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裴伊月并没有看到裴心语,现在她却跑来问她是不是要订婚?

    她订不订婚关她什么事?

    裴伊月没有回答她的话,裴心语又说:“我劝你最好离白洛庭远一点,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裴心语的表情有些严肃,这话除了威胁,裴伊月从中似乎还听出了一种‘善意的真诚’,至于这真诚的原因,她却不知从何而来。

    裴伊月不在意的笑了一下,“我为什么会后悔?”

    “因为……”

    裴伊月眉梢一挑,正等着她继续往下说,可她却突然停了下来,“反正话我说了,听不听是你自己的事,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是想借他的名声,可是你别忘了,就算你想跟他在一起,爷爷也不会答应的。”

    “爷爷那就不劳烦你替我操心了,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至于白洛庭,那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了,也管不着。”

    裴伊月正要关门,裴心语突然伸手在门上一抵,“等等,我还有件事要问你。”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关门。

    裴心语收回手,纠结了一下,“那天在酒店,白洛庭的话是什么意思?”

    裴伊月侧首看了一眼床上还没有挂断的手机,淡淡勾了一下嘴角,“他的话既然是对你说的,什么意思你应该最清楚,关于上次车祸,你应该知道是拜谁所赐,你可以不说出来,但你最好祈祷这件事可以瞒一辈子。”

    闻言,裴心语一慌,“你都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隐瞒了什么,不过这些事你也不用说给我听,如果你哪天想说就去找白洛庭吧,我的事,他管。”

    听到最后一句,白洛庭嘴角不自主的上扬,听到关门声,随后就看到裴伊月重新拿起手机。

    看着手机上再次出现裴伊月的脸,白洛庭轻笑,“看来我的话你真的听进去了,不错,知道反击了。”

    裴伊月转身往床上一坐,“反击算什么,我还想仗着你为非作歹呢,刚刚裴心语的话你也听见了,跟你订婚我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白洛庭呵呵一笑,“你也会怕?”

    看了一眼傅里,见他收拾东西要走,白洛庭伸手拽了他一下,示意让他等等。

    “你旁边有人?”裴伊月观察到他的动作,随口问了一句。

    白洛庭点了下头,“傅里,他来帮我包扎。”

    裴伊月只是随口一问,可白洛庭这么一回答,就好像她在介意什么一样,她尴尬的移开视线,“哦,很晚了,我要睡了,晚安。”

    不等白洛庭开口,视频电话已经被挂断。

    傅里看了一眼挂断的电话,不冷不热的说:“她好像在介意我。”

    “你又不是女人,我可没这爱好。”

    傅里无语。

    “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傅里不禁逗,白洛庭一直都知道,他拿过酒店座机按了几下,递给他,“这个号码你记一下,如果没错应该是你要找的那个女人的电话。”

    看着座机显示的号码,时间是昨天拨出去的,“为什么?”

    白洛庭放下座机,长腿一叠,“因为除了这个女人,我想不到她还能打给谁。”……

    酒店楼下,傅里坐在车里看着手机存下来的号码,之前他一直想要找到她的联系方式,可是现在有了她的电话,他却不知道该不该拨通。

    如果拨通了,电话那头的人真的是她,他又该说些什么呢?

    按下退出键,手机扔向一旁的副驾驶。

    两年了,这两年来他一直想方设法的找她,如今找到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她真的会像裴伊月说的一样有苦衷吗?如果不是,他这两年的寻找又算什么?

    酒店房间,白洛庭一脸不耐烦的听着电话,“我说的话是放屁吗?我说了今天下午之前要撤掉所有关于裴伊月和古宸的消息,你们不会办事是不是?”

    “对不起二少,有两家杂志社不配合,我们已经警告过他们了,如果在明天早上之前你还没有处理好的话……”

    假设性的话白洛庭从来都不屑听,他打断道:“明天之前要是还没有处理好,就找我给我拆了那杂志社。”

    “是,我知道了。二少,还有那个偷拍了裴小姐的记者,他一直没有露面,我们该怎么做?”

    白洛庭皱眉,“吃饭用不用我教你?”

    “抱歉二少,我只是不知道这件事能不能闹大。”

    “你觉得这事现在闹得还小吗?”

    听着白洛庭的声音有些恼了,电话那头的人忙道:“我知道了,二少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这个人的。”

    ——

    古家客厅,气氛有些压抑,古博远看着电视里白洛庭和裴伊月订婚的消息,不悦的叹了口气。

    林谷云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这样的新闻不看也罢,十之**是假的。”

    古博远摇了摇头,“未必,白洛庭虽然行事不羁,但也不是个随便说话的人,他能开口说订婚,这事怕是也定下个一二了。”

    “这你就放心好了,裴家老爷子对白家忌惮的很,不论如何他也不会同意,再说了,我们两家联姻,他裴家若是再去招惹白家,我们成什么了?”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古博远看了她一眼说:“这还不都是你的好儿子干出来的事,平白无故的去招惹裴伊月,要不是他,白洛庭怎么会大放厥词说要订婚?如果白家跟裴家这桩婚事真的成了,那我们岂不又回归原位?”

    这话林谷云不赞同,“裴伊月怎么能跟心语比?心语可是裴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现在进了裴氏集团的人也只有她,裴伊月可是连公司的门都没进去。”

    “妇人之见。”

    见古博远没了下文,林谷云不解,“我说错了吗,你难道瞧不出来裴森明对这个女儿根本不上心,要不然也就不会有她离家出走这事了。”

    “所以说你是妇人之见。”古博远瞥了她一眼。

    “不管裴森明对裴伊月上不上心,她都姓裴,至于她去不去裴氏,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说得准的,她回来这一年从没做过高调的事,但是那名声却在整个北城传扬的人尽皆知,你真的以为她只是靠着一张脸?要是没有裴家人在她背后筹划,她怎么可能这般备受瞩目?”

    古宸刚进门就听到古博远的这番话,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客厅里的人,刚好也被林谷云发现他回来了。

    “古宸,这么晚你怎么才回来?”

    “去应酬。”古宸淡淡敛回视线,正要走,古博远突然开口了。

    “古宸,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看向古博远,古宸没有挪动脚步,“爸如果是想说让我离裴伊月远点,那么抱歉,我做不到,但若您是担心裴家和白家,那刚好我有件事想拜托您。”

    “古宸,你喝多了是吗,怎么跟你爸说话呢?”林谷云不满的喝道。

    古博远始终看着站在门前的古宸,“什么事,说来听听。”

    古宸面色淡淡,不像是喝了酒,他看向古博远,“裴伊月明天会去裴家老宅,我希望您也能去。”

    古宸算计了一切,甚至连裴伊月的名声都搭进去,故意找人拍了他和裴伊月在酒店见面的照片,为的就是把这件事闹大,让裴宗插手阻止裴伊月跟白洛庭在一起,可是他没想到他做的这一切反而给了白洛庭机会。

    古宸的心思古博远一直都知道,也知道他的请求不只是为了古家,可是事已至此,他的确应该出面阻止一下。

    古博远淡淡的垂下眼,点了点头,“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顺便把跟心语结婚的日子定了。”

    ------题外话------

    文文更新时间定下来啦,每天上午十点,宝贝们记得看,么么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