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3 唇间产生利息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3 唇间产生利息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不打算追究?”

    跟上悄声离开的人,白洛庭一把拉住她。

    裴伊月没有回头,任由他扯着自己的胳膊。

    “受伤的人是你,我有什么好追究的?”

    这件事若是搁在外面,她一定会让这两个女人双倍偿还,可是这里是白家,是大院,是白家老爷子的地方,她就是在鲁莽也不可能在这对她们做什么。

    听着她这不温不火的语气,白洛庭绕到她面前,伸手提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委屈了?”

    裴伊月眼睫稍稍一提,眼底却已经淡漠无光,“如果我说委屈,你会怎样?”

    “你想让我怎样?”

    裴伊月任由他的手勾着她的下巴,轻垂的眼终未曾抬起,“之前你说过,有人跟我动手我可以不客气的打回去,这话可有期限?”

    白洛庭看着她,语气很是认真,“没有,现在再加一条,凡是让你不高兴的人,你都可以还手。”

    红唇一勾,裴伊月似乎对这话很满意。

    她不能用她自己的方法还手,但是有了他的这句话,也够了!

    裴伊月清澈的眼眸转瞬间变的诱人无比,她轻声开口,语气异常柔和,“你的话我记住了,今天看在你爷爷的份上,打人就免了,不过利息我还是要收的。”

    白皙的指尖抚上他胸前的衣襟,听着渐渐走进的脚步声,裴伊月一把扯住他的外套,白洛庭顺着她的力道身子一倾,毫无预兆的贴上那凑过来的唇。

    轻轻浅浅的一下甚至连个吻都算不上,但即便是这样,还是足以刺激刚好看到这个画面的人。

    白洛莹和刘潇潇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这一幕,脚步不由的一顿。

    迎上白洛庭那双算不上诧异的目光,裴伊月淡淡勾了下嘴角,踮起的脚尖落下,脸上浮起一抹娇羞。

    旁边出现两个大活人,白洛庭又没瞎,自然看得见。

    现在他算是知道她口中的“利息”是什么了,也知道眼前这个小家伙为了报复,还真是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白洛莹很快敛起脸上的僵硬,乖巧的笑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她走过去,笑意潋潋,“二哥,小月姐,你们怎么站在这?”

    裴伊月转身挽上白洛庭的手臂,虽然只是轻轻一搭,但却得两人无比亲密。

    她弯起嘴角,抬头看着白洛庭笑了笑,“我只是想去个洗手间,你二哥非要陪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时候,白洛庭除了配合还能做什么?

    他勾唇一笑,目光暧昧不清,“光是站在那都能有飞来横祸,我怎么还敢让你一个人?”

    裴伊月搭在他手臂上的手一缩,“都到了门口了,你可以放心了吧,我去洗手间,你等我。”

    三个人目送她走掉,白洛庭却不由的笑了。

    惹了火她却自己跑了,还真是不负责任。

    “刘潇潇,你还不走?”

    白洛庭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却是乌云满面的看向刘潇潇。

    刘潇潇一个哆嗦,突然有些委屈,“庭哥哥,你生气了是吗?我不是故意烫伤你的,这件事都是因为……”

    “不管是因为什么都好,结果都是一样的,你差点伤了小月,这是我不能容忍的,看在我们邻居多年的份上今天的事我不计较,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刘潇潇的手已经指向白洛莹,可是话却被白洛庭打断。

    刘潇潇心有不甘,但是看着白洛庭冷漠的脸,她又不敢继续往下说,毕竟白洛莹是他妹妹,就算她说了,他也未必会相信。

    看到刘潇潇垂头丧气的离开,白洛莹暗自勾了下嘴角。

    她敛回视线,看向白洛庭缠着纱布的手,“二哥,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

    淡淡的两个字不包含任何情绪,甚至连刚刚对刘潇潇那般的气恼都没有。

    白洛莹咬着唇,低着头,气氛突然变的有些不明,“二哥真的要跟她订婚吗,爸妈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呢,你这么唐突,真的好吗?”

    白洛庭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人,“爸妈忙,没时间,这件事爷爷做主就好了。”

    老爷子是白家的一家之主,他来做主,自然是轮不到白洛庭的父母再说什么。

    “二哥就那么喜欢她吗?”

    “你说呢?”

    一句反问,白洛莹紧了一下身侧的手。

    她鼓起勇气抬头,“那如果我不喜欢呢?”

    白洛庭看着她,没有一丝情感的眼却看了她很久,“除了你自己,你又喜欢过谁?”

    白洛莹呼吸一凝,眼眶隐隐泛红。

    白洛庭视而不见,仍旧冷视,“你跟裴心语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白洛莹刚刚做过的指甲一握,掌心传来一阵疼痛。

    “交朋友最好有个分寸,别再做让我不高兴的事。”

    裴伊月车祸这件事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就像傅里说的,里面仍是疑点重重。

    如果说宋思瑶不是想要杀裴伊月的人,那么这个人会是谁?

    拐角处,裴伊月抱着胳膊靠着墙,脚下的高跟鞋在地上轻捻。

    “偷听这么久,裴大小姐可还满意?”

    白洛庭走来,手臂在她身侧的墙面上一支。

    她不躲不避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眼眸一垂,不屑道:“偷听指的是没人知道的情况下,很明显你知道我在听,所以算不得偷。只是我没想到,一贯被人说成心狠手辣的白二少,处理事情的手法居然这么仁慈。”

    这话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满意,反而像是失望。

    白洛庭俯身凑近,嘴角勾起一抹笑,“我还不是为了给你一个亲自报仇的机会?”

    裴伊月侧目,“机会?你确定想要给我这个机会?”

    看着她的唇,白洛庭不禁想到刚刚那个她主动的吻,他点头笑了一下说:“如果你还想用刚刚的方法报复,这样的机会你要多少有多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