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走后,裴森明虽然没有给她好脸色,但也没有继续为难她,只说让她想想明天怎么在裴宗面前解释。

    回了房间,裴伊月疲惫一叹倒在床上,拿出手机,找到蒙小妖的电话拨了出去……

    “你可算来电话了。”电话接通,蒙小妖一声急切。

    “怎么样,查到了吗?”

    “查是查到了,不过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另外你最好少跟这个白洛言接触。”

    难得听她把话说着这么严肃,裴伊月一时来了兴趣,“说吧,我倒要听听这世上还没什么事能吓到我。”

    电话里一阵敲打键盘的声音,应该是蒙小妖在翻找查好的资料。

    “白洛言,28岁,京都最高指挥上校,五年前跟国际刑警组织了一个通缉小组,五年来他一直是这个组织的首脑,他回到北城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更好的追捕国际杀手,黛,也就是你。”

    一阵沉默,裴伊月淡淡一笑,“原来是冲我来的。”

    “你还笑得出来?他跟了我们几年,要不是你一年前回到裴家,说不定已经落在他手里了,现在他出现是为了抓你,你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离他远点。”

    裴伊月看着天花板,缩了缩眼眸,“远点?怕是不可能了,我怀疑他是k要找的人,今天我听说白洛言是白家的养子,他常年在京都,又是军阀,我不信事情这么凑巧,妖,傅里那边交给你了,我应付不了,不过你要小心,不要把自己搭进去。”

    蒙小妖嗤了一声,“你还好意思担心我?把自己搭进去的人好像是你自己吧,我还没问你呢,你跟白洛庭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都到订婚的地步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说到白洛庭,裴伊月叹了口气,“这事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不过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知道,那k知不知道?”

    裴伊月沉默了一下,她从床上坐起看向窗外,“k说过,这是任务,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完成。”

    “任何代价?k说的任何代价难道就是让你把自己送出去?妞,你可别犯傻,k重视你,我看得出来,他绝对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你知道有多少人眼红你,为了你自己的名声也好,你千万别想不开。”

    闻言,裴伊月笑了,“名声?你觉得我的名声是什么?”

    蒙小妖话一顿,“好,算我说错话,你的名声是狠,狠到连自己都不放过。”

    裴伊月垂着眼,淡淡的弯着嘴角,在别人看来她做任何事都是不择手段,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双手上染的不仅仅是血,更多的是这十五年来的无奈。

    听着她叹气,蒙小妖又说:“好了,我相信你,不过你现在回家了,要当心你家的小婊砸。”

    裴伊月轻嗤一声,冷笑,“小"biao zi"又岂止一个,我倒要看看她们能翻出什么浪来。”……

    酒店,拆开白洛庭手上缠着的纱布,傅里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为一个女人伤成这样,值得吗?”

    白洛庭单手摆弄着手机,没有看他,“那你呢,为了一个女人茶不思饭不想,值得吗?”

    “这不一样。”傅里皱起眉,拿起药箱里的东西开始处理伤口。

    白洛庭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拨通手机放在耳边,几声过后他喃哝的说:“死女人居然又不接电话。”

    手机一遍一遍的拨通却始终忙音,傅里抬头看了一眼,“今天的新闻我看了,不像你的风格。”

    白洛庭勾唇,“你没想到我会订婚?”

    “的确没想到,况且你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你根本不了解她。”

    闻言,白洛庭轻笑出声,“对女人,有时候不用了解的那么清楚,尤其是她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逼的太紧只会把她推开,放松点,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她的全部。”

    这话是白洛庭的领悟,也是他刻意对傅里说的。

    傅里上药的手顿了顿,“也许你说的对,可是我却做不到每天面对一个满身都是秘密的人。”

    “你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愿意去做。”白洛庭说完,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拿着手机拨着同一个号码。

    裴伊月从浴室走出来,听到床上的手机在响,走过去看了一眼号码,而后接了起来。

    “你这女人,怎么才接电话?”

    听着那近乎吼出来的声音,裴伊月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号码,的确是白洛庭,“我在洗澡,没听见。”

    “真的?”

    一声怀疑过后,手机突然断了线,白洛庭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蹭的站起。

    傅里一愣,正要开口,就见他拿起房卡就往外走。

    没走几步,手机响了,白洛庭脚步一顿,看到是裴伊月打来的,连忙接起。

    裴伊月发来的是视频电话,手机屏幕上映着一张娇小的脸,湿漉漉的头发几缕贴在脸上,甚至还在往下滴水。

    白洛庭脸上的严谨一敛,笑了一下,“怎么,这么一会不见就想我了?”

    裴伊月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低垂的眼睫在视频中看起来更加浓密,“你不是不信吗,听你那怀疑的口气像是觉得我挨打了。”

    白洛庭抿着嘴角,笑意不减,“嗯,你还知道啊?给我看看你的脸。”

    裴伊月随便拨了两下头发,露出脸颊给他看了看。

    没有手印,刚刚洗过澡脸上还带着一抹微红,很是诱人,白洛庭满意的点了下头,“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听话?”

    看着视频里的人,裴伊月翻了个白眼,“你人都走到门口了,我要是不证实一下,你是不是要来炸了我家?”

    “视察能力不错,看来这两天你没少观察我这。”说着,白洛庭收回搭在门把上的手,转身走了回去。

    看着白洛庭再次坐回沙发伸出那只没有包好的手,傅里无语的摇了下头。

    一阵敲门声,声音是从视频中发出来的。

    “你先等一下。”

    裴伊月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走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裴心语站在门前,裴伊月有些意外。

    没等开口,裴心语抢先一步,“你真的要跟白洛庭订婚吗?”

    ------题外话------

    宝宝的pk过了,好开森哇~哈哈哈哈哈

    谢谢各位宝贝们的支持,今天开始本宝宝要存稿子啦,浪里个浪~

    推荐文文:《独宠灵徒:丫头,矜持点》陌雪殇

    她在孤儿院中长大,从小被人当做怪物躲避。

    好不容易熬到高二,一场车祸本已丧命,却被神秘男子复活,收为徒弟,开启异世界的大门!

    男强女强,双洁双处,作者软萌好推倒,快过来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