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一早就醒了,看了一眼酒店送来的报纸,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白洛庭从裴家把她带走这件事她已经想到会上报,可是她跟古宸抱在一起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放下杂志,她头疼的揉了揉额角,起身,不知道什么东西从裤子口袋里掉了出来,低头看了一眼,原来是那条被蒙小妖偷出来的项链。

    捡起脚边的项链裴伊月踌躇了一下,拿起酒店座机电话拨通蒙小妖的号码……

    “你还知道打电话来啊?”

    蒙小妖窃取别人信息的手段裴伊月在了解不过,她能猜到是她也是正常,“你还敢说,你到底祸害了白洛庭多少瓶酒,被你害死了。”

    “什么意思啊,我出手当然是全部,不然你还以为我会好心到给他留一瓶吗?”

    裴伊月无语,“我问你,白洛庭的项链你是在哪拿的?”

    “床头右边的柜子下有个隔层,在那拿的。”

    “知道了。”

    挂断电话,裴伊月走进卧室,打开床头右边的柜子,的确有个隔层,隔层里放着一个木匣子,里面放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物件,还有一颗烧焦了一半的西洋棋。

    木匣子的下面压着一个文件袋,裴伊月把项链放进木匣子,正准备看看文件袋里装了什么,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

    这么早会是谁来?白洛庭自己有房卡,他是绝对不会敲门的。

    走出卧室,打开门,裴伊月一怔,“妈?”

    裴心语站在丁芳华身后,一张脸狰狞的像是要吃人,裴伊月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妈,您怎么来了?”

    “伊月,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

    裴伊月轻轻点了下头,“看了。”

    丁芳华开口第一句话不是让她回家而是问了报纸,看来她这个裴家可有可无的女儿当真是比不上一个头条新闻。

    裴伊月淡淡的垂下眼睫,说不上失望,因为这失望的感觉已经让她麻木了。

    丁芳华上前拉着裴伊月的手,“伊月,妈知道你委屈,如果当年你没有走丢一切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可是古宸已经跟你妹妹订婚了,你就放手成全他们不行吗?”

    闻言,裴伊月不敢相信的看着丁芳华,“妈以为,是我在勾引古宸?”

    丁芳华没有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但是她的话里话外的确包含了这种意思,看着裴伊月失望的目光,丁芳华摇了摇头,“不,妈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对古宸没有这个心思,我只是想让你为了心语干脆一点拒绝他。”

    裴伊月失望一笑,推开丁芳华拉着她的手,“妈怎么就知道我没有拒绝过?”

    来这之前丁芳华跟裴心语说好了不让她说话,可是一看到裴伊月,裴心语就控制不住自己。

    她突然上前推了裴伊月一把,吼道:“裴伊月你不要脸,我说你昨天怎么走的那么干脆,原来是在打古宸哥的主意,你以为仗着自己有一张狐狸精似的脸就能勾引天底下所有的男人吗?”

    裴伊月看着那歇斯底里的人,面色淡淡,“那你呢?你明知道古宸不喜欢你却仍是死赖着他,没错,他是来找过我,他还跟我说过这辈子绝对不会娶你,可是那又关我什么事?”

    一年了,因为她是她的妹妹,裴伊月已经对她足够容忍,这样磨着性子的忍耐要到哪天才是个头?

    “你胡说,古宸哥不可能说这种话,是你,是你勾引他的,是你让他这么说的。”裴心语抓狂的嘶吼,仿佛再大的声音都释放不了她心中的恨,她猛地扬起手,也不顾是不是在丁芳华面前。

    看着那甩起的手,裴伊月垂在身侧的手倏然握起,裴森明身为她的父亲,他的一巴掌她忍了,可是她裴心语算什么?她何必要对她一忍再忍?

    裴伊月眼眸一紧,下一瞬,裴心语高扬的手突然被出现在她身后的人抓住用力一甩,裴心语脚下不稳,朝后踉跄几步跌坐在了地上。

    看着一脸阴沉的白洛庭,裴心语睁大了眼,恨意不减的吼道:“又是你,白洛庭,你到底想干什么?”

    “裴二小姐到底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昨天我在裴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裴伊月是我的女人,没人可以动她,你老子不可以,你觉得你行?”白洛庭脸上难得没了笑意,深邃的眼浮着一层的恼火,他睨着跌在地上的裴心语,冷冷的话像是一块冰溜砸下,让人从头到脚感到瑟寒。

    裴心语坐在地上,一张脸几乎暴躁到扭曲,她伸手指着裴伊月,“是她先勾引古宸哥的,她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你还要她?”

    白洛庭眼一缩,眉心一点点蹙起,“不要脸?你说的是谁?再说一次我听听。”

    白洛庭是什么样的人裴伊月心里清楚,可她却静静的站在门前,丝毫没有开口求情的意思。

    丁芳华心中不安,走到白洛庭面前求情道:“白二少,心语还小不懂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不过是在说点家事,没什么严重的。”

    丁芳华的话让白洛庭不满的皱了下眉,他看向丁芳华,“裴伯母偏心我能理解,但是最好有个度。”

    闻言,丁芳华尴尬一瞬,一时没有接上话。

    白洛庭再次看向赖在地上不起的裴心语,“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你对她动手了,如果还有下一次,本少就亲自教教你乱打人的后果,另外,管不住男人是你自己的事,别总赖在别人身上,昨天古宸来的时候我也在,发生什么我比你清楚。”

    收回视线,白洛庭不满的看向裴伊月,见她垂头一言不发,心中不免有些恼火,“下次要是再有人敢跟你动手,你就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他难得认真,裴伊月却忍不住想笑,她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他。

    白洛庭走到她身边拉过她的手,正要往里走,脚步突然顿了一下,“裴二小姐若是没办法处理好自己的人际关系,我劝你往后还是不要出来招人嫌,免得你又得罪了什么人害在我家小月身上,车祸这件事我暂且不追究,但若还有下次,咱们就旧账新账一起算。”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丁芳华看向裴心语,“伊月的车祸跟你有什么关系?”

    裴心语惊慌的摇头,否认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做过,什么都没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