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饭吃的死气沉沉。

    古宸回到办公室,疲惫的揉着额角,脑海里来来回回都是裴心语说的话。

    裴伊月挨了打,却承认了她跟白洛庭的关系。

    白洛庭,她到底为什么会跟白洛庭扯到一起?

    越想越觉得烦闷,他叹了口气,按起内线电话,“黄安,给我查一下白洛庭在白家之外的住处。”

    古家跟白家虽然斗不起,但是那个纨绔的白二少在他面前除了像个流氓,还有什么能比得过他,他不信裴伊月连这个眼光都没有,宁愿选个花心的痞子也不选他。

    ——

    整个北城唯一知道白洛庭心思的人就只有叶彦杰,只是他没想到,白洛庭这家伙动作这么快,才几天时间,居然就闹出这么大的新闻。

    他拿着杂志来到酒店,进门,却被从房间里走出的裴伊月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在这?”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就好像她是什么恶鬼一样。

    裴伊月淡淡的睨了他一眼,理直气壮的反问:“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叶彦杰,她要查的人之一,看来接近白洛庭还是有点用处的。

    叶彦杰一愣,抖了一下手里的房卡,“我是叶彦杰,我走进来的。”

    裴伊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叶彦杰?杰少?”

    叶彦杰点了下头,能被北城大名鼎鼎的裴家大小姐认识,应该也算他名声显赫吧!

    裴伊月视线一敛,转身走向客厅,“我住这。”

    “啊?”叶彦杰惊叫。

    裴伊月没有回头,走到柜子前倒了一杯红酒,“你手里不是拿着杂志吗,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离家出走了,暂时在这借住几天,白洛庭回家了,你要找他的话去白家吧!”

    叶彦杰拍了拍胸口,“原来是借住,差点被你吓死。”

    裴伊月品了一口酒,转过身,“你还不走吗?”

    叶彦杰一愣。

    “走,就走了。”

    正要走,目光突然落向她手中的酒杯。

    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红酒瓶,一口凉气吸入。

    他伸手指着裴伊月,惊恐道:“你,你,你该不会……”

    见他盯着她身后的酒,裴伊月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来一杯吗?”

    叶彦杰飞快的摇头,“这酒是你开的?”

    “不是。”

    叶彦杰提着的那口气松了一半。

    “我叫服务员开的,我没找到开酒器。”

    “……”叶彦杰嘴角狠抽几下,张着嘴,半天都发出声音。

    “你,你知不知道这些酒都是老白的宝贝,你居然就这么喝了?”

    看了看手里的酒杯,裴伊月不在意的说:“酒不就是给人喝的吗,他也没说不能喝。”

    叶彦杰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好吧,反正是他自己把你带进来的,他也怪不得别人。”

    白洛庭会不会生气裴伊月不知道,她只知道蒙小妖惦记这个酒惦记了很久,今天让她喝了,也算是了了她的一个心愿。

    “要不要来点?”

    叶彦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劝你也少喝点,这酒可能过期了,上次老白给我一瓶,差点拉死我。”

    裴伊月闻言顿了顿,不是说这酒是白洛庭的宝贝吗,他怎么会送给他?

    难道说,白洛庭知道他的酒被人动过,所以故意那叶彦杰试毒?

    要真是这样的话,这家伙也太缺德了吧,他们不是表兄弟吗,他居然连兄弟也不放过。

    “对了,听说宋思瑶找过你了?”

    闻言,裴伊月一愣,“你怎么知道?”

    叶彦杰呵呵一笑,自行得意的说:“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人可是我找的,老白为了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帮你找到人不算,还为了这件事差点跟傅里翻脸,就为了让宋思瑶给你个说法。”

    “你是说,白洛庭知道车祸的事跟宋思瑶有关?”

    “那可不,我调查出来的资料可都是一手的,不然你以为宋思瑶会主动找你?”

    主动找她?

    难怪宋思瑶那天会说她本来是打算亲自登门道歉,原来是因为白洛庭。

    这家伙真是吃饱了撑的。

    “多管闲事。”

    “你说什么?”叶彦杰没听清。

    “没什么。”

    现在想想,她跟宋思瑶见面那天会碰到白洛庭并不是偶然,他是因为知道宋思瑶会去所以才去的。

    怪不得那家伙一直缠着她,让她说谢谢,只是不知道宋思瑶有没有说那天见面是她约的,如果说了,不知道白洛庭又该怎么怀疑她了。

    ------题外话------

    裴大小姐喝了白二少的酒,白二少会不会生气呢?(~ ̄▽ ̄)~嘎嘎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