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22 欠我一个人情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22 欠我一个人情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魅色包厢。

    宋思瑶不安的纠着手指,她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更没想到因为一个裴伊月,居然连傅里都要为这件事而质问她。

    包厢的门开了,宋思瑶蓦地起身。

    裴伊月从外走进,一件黑色薄衫,纤细的身材在黑色的衬托下却有着一种不可撼动的凌冽。

    看着宋思瑶从沙发上站起,裴伊月只是微微提眸,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然而出口的话,却是意外的冰寒……

    “你就是买凶杀我的人?”

    闻言,宋思瑶一怔,“对不起裴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应该亲自登门道歉,主动把这件事说清楚的,我真的不是针对你。”

    裴伊月走进,每走一步,脚下的高跟鞋都会发出一声不轻的落地声。

    她的脚步很缓,声音却很重,虽然她没说话,但是宋思瑶却莫名的觉得有些害怕。

    她真的是传言中那个“温柔”的大小姐吗?

    走到沙发前,裴伊月脚步一顿,看了一眼停止解释的宋思瑶。

    “说完了?”

    宋思瑶一愣。

    “既然你说完了,那就轮到我了。”她转身落坐,长腿一叠,“如果没记错,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我是哪里得罪了宋小姐,让你对我做出这样的事?”

    裴伊月的态度很冷,目光更是淡漠如万年寒潭,不可深测。

    宋思瑶做人永远都是那么高高在上,就算在面对裴心语的时候,她也丝毫不露怯懦,可是在这一刻,她的心很慌,而且是那种没有由来的慌。

    不安中,宋思瑶根本就忘了坐下,或者说,在她犀利的注视下,她根本就不敢坐下。

    她吞了吞口水,背脊隐隐泛寒,“你没有得罪我,我只是,只是想利用你教训一下你妹妹,不想让她的订婚上新闻头条而已。”

    说到最后,宋思瑶几乎是没了声的,因为就连她自己就觉得她的解释很荒谬。

    为了不让裴心语的订婚上头条,就差点害死了与整件事无关的裴伊月,她也是昏了头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一声轻笑,从那淡薄的唇中溢出。

    裴伊月低着眼睫,眼中的神色不明,“在你眼里,我的命就是给你们随便利用的?”

    “不,裴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会伤的这么重,我真的只是想让你出个小小的车祸,真的没想过要害你。”

    “没想过害我?连枪都动了你却跟我说没想过害我?宋小姐,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宋思瑶脸色顿变,惊恐道:“你说什么?什么枪?我不知道,真的不是我。”

    “宋小姐做出这样的事,还指望我会相信你?”

    说了这么多,裴伊月也差不多相信宋思瑶说的不假的。

    在北城,枪支这方面还是比较森严的,她跟她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她没必要大费周章的去弄把枪来杀她。

    跟宋思瑶相比,白洛莹拿到枪就容易多了,白家带领的军队无数,想弄一把枪岂不是轻而易举?

    可是换个想法,那白洛莹又是为了什么?

    她跟她同样也没见过。

    宋思瑶有些激动,一个劲的摇头,娇俏的小脸已经吓的花容失色,“裴小姐,我发誓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愿意去警察局澄清,我可以带警察去找到那两个人,让他们证明我真的没有做过。”

    宋思瑶不傻,她知道唆使杀人比她小小的坏心眼要严重的多。

    她愿意承认她自己做过的事,但是额外的罪名她不能承担,也承担不起。

    如墨的深眸凉凉提起,看向站在面前瑟瑟发抖的人。

    裴伊月没有将打消对她怀疑的想法表露出来,她想过害她是事实,虽然她不是想要她性命的那个,但是她裴伊月,又岂是让人随便算计的?

    “宋小姐可要考虑好了,你要是真的去了警察局,那么这件事就会在明天之内被公之于众,宋家是医理世家,治病救人,却出了一个杀人嫌疑犯,到时候不只是你,包括你们整个宋家,恐怕都会在一夜之间名声扫地,甚至被赶出北城。”

    宋思瑶脸色变的惨白,她虽然害怕,但是她却坚持,“我不会替别人背黑锅,就算到了警察局,警察也会给我一个说法。”

    闻言,裴伊月笑了。

    那淡淡的笑容像是在嘲笑,但也不免有些欣赏。

    她看的出来,宋思瑶并不笨,她知道自己哪些能承受,哪些承受不起。

    去警局意味着什么她们心里清楚,像她这种出身名门的人,若是惹上警察,无异于身败名裂,可是她却甘愿自首也不承认这件事。

    “我没说过让你背黑锅。”

    宋思瑶一愣,“你什么意思?”

    裴伊月身子一仰,靠向沙发椅背,抱着手臂,整个人顿时显的有些慵懒。

    身上的戾气没了,但却多出一种耐人寻味的痞味。

    宋思瑶不禁皱眉,心下却给了这位传言中“温婉贤淑”的裴大小姐另一个定位。

    温婉贤淑?

    不,她很恐怖,是那种不用说话,就能由内而发的恐怖。

    裴伊月眼睫一提,清冷的眼中仍旧没什么笑意,“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今天我们说过的话我不希望被第三个人知道。”

    “为什么?”宋思瑶只是好奇,并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

    裴伊月眉梢轻轻一挑,“你不愿意?”

    宋思瑶摇了摇头,“不,我答应你,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但是,你真的不计较了吗?”

    裴伊月嘴角一撩,令人惊艳的容颜配上这样的笑容,顿时幻化出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不是不计较,只是想让你欠我一个人情。”

    ……

    宋思瑶走后,裴伊月并没有马上离开。

    没过一会,包厢的门开了,裴伊月看了一眼走进的人,放下手机。

    “谈的怎么样?”蒙小妖晃荡着走进。

    “没怎么样,她说不是她做的。”

    蒙小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屁股刚落向沙发,突然,宋思瑶又回来了。

    她急急忙忙走进,看着裴伊月尴尬的笑了一下,“我的手机忘拿了。”

    裴伊月没说话,始终保持着叠腿的姿势,反而蒙小妖却像触电一样蹭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去哪?”裴伊月叫住她。

    蒙小妖垂在身侧的手一紧,“我去外面等你。”

    宋思瑶拿起落在沙发角落的手机,转身好奇的看了蒙小妖一眼。

    看着她的侧脸,宋思瑶微微蹙了下眉,“这位小姐看起来有点面熟,我们见过吗?”

    蒙小妖不回答。

    宋思瑶走近了些,想要仔细看了看,可是蒙小妖却撇开头,躲避她的视线。

    宋思瑶有点好奇,但不识趣的事她也不会做,只不过,这张脸真的有些熟悉。

    她慢吞吞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想在哪见过她。

    走到门前,她脚步一顿,再次转身,却刚好看到蒙小妖也在看她。

    四目相撞,宋思瑶惊讶的半张着嘴,“小,小蒙?”

    蒙小妖眉心狠狠一拧,宋思瑶已经冲过来抓住了她的手,“小蒙,你是宋小蒙对不对?”

    蒙小妖手一甩,力气过大,宋思瑶一个不稳,跌在沙发上。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蒙小妖这么大的反应连裴伊月都惊了一下。

    就算是认错人,也不至于这样吧?

    她起身,“妖,怎么回事?”

    宋思瑶从沙发上爬起,再次拉住蒙小妖的手,“我不会认错的,你就是小蒙,我是你思瑶姐,你不记得了吗?”

    蒙小妖再次甩开她的手,不耐烦的说:“宋家大小姐都是这样胡乱认亲戚的吗,我说了我不是,你还有完没完?”

    蒙小妖逃似的离开,正准备出门,却意外的撞上了一堵肉墙。

    “靠,你特么瞎了?”蒙小妖捂着脑袋爆吼一声。

    抬头,厌恶的视线顿时变的惊恐。

    看着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蒙小妖整个人都僵住了,心头万种情绪齐涌,脚下不由的朝后踉跄。

    “小蒙!”宋思瑶再次上前,小心翼翼的拉起她的手,“小蒙,我知道你恨宋家,但那毕竟是你的家,这些年爷爷一直在找你们,现在你回来了,跟我回家吧!”

    宋思瑶的话让蒙小妖敛回了心底隐藏了两年的情绪,她垂下视线,自嘲一笑,“家?我享受不起那么高级的地方,宋小姐,麻烦你收起你的怜悯,你们宋家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别忘了十一年前宋长贺说过,你们宋家只有宋冬鹏一个儿子,而你,是你们宋家唯一的孙女。”

    愣在门前的傅里一个趔趄被蒙小妖推开。

    看着那意外出现,又匆忙离开的人,傅里隐隐的握起拳,手背上青筋尽显。

    两年了,她无声无息的消失两年了,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出现在这,并且就这样站在他面前。

    他想过无数种他们重逢的画面,却没想好见面后他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他就这样错过了,居然又一次错过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