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9 白爷爷误会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9 白爷爷误会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洛庭捂着吃疼的胳膊,无语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白晋鹏。

    “爷爷,您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动武?你就这把年纪了,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听到白洛庭叫他爷爷,裴伊月愣了一下。

    这老爷子看起来这么凶,想必比她家爷爷还要难伺候。

    正想着,突然一道凌厉的视线朝她扫射而来。

    白晋鹏扬了扬下巴,“这谁家孩子又被你骗来了,居然敢带着来,你小子活腻歪了?”

    骗?

    呵呵,这位爷爷还真是了解自己的孙子!

    裴伊月从白洛庭身后走出,朝着老爷子点了下头,“您好白爷爷,我是裴伊……”

    “丫头?”裴伊月的自我介绍还没说完,老爷子眼睛一亮,惊讶道。

    他一把推开白洛庭,上前拉着裴伊月的手,苍老的脸上顿时浮起深刻到露出褶子的笑。

    “原来是月丫头,这么多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走走走,快跟爷爷进去,这大冷天的再把你这小身板给冻坏喽!”

    裴伊月茫然的被白晋鹏拉着往里走,心里奇怪自己啥时候见过这位脸色多变的老爷子了?

    回头看了白洛庭一眼,却见他勾着嘴角,似乎对他爷爷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

    白晋鹏没有直接带裴伊月回屋,而是带她去各家显摆了一番。

    这些天的新闻大家都看了,只是没想到,白洛庭真的把她给领回来了。

    刘家老爷子职位没有白晋鹏高,可眼光却不低于他,裴伊月这一年来的名声他可是实打实的听在耳里看在眼里,如今被他白家二小子得去了,他还当真是有些眼红。

    送走了白晋鹏,刘国宏坐在客厅嘟囔道:“那裴家丫头是瞎了不成,居然真的跟了老白家的二世祖,那臭小子整天吊儿郎当的,连我们家文旭都比不上。”

    刘潇潇穿着一条破洞的牛仔裤,短小的黑色背心露着肚脐,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夹克,一头短发染得通红,她站在门前看着白家大门,脖子伸的老长。

    听到刘国宏的话,她不满的回头,“爷爷怎么能这么说我庭哥哥,要我说应该是裴伊月配不上他,您没看最近的新闻吗,她跟她妹妹的未婚夫一直牵扯不清,也不知道庭哥哥看上她哪了,不就长了一张好看点的脸吗,有什么了不起。”

    刘国宏喝了口茶,看了一眼满口牢骚的人,“什么庭哥哥?我可警告你,离那混小子远点,不过话说回来,还好着裴家丫头看上的是白家二小子,要是看上的是言小子,你怕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刘潇潇不屑的哼了一声,“这种机会爱给谁给谁,反正我是不要,我就要庭哥哥,这个裴伊月她别想跟我争。”……

    裴伊月坐在客厅里四处看了看,这屋子虽然有些年头了,但却算不上老旧,所有的陈设都保养的很好,却唯独这沙发是新款的样式。

    见她一直盯着沙发,老爷子笑了笑说:“丫头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这屋子里都是老物件,却唯独这沙发不是?”

    裴伊月看向老爷子,点了点头,“嗯,的确是有些奇怪。”

    白晋鹏抬眼撇了白洛庭一眼,“还不是这臭小子,成天没个整形,说之前那黑木椅坐着不舒服,非要换成这种,你瞧瞧我这屋子里,都是一些陈年旧物,配上这么一个沙发简直是不伦不类。”

    裴伊月干笑两声,没说话,心里却在想:白洛庭这家伙向来只考虑自己,能做出这样的事也不稀奇。

    白洛庭坐在裴伊月身旁,朝老爷子眨了眨眼睛。

    老爷子不耐烦的皱了下眉,看向裴伊月说:“丫头,你跟我们家臭小子的事我也听说了,我知道这小子在外面名声不太好,可是往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白爷爷您误会了,其实我跟白洛庭……”

    话没说完,电视突然打开了。

    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那不正是刚刚在酒店门前她和白洛庭吗?

    看了一眼白洛庭手里的遥控器,裴伊月狠狠瞪了他一眼。

    听到白洛庭说到他们决定订婚,白晋鹏一愣,看向他们两个,“订,订婚?你们两个该不是……”

    “爷爷,您又来了,别胡说八道。”

    老爷子想说什么白洛庭心里清楚,不过这话他听听也就算了,要是让裴伊月听到,怕是她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老爷子尴尬一咳,突然笑了,“原来是我瞎操心了,既然你们说到订婚的事,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会去跟你家里人商量的,不会让你们等太久。”

    “白爷爷,您真的误会了,事情不是这样的。”裴伊月没想到她的一时放纵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样,订婚,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白洛庭伸手在她肩头一揽,把她拽进怀里,坏笑道:“什么误会,我都已经在媒体面前说的很清楚了,你要是不同意,为什么当时不反驳?”

    “你……”

    看着他一脸的得意,裴伊月恨不得撕烂他的脸。

    她转头看向老爷子,“白爷爷,事情真的不是这样,我并没有答应跟他订婚,今天的记者会不过是为了澄清我跟古宸的关系,我之所以配合他,是不想在记者面前把事情变的更糟。”

    听了她的话,白晋鹏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看向白洛庭,突然起身扬起手里的拐杖,“臭小子,你又给我乱来!”

    白洛庭从小到大早就习惯老爷子动不动就甩棍子这件事,可是裴伊月却不习惯。

    出于本能,见到危险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反抗。

    没人看清她是怎么站起来的,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老爷子手里的拐杖却已经被她稳稳的接在了手心里。

    啪的一声。

    裴伊月整条手臂一颤,她却只是隐隐的皱了下眉。

    老爷子下手一向不轻,这一棍子下来想也知道有多疼。

    白晋鹏在军队这么些年,这还是头一个敢用手来接他棍子的。

    白洛庭一怔,蹭的站起,拉过她的手吼道:“裴伊月你没有脑子吗?谁让你替我挡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