,最后打开车门把车钥匙往里一丢,转身走了。

    不知道裴伊月消失的那十几分钟发生了什么,白洛庭不安的皱眉。

    走出监控室,他回到车前,在车的附近捡起一颗银色的塑胶枪的子弹,大小刚好跟他车门上的凹陷一样。

    如果说这颗子弹对准的人是裴伊月,即便它不是真的枪,其中威胁的意味也很明显,上次是车祸,这次是威胁,这个女人,她到底得罪谁了?……

    世茂饭店,裴伊月走进包厢,迎来的无数目光的打量。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眼前这一桌子的女人,怕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小月姐,你来了?”白洛莹起身,脸上的笑容乖巧依旧。

    裴伊月一大早就接到她的电话,说中午要请她吃饭,料想到会是一场鸿门宴,但她还是想来看看。

    裴伊月微微一笑,点了下头,“你说请我吃饭,没想到这么多人。”

    在座的除了刘潇潇和白洛莹她认识,其他的都是生面孔,但是能跟这两个千金小姐坐在一张桌上吃饭,也一定不止是路人这么简单。

    白洛莹挪开身旁的空位,裴伊月走过去坐了下来。

    刘潇潇站起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裴家大小姐,你们不是说没机会认识吗,今天叫出来给你们认识认识。”

    看着那起身张罗的人,裴伊月心里冷笑。

    坐在刘潇潇身旁的一个女人轻声笑了一下,“裴家大小姐嘛,整个北城有谁不认识,潇潇,你应该说让人家裴大小姐来认识认识我们,而不是让我们认识她。”

    “就是就是,裴大小姐回到北城一年,这新闻头条上就没见过咱们的影子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听着几个人的帮腔,刘潇潇嘴角的笑意加深,“你们别这么说嘛,这上新闻也不都是好事,你瞧瞧最近,裴大小姐也是备受压力呢,跟自己的妹夫不清不楚也就算了,如今跟白二少又扯上了关系,真是了不起。”

    裴伊月一言不发,嘴角始终挑着一抹温和的笑,就如传言中的一样,温柔无争。

    在坐的这些人全都身份不凡,大小宴会上都有跟裴伊月碰面的机会,可让她们不爽的是,同样出身世家名门,而她们却只能做她的陪衬,不论任何场合大家的视线都只会在她身上,而她们,仿佛是可有可无。

    “昨天的报道你们看了吗,那篇关于古宸的。”

    说到这件事,有人又把矛头指向裴伊月,“裴小姐,古宸是你妹妹的未婚夫,现在出了这样的新闻,你应该很为难吧?”

    这些人说话也算是客套,虽然是嘲讽但却没有说的那么露骨,裴伊月淡淡一笑,“事情又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为难?”

    这时,不知从谁的嘴里传出一声冷嗤。

    裴伊月寻着声音看向那人,就见她白眼一翻,瞪了她一眼,“当"biao zi"还要立牌坊,不要脸。”

    刘潇潇抿着嘴,嘴角的笑意忍不住的外露,“哎呀,话也别说的这么难听,人家裴小姐就是长了一张勾人的脸,不服气的话你倒是也在脸上下下功夫啊,况且,说不定古宸那件事是某人为了自己的清白故意胡说的,这谁说的准呢!”

    ------题外话------

    一群小婊砸,要不要收拾一下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