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26 晋升为男朋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26 晋升为男朋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看到白洛庭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诧异,新闻发出大概也有几个小时了,这位白二爷不仅不避嫌,居然还敢亲自上门?

    问了这么久裴伊月始终不开口,记者们转向矛头围住白洛庭,“白二少,您刚刚说‘宝贝’是不是说明你跟伊月小姐真的在一起了?”

    “白二少,您在街上的广告语中那句‘伊人月下’指的就是裴伊月小姐是吗?”

    “请问白二少,伊月小姐已经答应您的追求了吗?”

    声声追问在耳边响起,可白洛庭却充耳不闻,他端着一张欠扁的笑脸,不顾那些挡在面前的记者,走到裴伊月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看什么呢,被记者吓傻了,看到我连笑都不会了?”

    这么多记者在场,裴伊月自然不敢发飙,她瞪着白洛庭,咬牙,“很好玩吗?”

    白洛庭深笑,凑近,“还行,你觉得呢?”

    “觉得个屁,你赶紧把这些人处理了,我没心情陪他们。”

    白洛庭身子一正,突然皱了下眉,摸了一下她的脸,裴伊月下意识一躲,抬眸,却见一向脸上挂着坏笑的他突然严肃的吓人。

    脸上仍旧是火辣辣的,裴伊月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也能想到是什么样。

    白洛庭没有说什么,身形一转,单手拥住她纤细的身子,“各位,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现在我要去见一下我未来的岳父大人,还希望各位高抬贵手。”

    白洛庭一向是嘴上客气,话说完,没再理会那些记者,揽着裴伊月就走进了裴家。

    看似亲密的两个人,只有白洛庭自己知道裴伊月在抗拒他时用了多大的力气。

    屋内,裴森明恼气未平,又见裴伊月把白洛庭带了进来,他一怔,喝道:“裴伊月,你居然把他带进来,简直是反了!”

    这么大火药味,隔着大厅白洛庭都闻到了,他不在意的笑了笑,拥着裴伊月走进,“伯父,小月年纪轻轻的耳朵好使着呢,您用不着这么大声说话,我们都听得见,您这个吼法也不怕伤了嗓子?”

    白洛庭不着调是整个北城都知道的,他这说话的方式别说是裴森明,就算是裴宗今天在这,他也不会收敛分毫。

    “我教训自家女儿,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白家人来管了?这是我的家务事,还请白二少不要插手。”

    看了一眼裴伊月红肿的侧脸,白洛庭笑了笑,“裴伯父这话就错了,昨天之前我也许真的管不了你的家务事,但是今天我还就要管了!我今儿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从今天开始裴伊月就是我白洛庭的人,所以裴伯父,您这大呼小叫的毛病放在别人身上我无所谓,要是用在她身上,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丁芳华闻言一怔,不可思议的上前,“伊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分钟之前她还说自己跟白洛庭没关系,不过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就变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裴伊月也是无能为力,她不是没有否认过,但是有谁相信她了?裴森明笃定了她跟白洛庭有关系,不论她再怎么解释也都是无济于事。

    脸上的痛还没有消失,她并不想让自己这么快就忘了刚刚发生的事,“妈,对不起,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在交往。”

    “你……”一听这话,裴森明急了,他再次扬手,刚一甩下马上被截了下来。

    白洛庭脸上的笑意不知什么时候散去,严谨的神色似乎有着一种不可触犯的威严,“裴伯父的脾气还真是暴躁,女儿难道不是拿来疼的吗,您怎么舍得打?”

    白洛庭遏着裴森明的手狠狠一甩,裴森明脚下踉跄后退了几步,稳住脚步后,他蹙眉恼道:“白洛庭,你应该知道我们裴家是绝对不会把女儿交给你们白家人的,更何况是你。”

    白洛庭再次扬起笑脸,不在意的笑出声,“裴伯父,我们裴白两家本来也不是什么宿敌,您何必把话说的这么绝?至于我,连您女儿都接受我了,你就是再排斥我恐怕也于事无补。”

    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她还真是老实,居然一句话都不说。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裴伯父裴伯母,小月我先带走了,等伯父什么时候气消了我再送她回来。”

    “伊月……”丁芳华试图叫住裴伊月,可是她却没有一点反应,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她以为她的这个女儿这辈子都不会违逆她的话,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越是安静到无声无息的人,一旦叛逆起来谁都拉不住。

    摆脱了记者,摆脱了裴家,裴伊月坐在白洛庭的车里,靠着椅背疲惫一叹。

    “你打算带我去哪?”

    “医院。”

    闻言,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以为像你这种个性这辈子都不会吃亏,看来我高看你了。”白洛庭目光直视,不愿意去看她脸上的红肿,他已经在看到新闻之后第一时间赶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我的个性看起来难道像是会顶撞父母的那种?”裴伊月语气淡淡,对于他刚刚的解围并没有多少感激。

    “在我看来你的确是这样的人,实际上你也的确顶撞了,不是吗?”

    裴伊月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这还要多谢你白二少。”

    白洛庭嘴角一勾,“不用客气,这是身为刚刚晋升为男朋友的我应该做的。”

    男朋友?她可不想给自己找这么一个累赘!

    “白二少是聪明人,应该分得清我刚刚的话只是为了应付我爸妈才说的。”

    白洛庭眉梢一样,转头看向她,“哦?是吗?可是我已经当真了。”

    ------题外话------

    宝宝6号要pk啦,小激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