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8 亲手挖的陷阱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8 亲手挖的陷阱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珍珠颗颗圆润饱满。

    钻石刀工精细。

    翡翠通透异常。

    玛瑙红艳如血。

    每一种都是整套的首饰,单单这几种加起来,价钱可想而知。

    另外还有两套纯金打造的龙凤镯和同心锁,不管是雕功还是手法都跟市面上见到的不同,很少见的样式。

    看着眼前的东西,裴伊月有些吓到。

    只不过是个假订婚,为什么会有聘礼?

    而且还每种都价格不菲,他们白家平时都会把这样的东西准备着,以防不时之需吗?

    这些东西一拿出来,古博远的脸上瞬间没了光彩。

    古宸和裴心语订婚,古家拿出的不过是一场订婚礼,裴心语订婚当天身上的所有物件看上去已经价值连城,可是跟眼前这些东西一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白老爷子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始终脸色不佳的裴宗,“坐坐坐,都别站着了。”

    裴宗对白家并非是单纯的厌恶,而是有种惧意,他平时看起来凶,但是当着白晋鹏的面,他却不得不放下身段。

    “老裴啊,我们少说也认识了四十多年了,说起来,我们白家跟你们裴家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我不懂你为何就这么排斥我们白家?”

    “白首长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白老爷子今天也不是为了跟他矫情来的,他说没这个意思,他也不在多说,“没有就最好,你家月丫头打小我就稀罕,没想到大了却跟我家这臭小子看对眼了,我也知道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两个孩子既然已经在媒体面前说了订婚,咱们这些做老人的也不能因为自己个就棒打鸳鸯不是?”

    裴宗不说话,白晋鹏反倒乐的没人打扰他说话,“我今天带臭小子来就是为了订婚这事,昨天晚上我是一宿没睡着,那黄历都快被我翻烂了,我看过了,两个月之后好日子多的是,你挑挑,选一个你喜欢的日子就把这件事定下来吧!”

    两个月后?

    裴伊月一怔,“白爷爷,您说两个月之后吗?”

    白晋鹏回过头,一脸认真,“怎么,嫌晚?可是这两个月之内没好日子啊!”

    “啊?不,不是……”裴伊月摆着手。

    前一刻她自己亲口说要跟白洛庭订婚,这会儿要是说太快了,那不是自相矛盾吗?

    见她慌了,白洛庭伸手勾住她的腰,笑了笑,“爷爷们看哪天好就哪天,我们没意见。”

    没意见?什么叫没意见?

    昨天明明说好是为了搪塞记者才订婚,日子随便定在半年或一年之后,才过了一晚上,这家伙不但带着他爷爷来提亲,居然还定下两个月后订婚!

    裴宗不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件事,白晋鹏亲自上门求亲,他就算不同意也不能在说什么?

    看着裴宗的态度,裴伊月知道自己这次又失策了,她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亲手挖的陷阱里,而白洛庭,始终都是那个站在一旁指挥的人。

    奸诈,又不留痕迹!

    裴宗默认,白老爷子笑了笑,看向古博远,“我白家娶孙媳妇,应该不用你们古家报备吧!”

    北城三大家,白家,叶家,裴家。

    就算古家混到了新起两家的行列,但是在白晋鹏面前,还是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订婚的日期定了,白晋鹏的任务也完成了。

    白洛庭跟老爷子前脚离开,裴伊月随后跟了出来,“白洛庭,我有话跟你说。”

    听到叫声,白晋鹏上车的动作一顿,回头看着裴伊月笑了笑,“丫头啊,我今天也没顾得上跟你说说话,改天来院里爷爷再好好招待你。”

    裴伊月走近,笑的有点勉强,“不好意思白爷爷,为了我还让您亲自跑一趟。”

    “没事没事,为了我孙媳妇,这一趟总是要跑的。刚刚的说的话你也听见了,两个月的时间是仓促了点,但是这订婚的事你也不用操心,就让着臭小子自己张罗去吧。”

    裴伊月苦笑着点头。

    操心,她还操什么心啊?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给送出去了,她还有心吗?

    白洛庭是自己开车来的,送走了白晋鹏,他看向裴伊月,“去哪,我送你。”

    裴伊月脸一沉,却又顾忌着院子里的佣人,她压低了声音气道:“你什么意思,又耍我?”

    白洛庭两手在她肩头一搭,低头看着她的脸,“我哪有,我明明是来给你解围。”

    裴伊月耸开他的手,却被他回手往怀里一捞。

    下巴磕在他的胸前,裴伊月刚要恼,就听白洛庭一声轻笑,“这么快就走了,不再跟裴老爷子多聊会?”

    这话明显不是对她说的,裴伊月转头看了一眼,果然,他的举动都不会是平白无故。

    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古宸隐隐的皱了一下眉,“小月,你会后悔的,他不是好人。”

    白洛庭咂了咂嘴,“古宸,你爸妈没教过你说别人的坏话不要当面说吗?你当我死的,当着我的面,跟我未婚妻说我不是好人,你觉得她信你还是信我?”

    古宸越是生气,白洛庭脸上的笑意就越深。

    “古宸,走吧。”古博远站在车前,叫道。

    古宸不甘心就这样把裴伊月交给白洛庭,可是他父亲偏偏又把他和裴心语的婚事定在了他们订婚的同一个月,若论在裴伊月面前说话的资格,他好像越来越没资格了。

    “我不会放弃小月的。”

    白洛庭一声嗤笑,满是不屑,“好啊,我等着,不过前提是你要先摆脱她妹夫的身份才行。”

    裴伊月此时最不想搭理的人不是白洛庭,而是古宸。

    从他出现在酒店,之后被记者拍到,招来了裴心语,又惹的白洛庭当着记者宣布订婚,一直到今天他带着他父亲来质问,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厌恶至极。

    她最讨厌被人算计的感觉,更何况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

    古宸落寞离开,白洛庭再次看向裴伊月,“我今天有事不能陪你,你去哪,我送你。”

    怨气都发在了古宸身上,裴伊月再没力气跟他置气。

    “不用了,你有事就先走吧。”

    正要走,白洛庭扯住她的胳膊把她拽了回来,打开车门,直接塞进车里。

    “裴家大小姐都是靠两条腿到处溜达的吗?裴家不嫌丢人,我嫌!”

    ------题外话------

    宝贝们默默地看,本君默默的写,小爷我一点都不寂寞,真的,真的不寂寞~_(:зゝ∠)_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