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1 到底是什么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1 到底是什么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遇上一个无赖,裴伊月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怎么着?

    白洛庭坐在车里看着裴家大门,看到缩着身子跑出来的人,他勾唇一笑,伸手帮她打开车门。

    裴伊月坐进车里,砰的一声甩上车门,“白洛庭,你发什么……”

    火热的唇瓣袭上她的两片微凉,堵住了她口中的话,白洛庭单手勾着她的脖子,不顾她的挣扎加深这个并不和谐的吻。

    裴伊月挣不过他,索性张嘴一口咬了下去。

    白洛庭吃疼,闷哼一声,手一松,让她得了自由。

    “白洛庭你有病啊!”裴伊月怒吼。

    白洛庭呵呵一笑,抹了一下嘴角被咬出的血,仰着身子靠在了身后的驾驶椅上。

    裴伊月皱了下眉,“你喝酒了?”

    白洛庭没有回答,而是稍稍转头看着她,“跟我未婚妻确定关系的第一天,难到不应该接个吻庆祝一下?”

    “大半夜的你把我叫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白洛庭眯着眼摇了摇头,“不,不是说,是做。”

    裴伊月气的磨牙,转身去开车门,却被白洛庭一把抓住了手腕。

    “陪我待一会,我保证什么都不会对你做。”

    裴伊月瞪着他犹豫了一下,手一甩,正了正身子重新关上车门,“你脸皮一直这么厚吗?上午算计了我,现在居然还敢上门找我?”

    算计?白洛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说什么。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裴伊月也没想过找他讨说法,她叹了口气,“算了,反正已经这样了,订婚的事先这么着吧。”

    闻言,白洛庭忍不住笑了几声。

    “笑个屁。”裴伊月横了他一眼。

    白洛庭敛了敛笑意,目光始终没有从她温怒的脸上挪开,“裴伊月,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样子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关于小时候的事,裴伊月几乎是一点都不记得,可是连裴俊海都说她小时候去过白家,想必他也不会为了白洛庭而骗她。

    “今天我听我二叔说了小时候的事,他说是你把我捡回去的。”

    看着白洛庭突然凑近的脸,裴伊月眉一皱,险些一拳招呼过去。

    她瞪着他,咬了咬牙,“你能不能坐好?”

    白洛庭勾起嘴角,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的确是当初被我捡到的那只,不过,我有点后悔把你送你回来。”

    他的确后悔,如果不是他把她送回来,她就不会有机会丢第二次。

    裴伊月没有深想他话里的意思,只觉得他把脸凑的这么近有些烦人,推了他一把,白洛庭倒也没继续赖着。

    他继续靠着椅背,笑了笑说:“早知道你现在这么难搞,当初我就应该把你留在白家做个童养媳之类的,省的我费这么大劲。”

    听着这不着调的话,裴伊月瞪了他一眼,“你白二爷想要童养媳,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干嘛非找我?”

    “因为我只捡过你。”

    裴伊月嘴角一抽,“那我还真是倒霉。”

    白洛庭看着她,淡淡的弯着嘴角,没说话。

    倒霉吗?

    他倒是觉得幸运。

    狭小的空间里一瞬间陷入沉寂,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动了动眸子,“我,去过你家吗?”

    “你指的哪个家?”

    按理说大院她去了,酒店她也去了,应该算是去过他家吧!

    裴伊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白洛庭点了点头,“哦,你说山腰那里?怎么,想去?”

    她的确是想去,可是她却不能如实说。

    她垂了垂眼睫,“订婚这么大的事,你都不需要通知你爸妈的吗?”

    白洛庭眉梢一挑,扯着嘴角狐疑的笑了一下,“哦?原来是想见我爸妈了,也对,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你才丑。

    你全家都丑!

    要不是为了进白家调查,裴伊月这会儿肯定先给他一脚,让他知道什么叫嘴贱的下场。

    压下心中的火,裴伊月看向他,“是啊,我是想见见你爸妈,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能教养出你这个二世祖。”

    白洛庭呵呵一笑,“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属于放养,纯天然养成。”

    裴伊月不屑的嗤了一声。

    白洛庭心血来潮把她叫下来,是因为他突然很想见见她,现在人也见着了,他也不想大半夜的拉着她不让她睡觉。

    “很晚了,回去吧,我走了。”

    他说话做事永远都是这么雷厉风行,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见他启动车子,裴伊月皱了下眉,“你喝了酒还开车?”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坏笑道:“你要是想让我上去跟你一起睡,我也没意见。”

    上去睡?

    做梦!

    “我送你。”

    突来的一句话,白洛庭似乎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转头看去,却见她已经从车里走了出去。

    一阵凉风,驾驶室的车门被打开,白洛庭坐在车里看了她一眼,嘴角一勾,挪着身子坐去了副驾驶室。

    裴伊月车开的很稳,到了酒店白洛庭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裴伊月叫醒他,可他却软磨硬泡的让她扶他上楼,裴伊月拗不过,只能把他拖上去。

    房间里灯没开,白洛庭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连带着裴伊月一起被他压在了身下。

    “白洛庭,你故意的。”裴伊月怒道。

    白洛庭暗自得意的勾了下嘴角,闭着眼,含含糊糊的说:“我喝多了。”

    “你少装,给我起来。”

    裴伊月推他,可那身子就跟灌了铅似的,怎么推都推不动。

    白洛庭翻了个身,顺手把她往怀里一搂,“别走了,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睡在这。”

    裴伊月手肘一抬,猛地在他胸口砸了一下。

    白洛庭吃疼,身子一弓,不由的放开了搂着她的手。

    裴伊月起身坐在床边,瞪着他,“白洛庭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跟我动手动脚,我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

    白洛庭伸手在她手腕上一扯,没有起来,但却对视着她的眼,“你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裴伊月一惊。

    深眸微凝,满是防范。

    下一瞬,白洛庭严谨的神色突然一转,松开她的手笑了笑,“傻瓜,这都能吓到你。”

    裴伊月提着的那口气没松,她实在看不出来他刚刚是在闹还是认真。

    “神经病,喝了酒就要发酒疯吗?下次喝多了别找我。”

    离开,白洛庭没有拦她。

    酒店楼下,裴伊月打开车门,突然砰地一声,一股极大的力道打中她手贴近的车门。

    她眉心一拧,倏然回头,就见一抹人影从酒店门前闪了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