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之季,老宅仍旧是一片翠色,丁芳华叮嘱了她一路,说的无非都是不要惹老爷子生气之类的话。

    裴伊月没有回应,因为她的决定,势必会招惹到老爷子。

    走进屋内,裴伊月顿了下脚步。

    “来了?”裴宗看到裴伊月走进,不冷不热的开口。

    丁芳华看到古宸父子,顿时换上一脸笑意,热络上前,“亲家今天怎么有空来?”

    一见到古宸父子,丁芳华似乎就忘了裴伊月,裴伊月自己走进,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古博远朝着丁芳华笑了笑,“难得今天有时间,就想着过来看老爷子,顺便谈谈古宸和心语的婚事。”

    闻言,丁芳华更是忍不住笑出声,“这好啊,两个孩子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是该考虑一下婚事了。”

    裴伊月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着与她无关的话题,她微微垂着头。

    古宸看着那沉静的人,同样也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见丁芳华笑的合不拢嘴,古博远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裴伊月,“孩子的婚事的确是该考虑,可是我听说,伊月似乎跟白家人走的很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听他提到这件事,丁芳华笑意一顿。

    虽然她常常笑脸迎人,但也不代表她无知,从她进门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们父子今天来的目的没这么简单。

    听见古博远提到自己,裴伊月看了他一眼。

    古家新政,他们之所以跟裴家结亲,也是为了北城权势,白家军阀势力稳固,如今出了她跟白洛庭的事,就意味着他们唯一的拉拢也跟白家平分了。

    原本她还以为他们今天来是古宸的主意,现在听古博远这么一说,她反倒安心了。

    丁芳华突然笑了一下,在裴伊月的手上拍了拍,“今天我带伊月来就是为了这事,那些媒体总喜欢胡说八道,其实这都是没有的事。”

    裴宗沉着脸,始终盯着裴伊月,像是在警告她不要乱说话。

    裴伊月把一切看的通透,既然古博远是为了她的事来的,她又怎么能不说,况且这些事她也没打算瞒着。

    “对不起爷爷,那些媒体说的都是真的,我跟白洛庭在一起,而且我答应了跟他订婚。”

    裴宗没有直接发火,但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他撇开视线,冷冷的说:“你的事一会再说,别在外人面前给我丢脸。”

    古博远敛起笑意,看向裴宗,“老爷子,有些话我还是觉得应该说清楚,我们古家跟白家的关系我相信您也知道,伊月若是真的跟白家少爷在一起……”

    古博远的话没说完,也用不着他说完,裴伊月直接打断,“古叔叔,你们古家的儿媳妇是心语,至于我跟谁在一起,应该不需要经过您的同意吧。”

    没人料到裴伊月会开口说这样的话,丁芳华脸色一瞬的难堪。

    “小月,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古宸皱眉。

    裴伊月眸光转向古宸,依旧淡漠着一张脸,“我说错了吗?我被我爸妈和爷爷教训,那是因为我姓裴,但我有必要被妹妹未来的公公教训吗?”

    古宸被她噎的说不出话。

    裴宗拧眉,明显有些恼了,“你说够了没?”

    裴伊月不惧他的厉色,继续说:“爷爷今天叫我来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而且我觉得古叔叔来这也不全是为了心语的婚事,更多也是想听听关于我的事。”

    一直以来古博远都觉得她是一个没有性格的孩子,一味的依靠裴家才在北城有了这么大的名声,现在他才知道,裴家给她的不过是一些表面,如果她真的只是个空架子,也未必能撑得起这么大的场面。

    古博远点了点头,第一次对她另眼相待,“没错,我的确想知道关于你和白家的事。”

    “伊月,别说了。”丁芳华低声提醒。

    一朝反,势必日日反。

    裴伊月叛逆了一次就没打算再回头,她看了丁芳华一眼,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古家和裴家联姻为的是各取所需,但是我不同,我跟白洛庭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彼此喜欢,如果古叔叔因为他是白洛庭而介意,那么是不是但凡跟我在一起的人都不能跟古家有利益上的冲突,否则我这辈子只能为你古家注定孤独?”

    裴伊月的一番话下来,客厅一时安静了,每个人脸色都不同,唯有裴伊月始终保持着淡定。

    “月丫头说的好哇。”突然一阵笑声。

    裴伊月一怔,转头看去。

    白晋鹏脸上笑出了一堆褶子,他拍着手走进。

    白洛庭站在他身后,没骨头似的靠着墙,挑着嘴角,像是对她的这番言论做出的赞赏。

    在他们身后,六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每人手里捧着一个不同材质的盒子。

    裴伊月愣了愣,站起身,“白爷爷,您怎么来了?”

    看到白晋鹏,裴宗愕然站起。

    两个辈分最大的人都站着,古博远自然不能继续坐,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坐着的人全都站了起来。

    白晋鹏走到裴伊月身边笑了笑说:“你这丫头,小嘴倒是挺利索的。”

    看了一眼晃荡着走进的白洛庭,裴伊月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看他一脸得意的德行,肯定是听到她说的话了,真是丢人。

    “我说裴家老头,这一年一年的你这张脸也没个变化,总是冷冰冰的,我欠你钱啊?”白家老爷子说话很随意,跟裴宗脸上的严谨一比,两人当真像是一个欠钱一个要债。

    白洛庭走到裴伊月身边,裴伊月抬头看着他,小声问:“你怎么来了?”

    “来提亲。”

    白洛庭声音不小,弄的裴伊月一愣,以为听错了什么。

    白晋鹏笑意始终挂在脸上,尽管裴宗脸色尴尬,他也没有丝毫变化,他招了招手,身后的六个端着盒子的男人上前,把手里的东西打开,放在茶几上。

    裴伊月好奇的看了一眼,而这一眼,吓的她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这……”丁芳华一怔,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晋鹏伸手指了指桌上的东西,笑盈盈的说:“这些算是我们提亲的聘礼,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其余的以后再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