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9 不止一次丢失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9 不止一次丢失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伊月姐你来了?”

    走出公寓的电梯,就见裴雨霏站在门前迎她,裴伊月奇怪的问:“今天不上学吗?”

    裴雨霏头一歪,笑嘻嘻的说:“你忘了今天是周六了?我不上学。”

    裴伊月想了想,她好像的确忘了。

    走进后她在客厅看了一圈,最后却是在厨房看到了裴俊海,“二叔今天自己下厨?”

    裴雨霏扯了一下她的手,小声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听说你要来,他非要自己下厨,他做的饭我可没吃过。”

    看了一眼裴雨霏一本正经的脸,裴伊月忍不住失笑,“放心,二叔不会下毒的。”

    裴伊月晚了挽袖子,进厨房帮忙,裴俊海淡淡一笑,也没跟她客套,“你去洗菜。”

    裴雨霏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一个洗菜一个炒菜,嫌弃的撇了撇嘴,“你们两个可真奇怪,明明有阿姨可以烧饭,非要自己动手。”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这叫享受生活。”

    裴雨霏噘着嘴嗤了一声,觉得无聊,转身走去客厅。

    “今天去老宅怎么样,你爷爷有没有为难你?”

    裴伊月干笑两声,“估计原本是想为难的,可是后来……”

    见他吞吞吐吐的,裴俊海回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裴伊月关掉水龙头,拿起一根洗好的菜叶,在手里揪了揪,“古博远和古宸去了。”

    闻言,裴俊海炒菜的动作停了一下。

    “白洛庭和他爷爷也去了。”

    这下裴俊海索性就直接关了火,转身看着裴伊月,“然后呢?”

    裴伊月端了端肩,“然后两个月之后我要跟白洛庭订婚。”

    裴俊海眉心一拧,“他们威胁你?”

    “不是,我是自愿的。”

    这话裴俊海听不懂了,“你跟白洛庭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应该没认识多久吧?”

    裴伊月低下头,撇了撇嘴角,“我也不知道我们认识了多久,我以为我们是刚刚才认识,可是他们却说我从小就出入白家,我自己也糊涂了。”

    在裴家所有人当中,也就只有裴俊海能让她放下伪装聊上几句,只不过她伪装的太久,有些事已经无法从那个虚假的影子中剥离。

    突然,裴俊海笑了一下。

    裴伊月抬起头,奇怪的问:“二叔笑什么?”

    “笑你这个傻孩子。”裴俊海再次哧笑,转身重新点起燃气,“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你当时还小,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二叔知道什么吗?”裴伊月歪着头,好奇。

    “当然知道,不止我,就连你爸妈和你爷爷都知道。你小时候经常去公园玩,有一天你突然不见了,到了晚上你居然是被白家人送回来的,我记得当时送你回来的人就是白洛庭,那时候的他也不过十几岁,当时他并不像现在这么吊儿郎当,他说是他在路边捡到你的,还几次三番的确认你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从那之后你就很喜欢去军区大院,至于你在那都做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裴俊海说了这么多,裴伊月却只听到一个重点,就是她在走失之前不止一次的丢过。

    见她半天不出声,裴俊海看了她一眼,“想什么呢?”

    裴伊月摇了摇头,“原来小时候我不止一次丢失,可能是我命中注定不能做裴家的女儿吧。”

    闻言,裴俊海脸色一僵,“胡说,你就是裴家的孩子,这一点不管你丢几次都改变不了。”

    看着裴俊海,裴伊月扬唇笑了笑。

    回到裴家这么久,她从没跟裴森明这样聊过天,突然间也不知道从哪冒出的感慨,“我如果是二叔的女儿就好了。”

    咣当一声,裴俊海手里的炒菜勺掉在了地上。

    裴伊月一怔,“二叔,你没事吧!”

    裴俊海转回身,捡起地上的勺子,“没事没事,光顾着跟你说话,有点走神了,你去找雨霏吧,这里没什么要你帮忙的了,饭好了我叫你们。”

    裴伊月一步三回头的走出厨房,觉得裴俊海有些奇怪,但见他又开始专注做菜,便也没再多问什么。

    客厅里,裴伊月坐在沙发上跟裴雨霏聊天,聊着聊着却睡着了。

    裴俊海做好午饭,正准备叫她们两个,裴雨霏伸手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走到饭厅,裴雨霏压着声音,生怕吵醒裴伊月,“爸,你说伊月姐是不是在大伯家过的很累啊?”

    “别胡说。”裴俊海蹙眉凶她。

    裴雨霏吃着饭,但却没有堵住她的嘴,“我觉得伊月姐一点都不开心,其实她离家出走我还挺为她高兴的。”

    “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可不许在她面前胡说。”

    裴雨霏吃饭的动作一顿,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看着裴俊海,“爸也觉得伊月姐过了不开心是不是?”

    裴俊海皱了下眉,“让你别说了,你还说?”

    裴雨霏吐了吐舌头,“不说就不说。”……

    裴伊月这一觉睡的时间可够长,到了下午三点还没醒。

    裴雨霏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网页,突然,她蹭的一下蹿了起来,“天哪!”

    裴俊海在客厅的桌整理文件,她这么一喊,惹的他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裴雨霏捂着嘴,急慌慌的指了指手机,她跑到裴俊海面前,把手机给他看了看,随后裴俊海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古宸哥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太过分了。”

    看完了那则公告和新闻,裴俊海不禁拧了拧眉,“的确有些过分。”

    裴伊月被裴雨霏刚刚的一嗓子叫醒,睁开眼,突然坐起。

    “你醒了?”裴俊海柔声问。

    裴伊月笑了笑,“对不起我睡着了。”

    “没事,看你累了吃饭就没叫你,饿了么,我去给你把菜热热。”

    裴雨霏见她醒了,拿着手机跑了过去,“先别吃了,你先看看这个,保证你震撼。”

    新闻发布在今天下午三点,上面是一个记者的陈述,说的是古宸如何收买他,并且让他跟到酒店故意拍下照片,并且连配着照片的标题都是他要求写上去的。

    放下手机,裴伊月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件事我早就猜到了,没什么震撼的。”

    “猜到?你怎么猜到的?”

    见裴伊月不说话,裴雨霏再次看了看手机新闻,“这个记者也够缺德的,既然是被收买,现在又来出卖古宸哥,古宸哥找了这样一个记者也是倒霉。”

    倒霉?若论倒霉谁能有她倒霉?

    平白无故的被人算计上了新闻,现在又要因此跟人订婚。

    跟她的倒霉相比,古宸最多只能算是自作自受。

    再次看了一眼裴雨霏的手机,裴伊月冷冷的说:“得罪了白洛庭,也活该他倒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