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3 我是帮你试毒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3 我是帮你试毒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半个小时不到,裴伊月活活折腾去了半条命。

    听着那不断的呕吐声,傅里奇怪的看着白洛庭问:“你给她吃了什么?”

    白洛庭换了一身衣服站在洗手间门,前无辜的摊了摊手。

    不知过了多久,洗手间的门终于开了。

    裴伊月捂着肚子走出,脸色苍白的看着傅里,虚弱道:“我喝了红酒。”

    她今天什么都没吃,唯一入口的就只有红酒,如果说叶彦杰喝的那次是白洛庭故意给他的,那么就说明白洛庭已经知道这里有人来过。

    这家伙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却一直在试探她,现在她倒霉的中了招,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打消一下他的怀疑。

    听她说了红酒,白洛庭转身走去客厅吗,拿起那个几乎空掉就酒瓶看了看,微微皱了下眉。

    他之前怀疑潜进这来的人是裴伊月,毕竟他丢房卡那天只有她一个人接近过他,可如果真的是她的话,她又怎么会傻到去喝自己下过药的红酒?

    走回房间,白洛庭站在门前看着窝在床上打着吊瓶的人。

    消瘦的身子,苍白的脸,怎么看都是楚楚可怜,难道真的是他猜错了?

    “你的酒该不会真有问题吧?”傅里问。

    白洛庭端了端肩,“可能过期了。”

    裴伊月躺在床上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听他说过期了,她默默的松了口气。

    不管白洛庭是不是真的相信红酒的事跟她无关,反正她现在是一点证明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

    慢慢的,裴伊月睡着了,再次醒来却是被白洛庭叫醒。

    睁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都已经黑透了。

    房间的灯没有开,只有床头的暖色灯昏昏暗暗的亮着。

    白洛庭坐在床边看着她,眼中似乎多了许多深沉,“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我不饿。”裴伊月无力喃哝一句,闭上眼想要继续睡。

    见她再次闭上眼,白洛庭淡淡一叹,起身扶她,却被她不耐烦的推开。

    白洛庭弯着的身子一顿,看着她,“想让我用嘴喂你?”

    裴伊月没力气跟他吵,她紧着眉,把头转向一边,“我不想吃。”

    “不想吃也要吃,你今天一整天除了偷喝我的酒还吃什么了?”

    裴伊月只想安安静静的睡一觉,可是他却没完没了的唠叨,她瞪了他一眼说:“我那不是喝酒,我是帮你试毒。”

    闻言,白洛庭呵呵一笑,“既然你都帮我试毒了,我更应该好好伺候你了。”说着,白洛庭拽着她的胳膊一扯,直接把她拽了起来。

    裴伊月瘫着身子差点撞到他身上,白洛庭拉着她的手没松,扶住她笑了笑,“这不是起来了吗?”

    看着他去拿放在一旁的粥碗,裴伊月不耐烦道:“我说了我不想吃。”

    白洛庭舀了舀碗里的热粥,自顾自的说:“我说了不行不吃。”

    看了眼递到嘴边的勺子,裴伊月头一扭。

    白洛庭眼一眯,“真不吃?”

    裴伊月不出声,下一秒,就见他把勺子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她一怔,脑后却突然多出一只手,覆上的唇将那满满的一口粥全都送进了她的嘴里。

    裴伊月错愕的睁大了眼,正准备吐,白洛庭突然捏住她的下颚一抬,“咽下去,不然你吐多少我喂多少。”

    裴伊月瞪着他,嘴里那口被渡过来的粥一直犹豫不下。

    白洛庭嘴角一扯,突然松开捏在她下颚上的手,“你要是还想让我喂,你就吐吧,我一点都不嫌麻烦。”

    还喂?

    裴伊月含着那口粥,脸憋的通红,她眼一闭,忍着恶心咽下嘴里的粥。

    白洛庭轻笑一声,点了点头,“真乖,看来你不是不想我伺候,而是想让我用嘴……”

    “别废话,我吃。”

    裴伊月恼火白洛庭,但此刻她却更气自己,寄人篱下她也找个正常点的,怎么会找这个变态?

    一碗粥吃的干干净净,白洛庭满意的笑了笑,摸了下她的头起身走了出去。

    裴伊月搭在被子上的手慢慢收紧,骨节攥的煞白,一声重喘,马上就要气炸了。

    以为白洛庭走了,裴伊月正准备躺下,却见他又从外面走了回来。

    裴伊月一怔,正要发火,白洛庭却再次坐在了床边。

    见他伸手去撩她的头发,裴伊月躲了一下身子,“你又想干什么?”

    白洛庭伸出的手落空,看了她一眼,“吃饱了有力气了是吧?”

    裴伊月皱眉瞪着他,她的确是吃饱有力气了,所以现在她不会再任由他为所欲为,“白洛庭,你要是再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这话是威胁,可是配上她那一脸的苍白,白洛庭一点都不觉得害怕。

    他勾唇一笑,故意凑近,手覆在她的腰上来回游走,“你想让我对你做什么?”

    蓦地,裴伊月手一扬,白洛庭朝后一躲,一把抓住她的手,“宝贝儿,就这点力气,还是别挣扎了。”

    裴伊月气的发抖,白洛庭抬起另一只手,手里拿着傅里上午给他的药膏,“我只是想帮你涂这个,别想歪了,我对病怏怏的女人没兴趣。”

    裴伊月动作一顿,皱起眉,“耍我很好玩吗?”

    “好像是你动机不纯,总想让我对你做点什么。”

    “你放……”

    “嘘!”白洛庭伸手抵在她嘴上,笑了笑说:“气质,气质,脏话不适合你,乖。”

    勾起遮在她脸上的发别在耳后,白洛庭挤出药膏在指尖上,一点一点的在她脸上涂抹。

    小心翼翼的动作不容忽视,可裴伊月还是感觉很生气,她这辈子最不喜欢这种无力还手的感觉,如果可以,她真想亲手剁了他。

    “要记得你是裴家大小姐,温婉贤淑的名声在外,脑子里别总想着怎么报复我。”

    听着这貌似自喃的话,裴伊月皱了下眉,这家伙属鬼的吗?

    瞪了他一眼,裴伊月没好气的说:“反正在你面前什么丑都出过了,还留着那贤淑有屁用。”

    ------题外话------

    收藏留言么么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