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

    “去开门!”浴室里,白洛庭喊了一声。

    裴伊月喝了酒,脸色微微泛着氤氲,她懒懒的起身,走到门前,打开门,蓦地一愣。

    古宸来这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他并没有想过裴伊月真的会来投奔白洛庭。

    看着她面色微醺的站在门前,古宸狠狠皱了下眉,“小月,跟我走。”

    裴伊月还以为上午白洛庭接了他的电话会让他死心,没想到他还真是执着。

    “古宸,你到底想干什么?”

    古宸不想解释,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扯,裴伊月一个不稳,直接撞进他的怀里。

    “你清醒点,白洛庭不是什么好人,我不会让你跟他在一起的。”

    突来的撞击让磕的裴伊月下巴生疼,她皱了下眉,“古宸,你先放开我。”

    “小月,我知道你在裴家受委屈了,跟我走吧,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啧啧。”

    本想听裴伊月的回答,却意外的听到了从房内传来的一声。

    古宸皱起眉,就见白白洛庭穿着浴袍,勾着嘴角,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晃荡着走了出来。

    古宸没有放开搂着裴伊月的手,白洛庭也不生气,只是脸上那时常伴随的笑意,已经淡到了肉眼见不到的程度。

    他靠着门框,抬了抬下巴,“松开吧,你多少也为她考虑一下,没看到她不想碰你吗,那手再举一会怕是要酸了。”

    裴伊月刚才那一撞的确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时没反应过来,两手就像个木偶似的不知所措的举着。

    听了白洛庭的话,裴伊月有些懊恼被他看到这样的场面,僵着的手一缩,推开古宸。

    白洛庭随手一捞,勾住她的腰往怀里一带。

    睨着怀里一脸诧异的人,白洛庭勾唇坏笑,“是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洗?”

    “……”裴伊月表示听不懂。

    白洛庭笑了一下,低头在她唇上一触,随后侧过身子,勾在她腰间的手稍稍用力,把她推进去的同时,手又不安分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

    “把自己洗干净,再把这套被别人碰过的衣服扔了,浴袍在房间,自己去拿。”

    感觉着屁股上被拍的那一巴掌,裴伊月身子一僵,险些咬碎后槽牙。

    她转过头,硬是隐忍着挤出一丝笑容,“知道了。”

    看她那张脸都气的变了色,白洛庭忍不住失笑,他敛回视线看着古宸,“怎么,还不走?你不是自己有未婚妻吗,怎么还对我家宝贝这么有兴趣,你来这你家里人知道吗?”

    “那你呢,你把小月带到这来,你家里人知道吗?”

    古宸隐忍的握拳,裴伊月对他来说就连碰一下都是奢侈的,他居然说亲就亲,而且还……

    白洛庭扬眉,似乎有些得意,他换了个姿势靠着门框,“当然知道了,我打算明天带她去见我爷爷,后天就让我爷爷去裴家提亲。”

    “提亲?”古宸不屑冷笑,“就你,你以为裴家会把小月给你?”

    白洛庭抱着胳膊,懒散中似乎又有一种不可忽视的傲气,他瞥了古宸一眼说:“不给我,难道你还奢望给你?别忘了,跟你订婚的是她妹妹,说不定将来你还要叫我一声姐夫。”

    说到这,白洛庭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古宸脸色黑的不行,他想要裴伊月已经是天方夜谭了,居然还妄想让他叫他姐夫,他一个流氓,配吗?

    “阿庭,电话。”

    房间里突然传来裴伊月的叫声,站在门前的两人纷纷一顿。

    白洛庭回头看了一眼紧关着的房门,阿庭?

    噗嗤一声,白洛庭忍不住失笑,“抱歉啊,我们家宝贝叫我了,你早点回吧!”

    房间里,裴伊月靠着墙,捂着脸,恨不得自己一头撞死。

    虽然她是纠结了很久之后才喊出‘阿庭’的,但是这两个字叫出来之后,她还是后悔的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白洛庭推门走进,裴伊月吓了一跳,她红着脸,佯装淡定的看着他,“他走了?”

    “当然。”

    看着白洛庭脸上明晃晃的笑意,裴伊月皱了下眉,转身要走,却被他一把抓住直接抵在身后的墙上。

    两人离的极近,可白洛庭却还不满足,他低下头凑近她的脸,极力想要捕捉她闪躲的目光。

    “阿庭?嗯?”

    “那个,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跟他纠缠这么久。”

    白洛庭的问题算不上问题,裴伊月的回答也算不得回答,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蠢。

    “脸红了?”白洛庭压着声音,让此刻变的更加暧昧。

    “喝酒喝的。”

    这借口还真不错。

    白洛庭呵呵一笑,突然勾住她的腰,让她紧贴着自己,“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他刚洗完澡,而且还穿着浴袍,一想到浴袍下也许是"chi luo"裸的……裴伊月突然挣扎,“我保证以后不叫了。”

    白洛庭手一紧,“那可不行。”

    “白洛庭,我忍耐有限,你快点放开我。”裴伊月瞪着他,开始不耐烦。

    白洛庭眯着眼笑了笑,“在叫一次我就放开你。”

    突然裴伊月捂着嘴干呕一声,白洛庭笑意一僵。

    下一秒,呕的一声,之前被她喝下去的红酒毫无预兆的从她嘴里涌出,并且一点都不浪费,全都吐在了白洛庭的身上。

    推开挡在面前的人,裴伊月连忙跑去洗手间。

    白洛庭僵持着身子,低头看了一眼,眼一闭,简直想死。

    “死女人,你到底干了什么?”

    ------题外话------

    小白:她咋地了?

    心心:布吉岛。

    小白:吐前能不能给点预兆?

    心心:不能(严肃脸)。

    小白:那能不能别吐我身上?

    心心:……

    小月:姑奶奶都让你放开了,活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