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

    “别闹,你的脸要去处理一下,不然怎么见人?”

    裴伊月侧目,语气不善道:“白二少还真是体贴,不过我的事不劳你费心,麻烦在这停车。”

    车不停,白洛庭也不去理会她的叫嚣。

    “如果我说今天的新闻不关我的事,你信吗?”

    “你觉得我会信吗?”

    知道她不会信,但他还是有点失望,转头与她对视,像是在考虑要怎么说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

    不知道是不是看惯了他欠扁的笑脸,突然严肃,裴伊月还真有些不适应,她眉一皱,“如果每个人都能用后脑勺开车,方向盘就不会设在前面了。”

    白洛庭眉梢一挑,敛回视线,轻笑,“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真的做我女朋友?”

    “你见过有人一只脚踩进了屎里之后不但不躲,反而要跳进粪坑滚两圈的?”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咂了咂嘴,“都说裴家大小姐温婉贤淑,这话当真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温婉贤淑也要分人,像您这种就免了。”

    “那这么看来,我在你心里的确跟别人不同。”

    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裴伊月实在不想给予什么评论。

    她转头看向窗外,不再理他。

    车停在医院门前,裴伊月却靠在那睡着了,白洛庭静静的看着她许久,眼中腾升出一种久违的温柔。

    视线落向她红肿的脸,他倾身靠近,撩了一下她脸上的发丝,心疼道:“笨蛋,躲一下会怎样,为什么要挨打?”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喃哝,裴伊月突然醒了。

    睁开眼,看到一张凑近的脸,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倏然而出的手直接就去遏他的喉。

    白洛庭一把抓住她伸来的手,惊恐,又有些诧异。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见她这般凌厉的出手了,上次他以为是他看错了,可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你在干什么?”裴伊月怒喝。

    白洛庭敛起心里的好奇,拧紧的眉心缓了缓,换上一脸的痞气,“没什么,想亲你一下的,可惜你醒了。”

    “神经病!”裴伊月手一甩,转身下车。

    白洛庭脸上的笑意慢慢敛起,看着她的背影,眼眸深深一缩。

    如果十五年前她来没有走失,也许她依旧是那个天真的女孩,不会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他拒之千里。

    现在她好像多了很多秘密,不知道这样的她过的是不是开心,如果不是,这一切又要怪谁……

    新闻的事傅里听说了,这种敏感的时候他还以为他们会避避嫌,没想到他们居然一起出现。

    看着裴伊月的脸,傅里回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这么明显的红肿显然就是被打的,他白二少看上的女人居然也有人敢动手?

    “看我干什么,赶紧给她处理一下,看着碍眼。”白洛庭不耐烦的催促。

    傅里找了些药涂在裴伊月的脸上,看裴伊月始终垂着眼睫,他想说的话也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

    涂好药,傅里将剩下的药递给白洛庭,“裴小姐没什么事,这药消肿,晚一点再涂一次就可以了。”

    白洛庭拿过药,随手往口袋里一塞,“谢了!”

    裴伊月站起,连一句道谢都没有就要走。

    傅里纠结一瞬,最终还是开口叫住了她,“裴小姐,有件事我想麻烦你一下。”

    裴伊月停下脚步,看着他,没说话。

    “我未婚妻很紧张你昨天的那位朋友,能不能麻烦你把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这‘未婚妻’三个字说的还真是刻意,就连白洛庭都有点受不了,他白眼一翻,忍不住哧了一声。

    裴伊月冷冷的撇开视线,“如果是你未婚妻想找她,就让她自己来找我好了,傅医生毕竟还没跟宋小姐结婚,现在就替她操心家事,未免有些牵强。”

    “我只是不想我未婚妻为这件事太费心。”

    闻言,裴伊月嘲讽一笑,“傅医生对对未婚妻还真好,只是不知道傅医生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好?”

    裴伊月话里的讥讽这么明显,傅里不得不怀疑是蒙小妖跟她说了什么。

    他隐隐皱眉,面色晦不可测,“她都跟你说了什么?”

    “你觉得她会跟我说什么?”裴伊月反问。

    傅里眉心再度拧紧,“他为什么会跟你提到我?”

    “为什么不能提?你就这么见不得人,还是说,你怕?”

    “怕?”傅里发出一声哧笑,眼中竟是流露出一抹伤痛,“我以为该怕的人会是她,一个一声交代都没有就整整消失两年的女人,凭什么值得我害怕?”

    他眼中的情绪很真实,可是却不足以打动裴伊月。

    在她看来,不管他说出来的话多么感人肺腑动人心魄,都抵不过蒙小妖的那句“我爱他”。

    裴伊月鄙夷一笑,那态度俨然是在藐视眼前这个比她高出许多的男人,“也对,有了新欢谁还会记得旧爱,的确没什么好怕的。”

    “呵!”裴伊月的鄙夷逗笑了傅里,然而在那笑中却隐隐藏着一抹恨意。

    “当初是她一声不响的离开,两年来杳无音讯,我几乎找遍了整个华夏,但却连她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如果是你,你怎么做?继续等下去?等到她回心转意,自己回来的那天再重新接受她?”

    傅里声声激动感慨,裴伊月却是无比的平静,她敛起嘴角的嘲讽,看着他,“如果你真的爱她,为什么不能等?两年而已,又不是二十年,是你等不起,麻烦不要再这么冠冕堂皇的埋怨她,你从没想过理解,更没想过她的离开是否情非得已,你只想着你自己。”

    裴伊月懒得再跟他说,面对他这种自私的人,只会让她忍不住暴打他一顿。

    看着裴伊月走掉,白洛庭站在一旁叹了口气。

    两年而已,又不是二十年,是你等不起!

    好不讲理的一句话,可他却是那么的赞同。

    他走过去拍了拍傅里的肩,“冷静一下好好想想,你要是真的想要她的联系方式,我帮你想想办法,先走了。”

    走出医疗室,白洛庭还以为裴伊月会自己先离开,可是刚一走出,就见那单薄的身影靠着墙壁站在那。

    “我以为你会先走。”

    裴伊月兴致低迷的垂着脑袋,正在自我调节心中的暴戾,她喃喃的说:“我出门没带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