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里,你怎么不说话?”

    车里,宋思瑶看着一句话都不说的傅里有些不安,他的脸色很难看,认识他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刚刚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见他没提裴伊月的事,宋思瑶暗自松了口气,“你说小蒙啊,她是我二叔的女儿,十几年前我家里出了些事,爷爷一气之下将二叔一家赶了出去,这么多年我爸一直在找他们,可是却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回来了。”

    “你还有二叔?”

    傅里之前从没听说过宋家除了宋冬鹏之外还有第二个儿子,另外他记得蒙小妖说过她是孤儿,无父无母,她是哪里来的二叔?

    “嗯,爷爷除了我爸之外还有个儿子,因为爷爷的关系家里人都不敢提起,所以大家都以为我爸是独子。”

    闻言,傅里自嘲一笑,眉间却隐约藏着一股恨意。

    “你笑什么呀?”

    傅里摇了摇头,嘴角的嘲讽依旧,“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们家故事挺多的。”

    跟这些故事比起来,他的蠢才是真正让他发笑的原由。

    认识那个女人这么久,他自以为很了解他,可是没想到他认为的那些了解全部都是她伪造出来的,什么孤儿,什么无父无母,什么爱,全都是骗他的!

    也许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没想过对他付出真心,一个随时都能不声不响离开的女人,哪会有什么真心?

    冷血无情四个字送给她,最适合不过。

    把宋思瑶送回家,傅里再次回到魅色。

    看着他一个劲的给自己灌酒,白洛庭坐在一旁,晃着酒杯奇怪道:“怎么了,平时滴酒不沾,今天这酒惹到你了?”

    傅里仰头喝掉酒杯里的酒,手一垂,“我见到她了。”

    “她?”高挑的语调略带疑惑,不过一瞬,白洛庭点了下头,“哦,那个让你朝思暮想的女人,怎么,打算旧情复燃,想摆脱宋家了?”

    “摆脱?呵呵!”傅里嘲讽一笑,“二少,裴伊月那个女人不简单,你小心点。”

    白洛庭眉梢一挑,兴味十足,“为什么这么说?”

    “裴伊月跟她是朋友。”

    “然后呢?”

    傅里知道白洛庭不会轻易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也知道他的话不足以成为劝说他放弃裴伊月的理由,他放下酒杯,严肃的看着他,“我了解她,她从来不屑乖巧软弱的人,更不会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这话逗笑了白洛庭,“你是想说裴伊月软弱,还是想说他乖巧?”

    看他这样,傅里也知道他没有认真去听他的话,“刚刚宋思瑶说,她忘了跟裴伊月提起你。”

    蓦地,白洛庭笑声一顿,“什么?忘了?这女人有没有脑子?难怪她刚刚对我爱理不理的,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傅里没说话,因为他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

    白洛庭喃骂了几句,等他发泄够了才反应到傅里说这话的目的,“你刚刚说她们没有提到我,那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事情不是宋思瑶解决的,今天是裴伊月约她的。”

    白洛庭看着傅里,眼底的波澜归于沉寂,“那这么说,她早就知道这件事是宋思瑶做的,而我是多此一举了?”

    傅里点了下头,“可以这么说。”

    ——

    早上七点,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声。

    许久,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摸了半天才摸起手机,“嗯?”

    “伊月姐,出大事了,你上头条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时间,忍不住皱了下眉,“裴雨霏,你都不上学的吗?这么早看什么八卦?”

    “这次不一样,你快点起来看看,我保证你惊喜无限。”

    挂断电话,裴伊月把手机往枕头下面一塞,什么惊喜无限,别打扰她睡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裴伊月却睡的不再安稳,正犹豫着要不要起来看看这惊喜无限的新闻,手机又响了。

    “喂喂喂,大新闻,你看了没,我就奇怪昨天那满大街的鬼广告是怎么回事,合着是白洛庭向你示爱啊,这家伙行啊,胆子够大的,什么人不好追偏偏来追求你,还在你家门前被记者拍到照片,他故意的吧!”

    裴伊月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蒙小妖就跟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到底,裴伊月揉了揉太阳穴,看来今天她这个好觉是睡不成了。

    “蒙小妖,现在才几点,你别跟我说你一晚上没睡。”

    “这个时候还睡什么觉,天都快塌了,北城最著名的两个人一起上头条,这是要搞事情啊!”

    “你别叫了,耳朵都被你喊聋了。”

    新闻还没来的看,接二连三的轰炸简直让裴伊月头大,蒙小妖这边还没打发,这边又响起了敲门声。

    裴伊月坐起身,皱了下眉,“谁啊?”

    “伊月小姐,您起来了吗?我是周嫂,先生让我来叫您下去。”

    裴家人都知道她睡懒觉,今天这么找来叫她,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还希望不要跟这新闻有关才好。

    “知道了,我换个衣服就下去。”

    打发了周嫂,裴伊月对着电话说:“先不跟你说了,我这边有麻烦了。”

    “该不会是因为白洛庭吧?”

    蒙小妖说了这么多,裴伊月就是猜也猜到今天头条都写了什么,只不过她还真不希望裴森明叫她是因为这件事。

    挂断电话,裴伊月大致看了一眼新闻。

    《白家二为追求裴家小姐,凌晨宅前等候,巨资买下北城所有广告求爱!》

    文字简明扼要,照片明朗清晰,昨天的那些广告写的不明不白,裴伊月并没有过多在意,可是配上白洛庭凌晨出现在她家门口的照片,她就是想解释估计都很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