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0 踩你尾巴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0 踩你尾巴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听着那震耳欲聋的一声吼,裴伊月一愣,诧异的看向白洛庭。

    门前,白洛言走进刚好看到刚才的一幕。

    他在外这一年多,多少少也听说过裴伊月的事,被说成是一个柔柔弱弱的人居然敢去接老爷子的一棍,这是要有多大的勇气和胆量?

    老爷子回过神,急忙去看裴伊月的手,“丫头没事吧?有没有打疼你?你这孩子真是的,怎么能用手去接呢,这小子都被我打惯了,挨那么一两下没什么呢,你这一接万一真的把你打坏了可怎么整?”

    裴伊月搓着自己的手心,的确是有些疼,但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夸张,“我没事,您别担心,不过是打一下而已,我还受得住。”

    受得住?

    白洛庭再次紧了紧眉心。

    平时老爷子一棍子下来多疼他不是不知道,况且刚刚那一棍子少说也也使了七八成力气,她的受得住,是想说她真的是挨打习惯了吗?

    “你以为你是钢打的?”

    又是一吼,裴伊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她替他挨了打,他不道谢也就算了,居然还接二连三的吼她,有毛病吧这人!

    “在门外就听到你嚷嚷的声音,有人踩到你尾巴了?”

    看到白洛言走进,裴伊月好奇的看了过去。

    白洛言见她在看自己,沉稳的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这么多年没见,胆子还是这么大。”

    这么多年没见?

    刚刚这位老爷子好像也说了这么一句话。

    裴伊月疑惑的看着他,“你是……”

    “他是我大哥,白洛言。”白洛庭介绍的同时,伸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到自己身边。

    “你好,我是裴伊月,”裴伊月点了下头,“刚刚你说这么多年没见,我们以前见过?”

    闻言,白洛言脸上的笑意微微僵持,他看向白洛庭,“她不记得以前的事?”

    白洛庭垂了垂眸,“当时她还那么小,应该记不住吧!”

    说到以前的事,每个人心里有都写遗憾,老爷子见气氛不对,赶紧招呼道:“好了好了,都别在这站着了,你们都没吃午饭吧,一起吃吧,丫头,你下午就别走了,让两个小子带你到处转转,以前你就喜欢去后院,这么多年没来了,过去看看,看看还跟你小时候一不一样。”

    裴伊月小时候的事她的确记不清了,这些年来她一个人在外面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单单这十五年的记忆,就够她堵塞整个大脑,她哪里还有空余的时间去回忆小时候的事?

    只不过,裴家和白家算不上交好,她小时候的却跟白家有来往,她走丢之前不过才四五岁,她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来到白家的?

    ……

    午饭过后,白洛庭和白洛言带着她来到后院的军区练习场。

    这样的地方裴伊月并不觉得陌生,她以前的训练基地跟这差不了多少,只不过这军区……

    若不是认识了白洛庭,她恐怕这辈子也进不来。

    正午的阳光正浓,这个季节每天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最舒服。

    看着那三五成排的兵有的练枪有的长跑,口号整齐,步伐一致,裴伊月不由感叹,“他们很辛苦啊!”

    回想当年,她真的觉得这样的训练很辛苦,虽然,她的辛苦可能是他们的十倍,甚至百倍!

    “当兵不都这样吗,没什么辛苦的。”白洛言的话很轻,很显然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训练。

    裴伊月好奇的看了白洛庭一眼,“你也当过兵?”

    白洛庭嗤笑,“兵是没当过,但是你觉得从小在这院儿里长大的人,有几个没受过训练的?”

    “是么?那还真是看不出来。”

    他也受过训练?

    难不成他是在受过训练之后被人把全身的骨头卸了,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白长官。”

    两个新兵看到白洛言,齐刷刷的行了一个军礼,转身,正步离开。

    “长官?”裴伊月好奇的看向白洛言。

    迎上她的视线,白洛言淡淡一笑,“我刚从京都回来,暂时担任这里的长官。”

    京都?

    裴伊月眼眸一缩,目光变的有些凝重。

    “白大哥今天多大?”

    “二十八。”

    二十八,京都回来的,太巧了!

    裴伊月凉凉的动了下嘴角,垂下的眼睫遮住了眼中的晦暗,“二十八岁就当上长官,真是不容易。”

    突然,她好像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她抬头看了看白洛言,又回头看了一眼白洛庭,“你也二十八?”

    两个人都是二十八,看起来又不像是双胞胎,怎么可能?

    白洛庭可从没见过她对他这么上心,心里有些不爽,抬眸瞪了白洛言一眼,“他是领养的。”

    “……”

    裴伊月心底的疑惑顿解,同时另一种想法腾升而至。

    领养,这个线索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她再次看向白洛言,眼中的深意却被误解为诧异。

    白洛言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

    突然……

    “庭哥哥!”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人,哦,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夸张的女人。

    黑色的夹克衫,露着肚脐,她长得有点黑,但眼睛周围更黑,一头火红的长发,看起来有些令人惊悚。

    刘潇潇跑过来,用那双分不清哪里是眼珠的眼睛瞪了裴伊月一眼,而后两手一缠,搂住白洛庭的胳膊。

    “庭哥哥,你来这怎么也不叫上我?”

    说着,她再次瞟了裴伊月一眼。

    标准的大家闺秀装扮,脚下居然还是高跟鞋。

    她嗤了一声,“穿成这样来什么训练场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