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个下午,新闻的事就闹得沸沸扬扬,古宸在新政厅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的负面新闻一出,受影响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上级质问的电话几乎打爆了办公室的座机,古宸心下怒火中烧,却还要在上级面前隐忍。

    秘书黄安从外走进,刚好看他挂断电话。

    看他脸色不好,黄安犹豫了一下说:“科长,现在外面的记者很多,要不您先从后门走吧。”

    “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黄安静悄悄的退出,古宸放在桌上的手越攥越紧。

    这件事虽说是那个记者招认的,但他知道,如果背后没有人指使筹谋,那个记者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出卖他,整个北城,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跟他作对的人,除了白洛庭他再也想不到别人。

    ……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刚进门就见裴心语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古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回去吧,我累了,有什么话改天再说。”

    见他要走,裴心语突然横了心,一把拉住他,“你就只想说这些吗,你难道都不要给我个解释吗?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古宸本就心烦,被她这么一嚷嚷更是没了好脸色,“你要是觉得当我未婚妻委屈了你,你可以解除婚约,我没有意见。”

    古亦听到吵架声从楼上走来,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的两人,他突然有些尴尬。

    “呃,哥,心语在这等你很久了,你们要不要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古宸冷冷一声,提步上楼。

    裴心语红着一双眼,看着那冷漠的背影,突然喊道:“你就那么喜欢裴伊月,她值得让你做出这样的事来毁了自己的前途?”

    上到最后一节台阶,古宸脚步顿了一下,“如果我说是,你愿意解除婚约?”

    裴心语没想到他的回答会是这样,她愣了半天,突然笑了,“古宸,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裴伊月已经跟白洛庭在一起了,你以为跟我解除婚约她就会接受你吗?”

    古宸没说话,再次提步。

    裴心语不管他听不听得进去,大声吼道:“你想跟我解除婚约,你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同意。”

    她吼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古宸看都没看她一眼,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古亦站在楼梯上,为难的抓了抓头,毕竟人家小两口吵架,他夹在中间怪尴尬的。

    刚想说什么,就见裴心语突然抱住胳膊,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古亦嘴角一抽,“裴心语,你还有没有出息,哭这么大声吓死我了。”

    平时裴心语最喜欢跟他斗嘴,可是这回古亦一开口,她却哭的更大声了。

    古亦伸手拨了拨一头黄毛,走下楼,站在她面前,“喂,别哭了,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

    “你走,我不用你管。”嘤嘤的哭声伴着哽咽,裴心语闷声吼着。

    “这里就你跟我两个人,我不管你,难道看你在这哭死啊?”

    “我哭死也不用你管,呜呜。”

    古亦撩唇吹了口气,额前的黄毛被他吹的翘了一下。

    他学着裴心语的姿势抱着胳膊蹲在她面前,不扶她也不劝她,“你哭吧,可劲哭,反正我见惯了你的丑样,多给我一个笑话你的机会,本少爷求之不得。”

    闻言,裴心语鼻子一吸,抬起头,两眼通红,还泛着泪花,“古亦,你还是不是人,我在伤心你却来笑话我,你有病是不是?”

    古亦看着她那张哭花的脸,呲牙笑了笑,“我就是有病,你能怎么着?”

    裴心语蓦地站起,伸手推了他一把。

    古亦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喂,惹你的人又不是我,你推我干什么?”

    “我乐意,谁让你在这看我的笑话,混蛋。”

    看着她转身走掉,古亦不服气的磨了磨牙,起身跟上,“裴心语,你哭成这样开车慢点,别撞了人。”

    “滚蛋!”裴心语车门一甩,砰地一声,随后轰隆一下就开了出去。

    看着那开远的车,古亦撇了撇嘴,“真凶,就这脾气,谁敢要。”

    ——

    今天老宅发生的事裴森明已经听丁芳华说了,虽然他心有不甘,但是连老爷子都没有反驳的事,他就算再不愿意也不能在说什么。

    裴伊月在裴俊海家里吃过晚饭才回来,进门裴森明就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仗着白家在背后给你撑腰,你现在是越来越能耐了,关于古宸的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做人别太自私,记得给别人多留条活路。”

    裴伊月很少在客厅逗留,因为她觉得这里根本不属于她,本是打算直接上楼,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话。

    这一年来裴森明虽然对她不亲切,但也没有像这段时间一样动不动就出言讽刺,她心里压抑的事已经很多了,她真的没办法再去自己消化这样的讥讽。

    她停下脚步,看向裴森明,“爸,你可以埋怨我跟白洛庭的事,但请您不要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我的身上,古宸的事是他自己做的,如今被人扒出来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也许我在您眼里是自私的,可这世上又有谁不自私呢?”……

    房间里没有开灯,裴伊月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窗边。

    回想这一年来的种种,虽然算不上温馨幸福,但也好过在外面打打杀杀的那十多年。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皱了下眉。

    “这么晚,有事?”她接起电话。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一点了,看着这时间裴伊月突然有些犯困。

    “出来,我在你家门口。”

    裴伊月转头朝外看了一眼,一片漆黑中好像是有一辆车的头灯在那一闪一闪的。

    “我睡了,有什么事你就这么说吧。”

    一声拉长了尾音的长叹,听起来像是伸了个懒腰,“你不下来,就是想我上去?”

    “你能不能不这么讨人厌?”裴伊月有些不耐烦。

    “好啊,那是你出来,还是我上去?”

    裴伊月:“……”

    ------题外话------

    白二爷又来撩闲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