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哥哥,我刚刚看新闻了,新闻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要跟这个女人订婚?”

    白洛庭皱眉看了她半晌,嫌弃的推开她的手,“是真的。不过你这脑袋怎么回事?开花了吗?”

    刘潇潇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庭哥哥觉得不好看吗?”

    “……”

    打击女性可不是他的一贯作风,白洛庭选择沉默。

    他伸手一捞,把裴伊月从白洛言身边拽了过来,“带你去放几枪。”

    看了一眼枪靶,裴伊月垂了垂眼睫,“我不会。”

    真庆幸,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蒙小妖不在,不然的话她恐怕要被惊掉下巴了。

    白洛庭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拉着她,“我教你。”

    好端端的要教她用枪?

    裴伊月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他是在躲刘潇潇。

    她一边被白洛庭拉着走,一边哧笑打趣,“不愧是白二少,红颜知己我见多了,但红到脑袋上去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样的话对白洛庭来说根本连讽刺都算不上,他看了她一眼,“就知道你没见过,所以特意带你来见识。”

    “那真是让白二少费心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案桌前,枪都是组装好的,白洛庭拿起一把放进她的手里,“试试。”

    看着手里的枪,裴伊月动了动眼睫。

    开枪她倒是会,不过她若是真的开了枪,恐怕就要乱了这军训场了。

    裴伊月托着枪的手一翻,把手里的枪往桌案上一放,“我不会。”

    白洛庭似乎就在等她这句话,他嘴角一撩,转身来到她身后,拥着她,再次拿起枪放在她的手里,一双大手将她的手覆住。

    裴伊月不能否认这的确是最佳的教枪姿势,可是这样的动作由他做出来,怎么就那么暧昧?

    “专心点,看前面。”

    温热的喘息铺撒在她的耳边,裴伊月皱眉,不经意的躲了一下。

    “白洛庭你放开我,我不用你教。”

    闻言,白洛庭轻笑,“晚了。”

    ——砰!

    裴伊月手里的枪猛地一阵,子弹打中前面的枪靶,距离不算远,依稀看见正中红心。

    裴伊月有些意外。

    刚刚那一枪基本上算是白洛庭打出来的,外加她挣扎时的阻力,她倒是没看出来,他枪法还挺令人刮目相看的。

    裴伊月微微侧首看了他一眼,就见他得意一笑,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给你崇拜我的机会。”

    裴伊月眉一拧,正准备挣开他的手,然而白洛庭却先她一步的将她桎梏,在她耳边低声说:“听话,在我身边待着,别跟我大哥走那么近。”

    裴伊月动作一顿,不由的缩了一下眼眸。

    别跟他大哥走那么近?

    为什么?

    “这么久了,你倒是没退步。”

    白洛言走过来,看似满意这一枪打出的成绩。

    白洛庭转身的同时长臂在裴伊月腰间一搂=勾,扬眉看向白洛言,“要不要比比?”

    白洛言没说话,只是走到另一个桌案前那起一把枪,上膛,瞄准,射击,一套动作下来短短几秒钟,却是那般的泰然自若。

    白洛庭不甘落后,松开搂着裴伊月的手,拿起她之前用过那把枪,单手抬起,动作丝毫不差于白洛言的专业。

    砰砰砰!

    三枪全部正中枪靶红心。

    “庭哥哥你太帅了,我就知道咱们大院里枪打的最好的人就是你。”

    刘潇潇这么说并不是马屁,而是因为白洛言的三枪,有一枪没有打中红心。

    裴伊月眯了眯眸子,看向白洛言的枪靶。

    这里的枪靶都是草靶子,子弹一般都会卡住,而白洛言没有中的那颗子弹卡住的位子,好像多出了什么。

    裴伊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白大哥是故意的吗?”

    闻言,白洛言似乎有些意外,他看向裴伊月,笑了笑,“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

    习惯?

    这样的习惯是有多可怕?

    他们生在军阀世家,会开枪很正常,枪开的好也很正常,可是白洛言这种程度又,岂会是一句好等概括的?

    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白洛庭奇怪的皱了下眉,走到枪靶前,看着那只被子弹卡住的秋蝉,叹了口气。

    “大哥,你这算不算是作弊?”

    白洛言不在意的笑了笑,“抱歉,要不再来一局?”

    再来一局已经没必要了,单单看着裴伊月的反应,白洛庭就知道她已经认定这局赢的人是谁了。

    看着白洛庭面色不佳的往回走,刘潇潇上前,伸手指着裴伊月,“你,出来跟我比。”

    裴伊月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刘小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不然你以为我跟谁说话?”

    白洛庭走过来把裴伊月往身旁一拽,蹙眉看向刘潇潇,“刘潇潇,你就这点出息?一个大院长大的居然要跟她比?”

    “庭哥哥,她都不帮你说话,你干嘛还护着她?”

    “我的女人我当然护着!”白洛庭理所当然的说。

    刘潇潇气的不行,跺了下脚,再次给了裴伊月一个白眼。

    裴伊月无语的笑了一下。

    她招谁惹谁了?

    “她不跟你比我跟你比。”

    白洛莹穿着一身休闲装从远处走来,乖巧的小脸上带着清纯的笑意。

    可是这样的笑脸对裴伊月来说却如荼如毒,之前还想要她的命,现在却把自己伪装的这么和善,她到底想干什么。

    白洛莹走到裴伊月面前,拉起她的手亲切道:“小月姐,今天的新闻我看了,你要跟我二哥订婚往后你就是我嫂子了,要是有人想欺负你,先让她过了我这关。”

    呵!

    嫂子?

    裴伊月动了动嘴角,像是在笑,却没有说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白洛庭看了一眼被白洛莹拉住的手,低垂的眼中透着一种隐约的深意。

    他再次看向白洛莹,就见她弯着眉眼朝他笑了笑,“二哥,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还怕我赢不了刘潇潇?”

    赢不赢的了刘潇潇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她此刻的态度。

    白洛莹和刘潇潇也是一对冤家,其中一个人挑衅,另一个无论如何都会应战。

    看着两人去了桌案前举枪,裴伊月淡淡的垂下了眸子。

    看来,为了白家这三兄妹,她暂时还不能摆脱白洛庭。

    白洛莹到底为什么想杀她,白洛言又是不是她要找的“猎物”,或者,白洛庭才是?

    太多的疑惑还没有解开,她的任务还没有结束。

    砰砰的枪击声震耳,可是看着枪靶,裴伊月却暗自叹了口气。

    这两个女人的射击手法,实在是惨不忍睹。

    就这种精准度,连蒙小妖都不如,居然也好意思拿出来比?

    “不分胜负。”

    裴伊月喃哝了一声,之后就低下头,懒得再看了。

    她的声音不大,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但是站在她身旁的白洛庭个白洛言还是听见了。

    出结果的时候,白洛庭和白洛言都小愣了一下。

    白洛莹和刘潇潇枪法不怎么样,但小肚鸡肠却不一般,她们开的枪太多,没办法用数子弹的方法来计算,所以就叫来了公正的计算员。

    “白洛莹,三环,六环,六环,九环,八发脱靶。”

    “刘潇潇,两环,三环,五环,五环,九环,七发脱靶。”

    “两人环数相同,平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