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2 死猪不怕开水烫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2 死猪不怕开水烫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白洛莹和刘潇潇相互都不是很甘心。

    刘潇潇转身就朝白洛庭走,白洛莹一把扯住她的衣服,把她拽了回来。

    “刘潇潇,有点眼力见好不好,我二哥身边已经有小月姐了,你就不要再往上凑了,瞧瞧你穿的跟跳大神的似的,跟我二哥走在一起别人还以为我们白家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白洛莹指桑骂槐的本事还真是好,这一开口损的竟是两个人。

    什么叫不干净的东西?

    裴伊月没做声,白洛庭却懒得看她们两个在这吵吵。

    “走了走了,真是闹腾。”

    白洛莹正准备跟上,却被刘潇潇一把拉住。

    她回头,脸上没了之前的乖巧和煦,反而蒙上一层阴鸷,“放手。”

    “谁稀罕碰你!”刘潇潇手一甩,回瞪她,“白洛莹,你二哥就要被那个女人抢走了,你现在拦着我到底什么意思?”

    白洛莹伸手勾起她的一缕红色头发,在指尖上绕了几圈,“我什么意思你难道还不明白?裴伊月配不上我二哥,但是你更不配。”

    闻言,刘潇潇不怒反笑,她从白洛莹手中抽出自己的头发,挑衅道:“对,我们都不配,就你配,可惜啊,可惜他是你哥,难道你还妄想跟他怎样?”

    看着白洛莹的脸气的变了色,刘潇潇再次笑了笑说:“跟裴伊月比起来,我们也算是老交情了,只要你愿意帮我,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往后我做了你嫂子,自然也会事事让着你,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白洛莹心里冷笑。

    下一瞬,白洛莹一敛之前的高傲,看向她,“好,我帮你,不过我二哥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万一坏了事,你可别往我身上推。”

    刘潇潇弯起嘴角得意一笑,“你放心好了,只要能赶走裴伊月,我什么都敢做。”

    ……

    三个人出去五个人回来,白洛莹来这倒是没什么,但是看着那一头红毛的刘潇潇,白晋鹏就觉得脑浆疼。

    他把白洛言偷偷拽到一边问:“这出去一会,怎么还把老刘家丫头招回来了?”

    “刚刚在集训场遇见的。”

    白晋鹏老眼一眯,狐疑的看着他,“她该不会是跟着你来的吧?”

    白洛言失笑,“爷爷您就放心吧,她喜欢的人是小庭,就算她想给您当孙媳妇,也不是从我这进。”

    闻言,老爷子宽心的松了口气,“这我就放心了,臭小子眼光那么高,看不上她的。”

    看着坐在白洛庭身边的裴伊月,白洛言敛了敛嘴角的笑意。

    他挑来挑去最后选的人却仍旧是她,现在放眼整个北城,怕是都再难找到比得过她的女人了吧!

    “白爷爷,时间不早了,我想我该走了。”

    白晋鹏走过来,听她说要走,立马急道:“别呀,你难得来,怎么也要吃过晚饭在走。”

    裴伊月正为难,白洛庭突然拉住她的手,“急什么,反正回酒店也是你跟我两个人,你就这么想跟我单独在一起?”

    白洛莹和刘潇潇端着泡好的茶从厨房走出,听到白洛庭的话,白洛莹脸色沉了沉。

    之前就听裴心语说裴伊月住去了她二哥的酒店,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两人走近的同时,白洛莹看了一眼刘潇潇手里的几杯热茶。

    “啊——”

    刘潇潇一个不稳,整个人朝前扑了过去,手里的茶杯以肉眼见得到的速度朝着裴伊月洒了过去。

    “小月!”

    白洛言还没有走近,离裴伊月比较远,他伸手,但却比不上茶水洒下来的速度。

    听到白洛言的叫声,白洛庭一怔,他倏然起身,一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扫向飞来的茶杯,回手一把揽住她的肩头。

    杯子在半空中相撞,紧接着又是落地的碎裂声,白洛庭的动作很快,但还是没有快过惯性,几个杯子里的茶就像是瞄准了似的,几乎全都洒在了他的手上。

    顾不上手上火辣辣的疼,他紧张的看向怀里的人,“有没有伤到?”

    裴伊月摇了摇头。

    刚刚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结束了。

    喷溅的茶水多多少少的洒在了她的肩上,这样的温度若不是白洛庭拉了她一下,恐怕这会儿她就毁容了。

    看了一眼白洛庭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整个手背甚至连指尖都烫红了。

    裴伊月一怔,拉过他的手,“你没事吧,烫成这样。”

    白洛庭甩了一下手背上残留的水,担忧的眉心始终没有松开,“我没事。”

    看到白洛庭的手,白洛莹一惊,走来,不知所措的急道:“二哥,你的手烫伤了,怎么办,快去医院吧!”

    白洛庭微微侧目,看了她一眼,深沉的眼底似乎有种厌恶。

    他开口,声音很沉,“我没事,不过这杯茶要是泼到她身上,我就扒了你们两个的皮。”

    ……

    敷了冰也涂了药,可白洛庭的手还是起了一层水泡,半截手臂虽然被袖子挡着,但也被滚开的茶水烫红了一片。

    裴伊月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涂着药,心里却想着白洛庭刚刚对白洛莹的态度。

    从上次她就发现了,他这个哥哥好像一点都不疼他的妹妹,人家好心关心一下,他居然还要扒了她的皮?

    “心疼了?”看着低头涂药的人,白洛庭得意的弯了弯嘴角。

    裴伊月眼不抬,挽了挽他的袖口,“死猪不怕开水烫,看来你一点都不疼。”

    “你疼就够了。”

    裴伊月手上动作一顿,抬头,清冷的眸稍显暗淡,“没本事全身而退就不要乱救人,现在你受伤弄的好像我是罪魁祸首,我招谁惹谁了?”

    白洛庭靠着沙发,单手撑头,看着她,“当罪魁祸首总比被烫掉一层皮好吧,你这张脸我还没看够呢,要是伤了我找谁赔去?”

    裴伊月原本还有些内疚,可是一听他的话,顿时觉得只烫掉他一层皮有点少了。

    药涂了一半,裴伊月把他的手一甩,“烫成这样涂药没用,你还是去医院吧。”

    见她起身走了,白洛庭笑了一下没说话。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鼓起的水泡实在是碍眼,他随手在医药箱里翻出一把小刀,挑破水泡拿纱布随便缠了一下,起身跟了过去……

    “你刚刚为什么推我,你是想让我把茶水倒在裴伊月身上对不对?”

    “刘潇潇你是不是疯了,你难道没看到被烫到的人是我二哥吗?”

    “呵,是啊,你也没想到庭哥哥会宁愿自己受伤也去拉她吧,你想害裴伊月,还想让我来当替罪羊,白洛莹,你好恶毒。”

    “恶毒?刘潇潇,你别胡搅蛮缠,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就算是不喜欢裴伊月,也不会去害我二哥。”

    洗手间的拐角处传来白洛莹和刘潇潇的声音,听起来两人像是在争吵,而吵架的内容正是刚刚的那次“意外”。

    裴伊月站在拐角处,指尖轻轻摩挲。

    手上的药膏这会儿也差不多被她搓干净了,她们两个的话听到这,她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转身正准备走,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