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1 大哥记性不错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1 大哥记性不错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家几代军阀,虽有权有势但却不比裴家有座老宅,过去他们全都住在军区大院,现在孩子们长大了,这才各自搬出了大院。

    山腰别墅,白洛庭坐在车里按了按喇叭,大门打开,两个佣人迎了出来,“二少爷,您回来了。”

    “嗯。”白洛庭应了一声,下车,“有人在家吗?”

    “先生前几天出差了,太太去打牌,估计晚上才能回来。”

    白洛庭已经大半个月没回来了,家里的风气还是一点都没变,他点了点头往里走,身后的佣人继续说:“不过大少爷刚刚回来了。”

    白洛庭脚步一顿,回头诧异,“你说我哥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人在哪?”

    “刚回来,人现在在房里。”

    闻言,白洛庭没再多说,快步走进上楼。

    砰砰几声,白洛庭用力敲了几下门,没一会,房门开了。

    白洛言一头短发,皮肤黝黑,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沉稳,身高跟白洛庭不相上下,但那挺拔的身姿却比白洛庭那时常没骨头般的样子端正许多。

    “你怎么回来了?”开口的人是白洛言,语气中透着些许的诧异。

    他虽然常年不在家,但也知道白洛庭每天在外鬼混不着家,今天他刚回来,能见到这个祖宗还真是好运气。

    “大哥,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放假了?”同样是诧异,但跟白洛言比,白洛庭却没底气了许多,毕竟白洛言不回来是因为正事,而他,是懒得回来。

    白洛言转身走进,门没关,显然没有赶他走的意思,“没放假,是我申请调回北城,明天开始去爷爷手底下做事。”

    白洛言房间里一张办公桌,一张椅子,另外多出来的一个单人沙发是专门给白洛庭准备的,他经常喜欢瘫在一处,可是白洛言又不喜欢别人躺自己的床,迫于无奈,只好在房间里给这小子安排一个位子。

    白洛庭大喇喇走进,往沙发上一坐,“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好歹也是个军官,却要在老爷子手底下干活,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子那脾气,以前一句话说不好扬的是军棍,现在好了,拐棍说打就打,根本不管你说不说话。”

    白洛言将桌上散乱的文件分类整理,期间看了他一眼,“怎么,挨打了?”

    白洛庭撇了撇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抱怨道:“岂止是挨打,差点被打死。”

    白洛言低声一笑,“因为新闻的事?”

    “不是吧?连你都知道了?你不是才回来吗,居然有闲心去看这些八卦?”

    白洛言整理文件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抬头看向白洛庭,“报道中的女孩真的是裴家那孩子?”

    这话问的有点奇怪,但白洛庭却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裴伊月丢了十五年,虽说她一年前已经回来了,但是白洛言这一年却一直在外,对于她的事完全不了解。

    “裴家既然能认回她,她自然是裴家的孩子,不然你觉得裴家老头会轻易找个外人当孙女?”

    白洛言垂了垂眸,“也是。”

    白洛庭起身走到桌前,两手撑着桌面,看着白洛言问:“大哥还记得她吗?小的时候她来过我们家。”

    白洛言整理的动作不停,点了点头,“嗯,记得,她喜欢笑,胆子小,喜欢去军营,不喜欢回家。”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说:“大哥记性不错啊,这么多年的事你都记得,你该不会是喜欢她吧!”

    白洛言瞪了他一眼,“别胡说,倒是你,那新闻是怎么回事?那孩子虽然丢了那么些年,但怎么说她还是姓裴,现在裴家跟古家联姻,不可能再把女儿交给我们白家,你想玩没人拦你,但是这趟浑水我劝你最好还是离远一点。”

    “一年不见,你怎么跟个老头子似的?我管她是古家还是裴家,我白洛庭喜欢谁关他们什么事,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都已经跟老爷子报备过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一定把那丫头拿下,到时候就让她跟我姓白,你觉得怎么样?”

    白洛言拿起最后一摞文件,整齐的放好,而后抬头看向白洛庭,“随便你吧,你喜欢怎样都行。”说着,他绕着桌子走开。

    “什么叫怎样都行啊?你就不能给我点意见?”

    “我的意见重要吗?”

    “当然重要。”

    白洛言走到床边打开行李箱,从箱子里拿出一套整齐的军装,他看向白洛庭,“那如果我说让你离她远一点,你也愿意?”

    闻言,白洛庭随意的脸色沉了一瞬,仅仅一瞬,再次弯起嘴角深笑,“这倒是真不愿意。”

    白洛言敛回视线,转身将衣服挂好,“这不就得了,所以说我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白洛庭总觉得他在躲什么,他瞥开视线,看到飘窗上那几年都没有动过的西洋棋,八颗棋子还是当年的陈列,那是他们四个一人放上两颗后的样子。

    “大哥这屋里还是跟当年没什么区别。”

    “是吗?”白洛言没有看他,回应中透着笑意。

    白洛庭直起身子,看向白洛言,“既然你不走了,改天出来坐坐,那丫头跟家里闹翻了,现在在我那,有时间带她跟你见一面。”

    白洛言转过头,随和一笑,“好啊,这么久不见,我倒是好奇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像新闻上说的一样,能有那么大的变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