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4 除非她不姓裴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4 除非她不姓裴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饭桌上,裴伊月有些失神。

    突然,手机响了,她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微微皱了下眉。

    “接吧,我们家饭桌上没规矩。”

    见她半天不接,白洛庭也能猜到电话是谁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裴伊月把手机放在耳边,期间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最后她淡淡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整个过程听起来不像是接电话,而是被通知了某些事。

    “谁啊?都没听你说话,哪有人这么打电话的?”看她挂断电话,白晋鹏奇怪的问。

    裴伊月看向老爷子,弱弱的说:“是我爸,他说我爷爷要见我,让我回家。”

    白晋鹏点了点头,“也是该回家了,小脾气发发就算了,毕竟是你爸妈,不过你爷爷那边……”

    “白爷爷放心吧,爷爷那边我会想办法解释的。”

    解释?

    白晋鹏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裴宗那个老头子,那家伙顽固的就跟一块不开窍的石头,凭她一个人想要解释,谈何容易?

    “算了,这一关总是要过的,要是那老头子难为你,你就来告诉我,我帮你出头。”

    ——

    车里,安静的有些不太寻常,白洛庭突然一句话不说,连裴伊月都觉得有些不习惯。

    看了他一眼,却不小心将视线落向他缠着纱布的手。

    “你的手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闻言,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原来你也会担心我?”

    “这不是担心,我只是怕你赖上我。”

    “你不是说我的手伤跟你没关系吗,为什么怕我赖上你?”

    裴伊月头一扭,突然没了耐心,“算了,算我多管闲事。”

    看了一眼她生气的侧脸,白洛庭空出一只手放在她的头上摸了两下,最后却跟预期的一样被她无情的挥开。

    白洛庭失笑出声,“脾气这么坏,到底是谁把你说成温婉贤淑的?”

    裴伊月不吱声。

    白洛庭敛了敛笑意,突然正经了些,“订婚这件事你不用急着否认,既然你在你爸妈面前承认过我们的关系,现在改口他们也会觉得奇怪,订婚日期我没有在媒体面前说明,这个期限可以是一个月,也可以是一年,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见她不说话,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又说:“这件事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既可以让你不受媒体骚扰,又能帮你摆脱古宸,当然,前提是你真的想要摆脱你这个未来的妹夫。”

    他说的没错,他们之间若是有了婚约,的确能让她事无忌惮的做很多事,除了摆脱媒体和古宸,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帮她查到一些她无法接近的人,包括他。

    “你可以考虑一下,明天之前……”

    “不用考虑了,你说的对,我在我爸妈面前承认我们的关系,现在若是否认,他们一定会觉得奇怪,至于订婚,随便选个半年或者一年以后的日子,等这个消息慢慢淡掉我会找个理由悔婚。”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调毫无波澜起伏,平静的就像是阐述。

    白洛庭若有似无的动了动嘴角,不为她的态度,只因为她同意了订婚,至于悔婚,那是以后的事,就像他说的,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他们谁先妥协就要看对方的本事了。

    车停在裴伊月家门前,裴伊月下车,白洛庭也跟了下来。

    “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白洛庭来到她身边,“是我把你接出来的,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你现在可是我未婚妻,送你回家天经地义。”

    “你是怕我再挨打吗?”

    白洛庭抿着唇,也不否认,“你会吗?”

    这个问题裴伊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以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挨巴掌,可是当这个人是她父亲的时候,她却失去了躲避的能力,如果裴森明今天再打她,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会躲还是继续挨打。

    见她垂下眼睫,白洛庭不满的皱了下眉,“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敢给我挨打,爷就炸了裴家。”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吧,什么时候不被你爷爷打了再跟我说这话。”

    ……

    屋里,周嫂急匆匆的跑来,“老爷太太,大小姐回来了,还有,还有白家二爷。”

    裴森明电话打给裴伊月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前的事了,本以为她会马上回来,没想到却这么晚,而且还把白洛庭带回来了。

    看到两人进门,裴森明难看的脸色再次沉了沉。

    “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打算进家门了呢!”

    丁芳华扯了扯他的袖口,“孩子都回来了,你能不能别这个态度?”

    裴森明眼一横,“那你想让我什么态度?她说走就走,一走就是几天,谁知道她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两天新闻报纸就没断了她的消息,她还有脸了?”

    听着这些话,白洛庭奇怪的看了裴伊月一眼,外面都说她是裴家寻找多年才找回来的大小姐,可是看裴森明的态度,这哪里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感觉到白洛庭的目光,裴伊月抬头看向他,“你回去吧,我累了。”

    累?这样的场面,就算她再累,裴森明可能放她去睡觉吗?

    白洛庭扯了一下她的手,把那紧攥的粉拳握在了手里,“裴伯父,如果您是为了骂她才叫她回来,我想我有义务把我未婚妻带走。”

    “混账!”裴森明一喝,恼怒站起,“我裴森明教训女儿,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嘴,你想要她给你当未婚妻,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别以为你们在记者面前乱说一通这事就这么定了,她想嫁去你们白家,除非她不姓裴。”

    这样的语气裴伊月听惯了,但不见得白洛庭也听的惯,未免他真的一生气炸了裴家,裴伊月急忙拉住他,“你先回去吧,放心,我不会给你机会炸了裴家的。”

    婉转的话算是给白洛庭的保证,保证自己不会挨打。

    看着她的眼,无比坚定,白洛庭无奈的叹了口气,“信你一回,有事打给我,不管多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